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春节习俗,看法因人而异,女人迷这次邀请了 9 位读者,他们有的是母亲,是结婚第二年的妻子、是女儿、也是儿子⋯⋯,一起来聊聊对于“初一回娘家”的想像,也听听九种面向的春节过年看法。

春节将至,对于许多人来说,那是辛苦工作一年的犒赏,是与家人欢聚、好好坐下来吃一顿饭的时刻。但是春节的传统习俗,对于某些媳妇而言,也是沈重的压力。

初一,因为夫家坚持一家人要一起团圆,媳妇必须待在夫家煮菜烧饭,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春节禁忌如初一回娘家破财、代表婚姻不美满,才需要在初一回娘家求助。即便到了初二回娘家,因为“嫁女儿就等于泼出去的水”,必须以“外人”的身份回娘家,而且只能待到傍晚,就必须返回婆家,否则会对娘家运势不利⋯⋯这些习俗观念,至今仍存在着。

不过,随着时代演进,人们的性别意识逐渐抬头,部分家庭不再相信初一回娘家破财等说法, 也不愿遵守这样的习俗,而是由伴侣双方协调该在哪处吃年夜饭、该何时回娘家、婆家。

谈起春节习俗,看法因人而异,女人迷这次邀请了 9 位读者,他们有的是母亲,是结婚第二年的妻子、是女儿、也是儿子⋯⋯,一起来聊聊对于“初一回娘家”的想像,也听听九种面向的春节过年看法。(到 Youtube 观看)

LuLu:“结婚不是嫁去另一个家,而是多了更多家人”

Lulu,结婚迈向第二年。

对于婚后不在原生家庭过年这件事情,Lulu 坦言曾经感到焦虑,甚至有些失落,但到了夫家过年,因为先生的家人将自己当女儿看待,因此婚后的春节变得更温暖。对于何时回娘家,她认为这是一件可以讨论的事,当时先生就主动提出,未来可以改成过年回娘家,初二再回婆家,为春节创造不同的团聚时机,而先生的建议,也让 Lulu 觉得十分贴心

“可以沟通、可以接受,过年最重要的是家人团聚的心。”Lulu 说,“结婚不代表嫁去另一个家,而真的是多了更多家人的感觉。”

巧巧:结婚后,我还是想回家当女儿

已经有两岁儿子的巧巧,认为很多时候女孩们会担心影响到自己娘家, 所以才选择在过年时待在夫家:“其实自己已经结婚了,还是会想家,会想回去当女儿。”她笑:“毕竟自己当妈妈后,会怀念以前在妈妈家里可以尽情的耍废。”

婚姻亦是双方相互理解的过程,无论是自家人或其他家人,都渴望能在年节团圆,巧巧希望趁着春节到来,大家都能重新思考,自己想过一个什么样的年?媳妇又何尝不是?彼此互相体谅、协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与家人团聚。

思维:先与长辈达成共识很重要



聊到春节习俗,思维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发生在姊姊与姐夫身上的事,因为娘家在澎湖,机票难定,当时姊姊和姐夫打算初一买机票回娘家,公公就提出抗议,认为除夕初一不该在娘家过年。

这件事让思维开始思考,传统习俗这件事情需要透过沟通来改进,“在做决定之前,先跟长辈们达成共识,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慢慢、慢慢去调整的。”譬如与长辈说出自己的难处(机票难订),让对方能够理解。

与其将长辈扎稻草人打,不如去理解彼此的需求与难处,有时候双方间的症结,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解决。

Grace:平常的关系有,就不必因为年夜饭破坏关系



结婚 12 年,Grace 与夫家的关系已处在最舒适的阶段。她说自己在刚结婚时,曾经担心是否要帮忙煮菜、打扫,更尝试去煎了一条鱼(最后失败了),因为深怕自己不做这些事情,就不是他人眼中的“好媳妇”。

这些担忧,随着时间,她找到了解答:“平常我们的关心是有的,所以不会因为这个年夜饭而破坏关系。”或许这就是结婚 12 年,她并不觉得回娘家或婆家是一件需要担忧的事。她笑着说:“我最焦虑的事,就是晚餐要吃两次年夜饭,两次的年夜饭都必须要体恤妈妈婆婆的辛苦,所以都要好好的把饭菜吃完 。”

芮妮:我们不要小家庭自己过,大家一起过如何?



芮妮,处于交往状态。

她与男朋友都是单亲家庭,过年对他们来说是个难题,不论去谁家,都会让另一家孤单的过年。她笑:“我提出的解决方法是,每年过年都出国玩,都去饭店吃,都不要在谁家里!”

与其争论在何处过年,担心谁不高兴,不如让所有爱的人在一起过年,有爱人伴侣在身旁,即便在远方,也都是过年,也都是家。

Eunice:我会尊重你,但我也会坚持立场

Eunice,北漂工作者。对她来说,春节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家人团聚,小时候的生长环境并没有要求自己遵守节日的礼仪,因此对于春节没有感受到太多压力:“小时候家里有很严重的婆媳问题,可能是因为我妈觉得这是不对的,所以到我们这一代,会觉得直接不要跟婆婆住一起就好⋯⋯大家聚在一起开心就好,不要计较这么多习俗,有沟通、有快乐的生活就好。”

很多人觉得春节恐归,Eunice 反而认为,这是一家团聚的难得时刻,她幸福地笑着:“终于可以南漂回高雄找我爸妈,我已经跟爸妈说好了,我回家就要当妈宝,让他们帮我好好补一补~”

Pinky:我心中一直有隐忧,未来结婚我可不可以回娘家?

Pinky,上班族。

对 Pinky 而言,未来结婚后是否要回娘家是一大隐忧,她时常听到身旁结婚的朋友谈到春节有多累、需要准备做多少家务事,她说:“我妈常常说,你要马就不嫁,嫁了就尽量以婆家为主吧。”

母亲与朋友的言语,让她对婚后的状况感到恐惧:我想家,但我能回家吗?

在内心挣扎,历经自我调适后,Pinky 想,或许在真的结婚后,自己会变得更成熟,去面对这些焦虑:“我会觉得做人家的媳妇好像真的不简单,可是你又会期待做人家媳妇的第一个春节,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呢,是否此时和 Pinky 有一样的焦虑?或许不用先着急,尝试与另一方沟通,讲出你的难处与想望,两人一起建构婚前共识吧!

智勇: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团圆?换位思考我才了解

现在有女朋友的智勇,曾经因为过年要到哪里吃饭而与女友争执,一开始他认为“为什么不与我一起团圆?这样会让我们的关系不好。”

但随后他试着站在对方的立场想,每个人都渴望与家人共享年夜,如果只是单方面认为到自己家里吃年夜饭,会让关系变好,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亲密关系,是建立在换位思考,如果你也对于伴侣无法与自己团圆感到难过,不妨像智勇一样,尝试站在对方的立场想想?

Jennifer:我想我妈,我为什么不能回家?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想你妈为什么不能回去呢?一定要哪天回去或哪天不能回吗?”

谈到春节礼俗,Jennifer 对小时候发生的事记忆犹新,当时她的母亲需要送东西到外婆家,但因为外婆是较传统的人,谨守“初一不回娘家”的礼俗,于是母亲就把东西拿到巷口,请亲戚来拿东西。

面对这些礼节,我以为 Jennifer 会表现愤怒,但她语气温和的说:“尽量不要踩到他们的底线、他们的炸弹点,我们要尊重,其实就像不同的异国文化,我们可以不要去认同,但我们要尊重彼此。”

Jennifer 在传统与思想冲突间,尝试找到新的平衡,她想,就算无法回家,她也能用不同方法与家人团圆。

“像是视讯我也 ok!”她笑。

春节回不回娘家?媳妇到底有什么义务?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看法,无论如何,只要在关系里找到让自己舒适、愉快的位置即可,毕竟春节的意义,不就是要与所爱的人一起团聚吗?

你对春节的习俗有什么看法?你们家又是什么状态呢?邀请你一起到女人迷透可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