#MeToo 运动从 2017 年开始在全球遍地开花,许多东西方名人也都纷纷表态响应,金球奖甚至连续两年都有好莱坞影星用行动表示支持种族正义与女性平权。其中演员 Idris Elba 表示:“会因为 #MeToo 而感觉受到威胁的,通常是心里有鬼的人。”

好莱坞近几年吹起了种族正义和女性平权的浪潮,从 2017 年开始的 #MeToo 行动开始,到比较近期的 Time’s Up,许多娱乐圈的演员,不分男女,都在 2018 年的金球奖穿上了全黑的礼服配上一朵白玫瑰花,得以看出性别失衡和不平等在娱乐圈是多麽猖獗。(推荐阅读:黑是最勇敢颜色!划时代 2018 金球奖:有愤怒的人更有温柔


#MeToo 行动的游行|图片来源

在这样的氛围下,不免有许多演员或制作人对于这样的抬头有所质疑,例如 Sean Penn 在替电视剧 The First 宣传的时候,被问到卡司里面有不少女性演员的参演,是否是被现今的 #MeToo 风潮所影响。Sean Penn 答道,“我觉得这些都与 #MeToo 无关,单纯只是现在有越来越多女性意识到她们的潜能,支持彼此,同时也有许多电影的制作高层开始意识到这事。

但是对我来说,#MeToo 的建立基础是在一些秽淫的事情上。许多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事实是什么。奇怪的是,#MeToo 已经变成一个全球化的行动,但实际上这是个一连串受害者对于加害者的指控的肥皂剧,很多案子被发现其实都是没有根据的。我认为到现在,#MeToo已经变成了分化男性与女性的工具。”

2018 年年底爆出了美国大法官候选人 Kavanaugh 事件,更是让许多白人男性感到自身的不安全。有许多男性圈内人和政治人物感受到这项行动的威胁,纷纷在 2018 年开始了 HimToo 的行动。美国总统川普甚至公开表示,“这是个对于美国年轻男性非常危险的时代。相较于我的女儿们,我比较担心我的儿子。”

除此之外,三位被指控为加害者的妈妈们组成了 Save Our Sons 组织,起因为其中一位母亲的儿子在八年级被同校三位女同学指控对她们使用性暴力,并被副校长关在办公室质询了超过两小时。最后这起案件是否属实,校方与家属都未向公众表示。


美国大法官候选人 Kavanaugh 和受害者 Ford 的宣听会吸引了超过两千万民众观看。|图片来源

然而,美国司法部表示,单单在 2016 年,就有超过 323,000 起被性侵或性暴力的案件,专家们表示性侵受害者最有可能隐忍吞声,不向警方报案。宾州的国家性别暴力协会的表示道,对性别暴力和性侵害的错误指控是很罕见的,大约 2 到 10% 是有可能不属实的。至于为什么这样的指控会导致许多团体对于 #MeToo 和其他女权行动的反感?

美国史丹佛社会学家 Robb Willner 说:“人们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物。这无关乎性侵是不是正确的,而是你是否支持你所属的团体。”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 Catherine Albiston 也说:“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光是有这么多起性侵和性骚扰案件就已经够令人挫折了,更何况被指控的是你所爱的人。”女权作家 Maria Bevacqua 说:“我们看到大规模的恐慌。因为传统的男性气概正遭受危机。”


美国好莱坞于 2018 年发起的 Time’s Up 行动,许多演员在 2018 金球奖上穿上黑礼服表态支持。|图片来源

回到好莱坞的世界,上个月,演员 Idris Elba 才对此事做出回应。他才在 2018 年被提名参演詹姆士庞德(James Bond),却因为肤色问题导致争议。因为最近的演艺事业大红大紫,Idris 被问道,“是否觉得好莱坞在这样的氛围弥漫下工作是很困难的?”

许多男演员像是 Matt Damon 和 Henry Cavill 都被问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最后的答案却都导致他们公开向大众道歉。然而 Idris 不一样,他说:“会因为 #MeToo 而感觉受到威胁的,通常是心里有鬼的人。”


美国演员 Idris Elba 声援 #MeToo 行动。图片|来源

这样的回答,让 Twitter 和其他社群媒体的民众对他的好感度大幅增加,并认为这样的回答才是对的。不同于以往好莱坞或大众的观点,Idris 直接将责任放在加害者而非受害者身上。(推荐阅读:【性别观察】#METOO 运动过火了吗?女人开始自省,但男人去了哪里

Idris 在此之前便有针对 #MeToo 行动作出回应,那时他在替新电影《Molly’s Game》宣传:“当然,这部电影是去年完成的,但是它能刚好在这时候首映是再完美不过的事情了。我们看到更多女性为了自身的权益和过往曾遭受到过的不平等对待挺身而出。”

对于 #MeToo 行动和其他社会运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然而,除了替受害者擦眼泪和给予支持以外,我们也要将眼睛擦亮。这样的作为并不是在检讨受害者,而是对待无辜的被指控者有更多的正义和怜悯。

毕竟,真正女权的诉求并不是要大众相信女性高于男性,或是任何一种性别的优越,更不是要分化各种性别。而是要女性与男性有同等的机会和地位,并不单单因为性别而有所差别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