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在关系里已经付出太多、承受太多的人们,“别那么努力”尽管乍听不太正向,却是一条能从过度期待中解放的途径。

亲爱的柚子甜:

我想跟你分享我的婚姻。

结婚前,我跟先生还有婆家都相处得很好,跟婆家的关系,可能是没有很深入的了解,所以自以为的相处得很好吧。婚后,我跟先生总大吵小吵不断,一周吵个三五天的,三年下来了,心里也真的是很累了,身体也因为这样生病了,整个人变得很堕落,身材发福、脸色憔悴,因为跟婆家的关系变得很糟糕,所以个性上变得自我封闭、不爱与人有交集,总是用逃避来面对所有的事情。

我常常想,要是今天没有遇到婆婆,就不会又被说什么了;要是今天没有遇到公公,就不会又被念什么了。因为害怕,也很不服气遇到的这些事情,觉得不公平、觉得没有被好好对待、觉得很讨厌这样、很痛恨婆家的人,所以把所有的气出在先生身上,因为他的无能,让我总是被欺负也只能含泪吞下,也不敢回娘家诉说,真心觉得自己病了,但实在不想让身边还爱我的娘家人担心,就假装自己很好。 我曾问过自己,这样的日子是我要的吗?答案是否定的。

我想回到婚前那样的自己,爱笑、有人缘、有话就说、喜欢参加团体聚会的那个自己,我也问了自己,对先生还有爱吗?似乎已经不那么爱了,这三年消磨掉太多超越爱的事情了,可是我没有勇气离婚,所以我一直走不出来,我就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阅读更多:离婚只是两个字,却得勇敢一百次

因为我年纪也大了,闺蜜友人要我想清楚,我想要小孩,我先生却说养不起先不要生,但一直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结果。我发现我跟他越来越没有共识,我们的价值观、交友观、处事方式都不同。 我其实很怕自己得忧郁症,虽然可能真的有,但我现在努力在改变我自己的生活,婚姻、婆家、工作都很糟糕,所以我把重心放在健身上面,我每天上健身房,运动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至少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烦着我,每天也都累到很快就睡着了,我想为自己努力做点什么改变吧。至少,找回婚前那有自信的自己,然后离开婆家,搬出去住或是真的离婚吧。

P (化名)

(原文已经同意化名分享)

人生际遇彷佛一张绵密的网,本来一路顺遂的人,都有可能在某个窄路被束缚住。

年轻的时候,原本提得起放得下的人,到了年纪渐长,很多事可能松不了手了。他们说,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已经投注太多,没有太多机会重来,所以踌躇。

这封信写给正被生命网住的你,愿你能为自己辟开一条重生的路。


图片|来源

亲爱的 P

我最近读了一本书,叫做《不快乐也没关系》。作者是德国的心理学家,他在〈通往快乐的歧路:伴侣与家庭篇〉提出一个很特别的观点:“不要期待透过伴侣找到快乐。”

我当时看到的时候很惊讶,不要期待伴侣给我们快乐?难道要期待他给我们悲伤吗?继续阅读下去,我才明白作者的意思:我们不要把对“快乐”的期待交给对方。“高期待”会造成高压力,也会让自己不断失望。放下“对方应该要让我们快乐”的期望,关系会比较灵活,也才能展现彼此原本的面貌。

那本书中甚至提到,“小孩”更容易被赋予“要让我们快乐”的期待。当婚姻不快乐的时候,会觉得“有个小孩就好了”、“这样生活就有重心了”、“感觉夫妻关系会变好吧?”可惜的是,那样的“快乐”往往也只是弹指之间,甚至可能不会发生,反而因为时间、空间与精神的剥夺,自己变得更累、关系更加恶化、教养问题加深两代鸿沟。更不用说小孩背负这样的期待,成长过程会有多辛苦。

我很同意作者的看法,虽然我经常说“要勇敢离开不适合的关系”,但在判断“不适合”,或是“没勇气离开”之前,也许有个小小的周旋余地:“如果我开始不过度期待他给我快乐,那现况会有什么改变?”

关系不快乐程度=期待值+努力程度

这里我写出一个公式,让我们更清楚“不快乐”和“期待”之间的关系。

有时候我们很挫败,明明努力当个好媳妇、好妻子、好员工,结果长辈百般挑剔,老公逃避摆烂,同事也排挤刁难,让我们里外难做人。这时候,有一群人会开始“摆烂”──好啊!你们要这样,那我也不想管了,就过我自己的日子,做好我该做的事,其他懒得讨好你们。

姑且不论“摆烂”是不是好方法,至少他们的“期待值”和“努力程度”降低了,对他人的期待一旦下降,别人对自己好就当赚到,对自己不好也不太在乎,留下来的精力就拿去做喜欢的事,过想过的日子。要求少了,生气的时间跟着变少,“不快乐指数”反而降低。(延伸阅读:你越是“不想被讨厌”,越容易不开心

但有另一群人不是选择“摆烂”,而是“更加努力”──他们觉得别人不喜欢他,一定是自己哪里做不够好,于是努力看人脸色、做更多事、更讨好。但人再怎么拼命,也填不满别人看不顺眼的无底洞,等意识到的时候,“努力程度”已经太高了,“期待值”也随着飙高,“不快乐的程度”就暴涨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等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对方做出什么小改变,就能让我们消气的程度。我们会变得脾气暴躁、很难搞、看什么都不顺眼;其次,因为觉得自己“怎么努力都不被喜欢”,长期陷入自我厌恶的折磨;最后再也无力把时间和精力留给自己,开始丧失勇气和自信,连拉自己的出来的一丝力量都没有了。

亲爱的 P,很庆幸你还有保有一点自己,至少你会靠运动,努力用最后一丝力量把自己救出来。

到这一步,其实你还可以再努力一件事──就是不要再努力了,至少不要再努力讨好谁。

一开始确实有点困难,但一旦下降“努力程度”,连带会下降“期待值”,这会让你意外地看清很多事实:也许你会发现长辈不喜欢你,跟你的表现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他们控制欲强,根本对谁都一样。也许会发现老公只是习惯逃避冲突,但他有尽力用其他方式弥补你,或者跟你一样想搬出去。甚至你会意识到,不再努力维持表象,学会跟信任的家人寻求支持,他们愿意给你很多力量,至少成为一个出口,让你不再感到孤单。

靠着停止“过度努力”,进而降低“关系期待值”,不是一种消极,而是优先做好“自我照料”。


图片|来源

我当然很想告诉你:“别待在让你委屈的地方哭”,但我也清楚,不是每个人都能马上断舍离,更何况已经是一段婚姻,“过度努力”也耗尽你所有的力气。“自我照料”是一个缓冲,辟出一个心灵空间,在那里,你不勉强自己,也不让别人勉强你;你不期待别人让你快乐,也不让别人期待你要让他们满意。

把他人的责任还回去,把他人的情绪还回去,也把他人的不快乐还回去。在那个暴风圈核心,你感受到的不会是“快乐”与“痛苦”两个极端,而是“平静”。在那里养出勇气,你才能够进一步抉择:我要留下来打造新生活,还是离开创造自己的新人生?(也推荐你:【Oneness Cards 占卜】年末抽牌,你最该断舍离的是⋯⋯

交换日记的最后,我有一句话要送给亲爱的你:“无论是哪个选择,都会是好的──因为不讨好的人,永远最有选择权。”

也在做不讨好练习的 柚子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