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选为富比士 Forbes 2018 亚洲 30 岁以下最具改变世界潜力 30 名杰出人士(30 Under 30 Asia)的台湾艺术家 John Yuyi(小江),艺术如何影响了他?他的艺术又是如何诞生的?

她不只是红遍世界的台湾艺术之光,更是《富比世》选出的 2018 年最具潜力杰出人士;她是 Gucci、Chanel、Maison Margiela、Nike 争相合作的宠儿和时装周的受邀嘉宾。悠然游走于社群媒体、艺术和时尚圈的她,从刺青贴纸、Face Post 到近期在《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的作品〈我树着打给你〉,本名江宥仪,朋友昵称她为小江的 John Yuyi,有点怪,有点坏,以独特又时髦的风格奠定了艺术圈 IT 女孩的魅力。

国内外九十间顶级艺廊参与的首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会场入口,每个叶片都贴有刺青贴纸的一株大树醒目地出现眼前。John Yuyi 将一棵真实生长的树种植在室内的人造场域,树叶上面的刺青贴纸,就是她与朋友、前男友聊天时使用的文字、语句和符号截图。“对我而言,那棵树就像是心情笔记,树叶就是讯息,但它自然落下的时候,已经没有接受者,就像是透过简讯的心意没有被表明。”一头蓝色长发的小江这么说。

艺术是表达自己

她最初的创作是一件连身泳衣,因为这个在网路上被抢购一空的单品,小江申请了艺术家签证到纽约发展。而后的脸部刺青贴纸,因为反映了脸书、IG 等社群媒体世代的心声,在短时间内引起讨论。如今虽以摄影为主要媒介创作,小江也不断寻找更有趣的媒介,表达天马行空的理念。

“我的创作都是为了自己,追求我的内心满足,这是唯一让我前进的动力。让我最有共鸣的是三种创作元素:一个是亚洲女生,然后是台湾小孩,以及情绪有障碍的人,如果我的作品能见度比较高,可以让他们觉得没这么孤单,也可以鼓励他们。我从来没有在国外念书,台湾土生土长;我也从来不是学校的宠儿,但我现在作得也还不错,我想,传递这样的讯息是很重要的。”


上衣、牛仔裤、白色高跟鞋,all by Gucci。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浮夸且时髦

在社群媒体上以独特观点与时尚品牌合作,John Yuyi 早就是时尚圈的灵感缪思,这样的她,笑称自己的风格就是浮夸,上升狮子座的她,坦言好朋友曾说过自己的打扮像白灵,“可能穿衣风格不完全是白灵,但是我那种衣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或许是有点像。”

打扮多元的她,有时候穿得休闲惬意,大大的宽松 T-Shirt 和小帽子,宛如滑板女孩;有时候很艳丽,全身同个色系搭配长靴就极为抢眼;有时会穿上白衬衫和制服裙,看起来宛如高中生。“时尚对我而言绝对是好玩的,有时候会因为穿得很不同,受了刺激,让生活变得比较有趣。以前喜欢滑 IG 找穿衣灵感,但现在比较随心所欲,会故意用服装创造出不一样的角色。”

毕业于实践大学时尚设计系的她,对于时尚这件事,在大学时期也曾有过挣扎。“当初看完《正负二度C》后,才知道人类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危害,看时尚圈每个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就会感觉很讽刺。后来有一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Met Gala 特展中,看到川久保玲的作品,不知道为什么,当下觉得非常感动。(推计阅读:艺术家 Georgia O'keeffe 与她的摩登爱情:我爱你,但我要保有自己的姓

服装是生活的一部分,却也可以进阶到艺术和极致工艺。一个人可以用这么大的能量和力气做一件事情,还可以做到这么好,就是一件很美的事。川久保玲的设计不是实穿的,而是给你一个概念。我在米兰也看过 Rick Owens 的秀,给我很大的震撼。我以前不特别喜欢暗黑系,但我一直很注意这个设计师,他可以把服装活出一种人生态度,像是一个概念艺术,也像是宇宙的建立。很多服装设计师都在创造平行时空,就像香奈儿的秀也是给你短暂15分钟的不同时空。”


黑色造型洋装,Miu Miu。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滋养我的点滴

很爱看电影的小江,说感觉孤单的时候,一天可以看两三部电影,音乐的话则是杂食性,什么都听。“音乐和电影制作人真的很神奇,电影能让你在一两个小时间思考生命本质,或听到一首歌就全身酥麻,甚至涌起想哭的情绪。我最喜欢的电影应该是《纽约浮世绘》,虚幻的情节和剧情,有点天马行空的铺陈,却又很真实,感情的处理很像我的投射。”

当然,艺术也是她一路走来生活的养分。小江国小的时候,就喜欢法国女性艺术家 Niki de Saint Phalle,会模仿她画画,用明亮的色彩叙述图像故事。“她创作的能量很强烈,颜色缤纷,学着她的绘画很疗愈。”她也很景仰台湾艺术家谢德庆,“以前不了解,因为他的东西太深,仔细研究后发现他是哲学家,颠覆你对生命的价值观,这样的人用自己生命里的一年去告诉你一件事情,真的很令人感动。此外我也很喜欢摄影师 Jean-Paul Goude。他的作品超级有趣,看了会会心一笑。”(推荐阅读:欲望、差异、展演!五位艺术家的女性主义诠释

一开始是连身泳装,后来是刺青贴纸,而摄影这个媒介,让她得以让更多人看见其创作。“我一直在想如何让摄影更有层次,想要思考可以让别人互动的作品,或许像〈我树着打给你〉那样,跳脱平面,让观者感同身受,更真实一点。以前的艺术灵感像是青春的愚勇,现在比较像是生活观察,可能跟别人聊天的瞬间,灵感突然就来了,所以我都会随身用笔记本纪录。”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我有恋物癖,可能因为月亮在金牛座,什么东西都会保留下来。这本资料夹是我很重要的物品,里面有我各个时期的作品和创作历程。每一页都是满满的资料,我会用剪报、照片、图像、文字等各种媒介纪录我的创作心路历程,也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初衷。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

我喜欢摄影,随身携带相机,而摄影也是我最重要的创作媒介。我曾经作过一本摄影书《Dear Ex》,全世界只有一本,因为那是我用某个前男友拍的照片印刷成的小书。很私密,也很有意思,好像在偷窥我们当时在纽约的生活。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