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与旅行是五位女孩的共通点,在旅行的路上逐渐找到自己也是,她们写下在旅行中的所见所闻,与你分享自己独一无二的旅程。

文|Iris

2018 年结束前,我和女人迷一同在社群上发起了 #MeTimeWithIris 的活动,希望在推广女人迷与绿藤生机共同方创作的 ─ Me Time女私沐浴露 旅行组 的同时,唤起女孩们更有意识的热爱自己的存在,发掘源自内在的力量。

透过在 Instagram 上使用“#旅途中的自己”Hashtag,邀请 IRISSPACE 的女性读者们分享属于她们独一无二的旅程,可能是沿途风景,可能是一场段谈,也可能是内心独白。最后,我们选出了五篇特别的响应文章,集结于此,分享给各位。

五位女孩,五段文字,五个独一无二的灵魂,娓娓道来旅行故事。


图片|@Feirou0303

世界带着他的一生向妳走来

文|黄斐柔(@Feirou0303) 

独立出版人、书店店长,担任岛主于青青的岛。

那一些日子,妳以为妳是带着一生,向世界走去。背上行囊,家乡岛屿之外是世界,妳问自己,这世界能给妳什么答案?世界始终温柔地沈默,而妳终于出发。

遥远飞行去到远方,妳惊讶地发现,这星球上竟有如此辽阔的天空,而那片辽阔的天空下是从没见过的无垠旷野。同样陌生的寒冷,风卷起发丝,妳告诉自己,这片大地总是吹着长旅的风。在那里,在那寂静旷野里,妳第一次看见了最美的暮光。

当时,妳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一天,十年,一千年,一亿年,世界日复一日沈默地运转着。河水流动,草木枯荣,潮起潮落,大海拍击着陆地,日升后日落,持续着,应是永恒。

世界没有语言,它传递美于我,如此伟大,如此宁静。而太过于美丽的瞬间,却让我悲伤的不能自已。站立于原地许久,忍着想掉泪的冲动,我多么想问你,下一次,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

那一刻,妳终于发现,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世界带着他的一生,向妳走来。他向妳走来,对妳说:“这世界永远不可能给妳答案。”是的,妳当然明白了。明白了孤独追寻答案本身,即是答案。(推荐阅读:【Mika 的远方风景】不期待豢养我的王子,只等待能携手奔跑的恋人

原文连结: 世界带着他的一生向妳走来


图片|@yayachiuu

我在瓜达拉哈拉

文|Yaya Chiu(@yayachiuu)

KKDAY 驻站玩家、中医学院研究生,以文化交流为由行他方玩乐之实。现居旧金山。

“妳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旅行。”

“有家人朋友吗?”

“没有,我一个人。”

“会停留几天?”

“六天。”

“六天都在瓜达拉哈拉?”

“对。”

在海关处停留了稍长的时间,一方面是不习惯墨西哥口音,另一方面是为了应对充满疑虑的海关先生,女子没有害怕,只是心心念念着将至的旅程。当身边的人忙着劝阻这趟南美独旅时,她只问了自己一句:现在不去,以后可会后悔?

答案是肯定的。

背上一只后背包,她成了瓜城中极为罕见的亚洲风景。没有共同的语言、也没有任何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只是墨西哥人的热情与善良,让不言而喻的所谓家的感觉,在心中蔓延成无尽的喜欢。

阳光洒进客厅的清晨,她和沙发主一起在餐桌上忙碌着,谈笑间,从信仰、情感,一直到自我认同,无话不聊的氛围让人不禁错以为是手足情深。

被夕阳洗红的观光街区,她和不太会说英语的服务生以笑容会友,比手画脚地沟通着食物喜好。疑惑、紧张、然后上餐,所幸来了份还算好吃的墨西哥式帕尼尼,连面团都掺着辣椒的墨西哥帕尼尼。

指针推向深夜,微凉的顶楼酒吧上,沙发主逗趣地模仿着墨式英文,早已被酒精醺红双颊的她,如今笑得更是开怀了。

再次起飞之时,心情已由几日前的亢奋转为平静。她幸运地被安排到窗边的位置,望着越来越渺小的瓜达拉哈拉,城市的灯火因鸟瞰的距离越发灿烂。她没有见过如此广阔、单纯,却闪闪发光的夜色,一阵情不自禁,竟酸上心头,看着窗上映照的自己,悄悄抹了抹眼角。

都说会再见的,即便是如此遥远。墨西哥!

Gracias.

原文连结:《我在瓜达拉哈拉》


图片|@ms.tiffanyyang

在异乡中认识自己,原来没有包袱的模样很迷人

文|Tiffany Yang  (@ms.tiffanyyang)

暂居于澳洲墨尔本的台北人,以观察者的身份周旋于线上平台与纸本之间,过着只要有网路、相机和笔电就能开工的人生。

人生第一次是独旅在义大利,第二次是德国,第三次是日本。然后其中有旅伴的情况也都习惯留下在地方多待上几天。久了,发现自己是个颇能、也非常需要与自己相处的人。

爱上写字是因为旅行,拿起相机也是因为旅行,然后现在的工作似乎也跟旅行脱不了关系。行李开开关关,每次都嚷嚷好累再也不要搭飞机,但下一秒又订起另一张机票。(推荐阅读:【雪儿流浪手记】勇敢地和爸妈说,我欠自己一次流浪

其实我很喜欢独旅的自己。话比平时少,心情平静些,头脑清晰了,能走得路似乎也多点,私心觉得是个很潇洒稳重的女子。这样的自己,我比较爱。

几天前在东京,回想着过去三百多天的种种。2018,是个变动极大的一年。不只我,身边的人似乎都相继拖着皮箱出走,到他乡生活。而我,学会了人生颇重要的课题 — “做自己吧,因为没有人会比你更擅长这件事”。

以前总想得多,每个行为言语都会一而再再而三思考过。想着维护一个既定的乐观形象,害怕别人看见软弱的一面,做个连自己都不太认识的人,也或许正因如此,才会对独自旅行这么着迷。因为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妳,也就好像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心情相对轻松。

所以,如果要我说旅行的意义什么,那就是学着面对内心所有的不安全感吧。学着在不熟悉的街道感到心安,学着不慌张,学着接受迷路或是语言不通,学着再度对生活的大小事感到好奇。五感全开,发现不管几岁了,成长依旧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我想旅行挖掘的不只是世界,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不同的样貌。然后,学会接纳。

原文连结:〈 在异乡中认识自己,原来没有包袱的模样很迷人 〉


图片|@ypenny1217

神山

文|Penny(@ypenny1217)

日常里举举重,拿拿粉笔,哼哼古调。
旅途中相遇着,聆听着,拥抱着。

Me time 是与自己的时刻,很习惯自己吃饭、逛书店接着旅行,但不是很擅长随时与自己相处,偶尔会为自己纠结。旅行是种媒介,加快与自己每个面向相处的发酵,你会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勇敢,却发现自己有源源不断的坚毅。

云南有着百种中国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韧性十足、特色鲜明,拥有自己的文化、语言、生活等等。黝黑皮肤下无法忘记一双双炯炯有神,何其有幸能听着他们的故事,配上满斗星空,烤着火的手也不冷了。

4500 公尺的石卡神山得小心翼翼,空气稀薄,告诉自己回到平地时,可要好好珍惜空气呀!心跳达到 60 以上的话开始呼吸急促,也要避免自己随时出现的高山症,一切小心却也兴奋。

冷风刮着脸刺痛,分不清是雨还是雪落在肩头,拥抱你的山峦闪闪着金黄阳光,藏族人挂起的风马信仰着他们的世代,我在大山里也是孤单、奇特。独自旅行时,可以自在地把过往遗留那片土地,因为你知道:有些过往不适合回想,我们终究要向前,也要肯定自己过去每天多么努力突破。

“I miss you” 电话那头传来这句话,我也只能笑笑跟你说路上小心。庆幸自己愿意跨出这步,尽管如履薄冰、稍纵即逝,也能擦擦眼泪说没关系下次下次会更好。或许,不是每次都用完整的文字诠释当下,也或许我不是那么好理解,但至少我问心无愧,依然会让自己归零后、重新出发。

“When we love, we always strive to become better than we are. When we strive to become better than we are, everything around us becomes better too. “ - Paulo Coelho

原文连结:〈神山〉


图片|@eudyhsu

珍惜当下,认识自己,与世界对话

文|许引姗 Eudy Hsu(@eudyhsu)

相信文字有神秘的力量。

走在纽约 Soho 区街上,突然看见前面有三位黑人背对着我,心中下意识地提醒自己要注意安全,同时却又对自己心中这带有偏见的念头感到不应该。

当我渐渐接近那三位黑人,我突然听见最右边那位小声地说了 :“Three ,Two, One. ”很小声但是我听得一清二楚。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内心的不安全感瞬间飙升,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中间那位黑人就背对着我,将他手上的便当往地上一甩,并往后猛力冲撞我一下。饭菜撒了一地,而我也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他立刻发出:“Oh no! My lunch!” 接着三个人摆出“现在该怎么办?”的姿势看着我。

我并没有马上道歉,因为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我的错,也知道他们必定心虚。在前头的朋友们发现了连忙过来看我发生什么事情。

我很慌乱地跟 Katrina 说:“是他自己来撞我的!我真的没有撞他!我刚还听到他说 three,two,one!”Katrina 愣了一下,接着果断地往前看,并背对着我、用中文跟我说:“我们快走!不要看他们的眼睛。一直走,走越快越好。”于是我们三人很安静又快速地走了一小段路才停下。

Katrina 说:“要是跟他对上眼,他要马跟妳要钱,要马把妳打一顿。”

后来晚上从中国城离开要去地铁站的时候,又遇见有位黑人在路上问:“有没有人知道地铁站在哪里?”Katrina 差点要回答他,我要她别理他,因为地铁站的绿灯就在右手前方不远处,我不相信他不知道。

我很诧异地发现我自己完全没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但没想到他下一秒愤怒地说:“我又不是要你们帮我吹喇叭,连这个都不愿意跟我说,XXOO”讲话非常粗俗,但是因为朋友们在身边,所以我没有太害怕。

三年前就见过纽约的繁华,但这次因为待的时间刚好是圣诞节,所以那样美丽与哀愁的冲突感更加深刻,有时把自己的感官麻木才不会那么难过。台北的万华区、中正区、中山区、大同区有比较多街友,但纽约给我的感觉是随便一个转角或一个地铁的角落都有街友,加上食物腐败与排泄物混杂的恶臭、湿滑的地板,都令人特别难受。

记得有次匆匆走过一位老婆婆前面,牌子上面写着:“homeless with my dog” ,她的狗狗在一个干净的篮子睡觉,而她看着她的狗浅浅地笑了。

上学期曾去过康州的游民收容所服务,因为刻板印象,原先以为都会是老人,结果在却发现年轻人占了不低的比例,才深切感受到美国当今的环境有多么严苛。有些是受了金融风暴的影响、职业伤害,有些是家庭问题,或者世代承袭的债务。有好多人好努力却终其一生只能漂泊。

在地铁上遇过行乞的老人,也看过暴力的打架现场,看见老鼠在地铁铁轨间穿梭过,也被从天花板不停滴下的水滴过。在不同时间点出门会遇到不同的人,从穿着与眼神大致能区分纽约客和观光客。在交通尖峰时间,车厢像是沙丁鱼般拥挤,有次我还被地铁的门夹住。

有次在街角看见一位老人跪在地板上作画,我不禁向身旁的朋友赞叹老人的技巧高妙,然而朋友淡淡地跟我说:“这个很多人都会,不稀奇。” 后来在圣诞市集看见许多类似的作品,但带有更多创意与个人色彩,真切地理解到在美国有技能还不够,要有个人的特色别人才愿意买单。

Macy 百货外面的橱窗有着可爱的圣诞装置,里头富丽堂皇,而外头有不少街友。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时飘着小雨,在两个玻璃橱窗间坐了一位街友,许多人看完橱窗后绕过他,并继续快乐地欣赏下一个橱窗。

记得有次从七号 Flushing 最终站下车,车上刚好又躺了一位街友。我很感慨地跟 Katrina 说:“妳知道吗?其实每次坐地铁我都会难过,尤其是在这一站下车的时候。” 她问为什么,我答:“因为大家都下车了,只有他没有。大家都有一个地方可以抵达,但他没有。”有时候我常常觉得自己的过度解读很一厢情愿,也很没有必要,但是还是忍不住偷偷难过起来。

那天走在布鲁克林大桥愿眺曼哈顿大桥,想了很多事情,包含内心的迷惘、杰曦自己的故事、以及他向我介绍的艺术家: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

我突然觉得好平静,看着眼前的景象,2018 年的狂风暴雨好像终于要落幕了。突然想起一路上拉我一把的人们、每个信任交托到我身上的故事,让我在碰撞破碎后重新拼凑自己。

每次的冲击或让我心痛的瞬间,其实都在心中留下大小不一的能量,只是我也还说不清楚,总是要回头看才能笑着说出当时在痛苦下的收获。玛莉娜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每个坐在我对面椅子上的人会留下一种特别的能量。人离开了,能量则留下来。” 想起某堂课结束前,教授要我们好好珍惜当下,永远不要停止对话。有时候想想,我真的不太敢跟这个世界对话,因为沉浸在过去或是选择看美好的事物比较简单也比较安全,我也还在学习如何认识这个世界。

刘安婷在书中说过:“旅行,不是为了看见每个地方的不同,反而是为了用心去体会每个地方的不同的表面之下,最深层所共享的人性;不是为了伸出手给予或是握起手接受,而是为了将手牵在一起。我们没有那么不一样。”

提醒自己看到的世界越大越要记得“我们没有那么不一样”。 期待自己能够继续带着能量前进,好好感受这个世界。

原文连结:〈 珍惜当下,认识自己,与世界对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