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谘询热线理事长徐志云正式向父母出柜时,是在 27 岁,而那次出柜,他整整考虑了十年:“对同志自己而言,每个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对父母出柜,也有好多理由阻挡自己这么做。”他一语道尽了同志们普遍面临的家庭难题。

上篇:专访同志谘询热线理事长徐志云:我是医生,也是同志

我问徐志云:“你是怎么‘出柜’的?”

从到台北念大学开始,徐志云就在“同志谘询热线”担任义工, 也开始思考向父母出柜的事,但因为他的家乡在金门,天高皇帝远,父母也没有逼婚,就这样一直拖到他当完兵,第二年住院医师时,才正式向父母出柜。那时候,他已经 27 岁了。

整整考虑了将近十年。

临上飞机前,徐志云还焦虑不已,他唯一想到的方法是,“打电话给朋友、哥哥姐姐告诉他们自己要出柜”(他们都早就知道了),因为“越多人知道自己就越没有退路”。他还跑去买了一本《亲爱的爸妈,我是同志》当“工具书”,就这样抱着书提着心回到老家。

两个姐姐都问他为什么决定要出柜?因为爸爸是有高血压的 80 岁老荣民,妈妈又是纯朴的乡下妇女,金门是乡下中的乡下,亲朋好友的斥短流长就够他们受的了⋯⋯

徐志云说,他很难向她们清楚解释为什么,“对同志自己而言,每个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对父母出柜,也有好多理由阻挡自己这么做⋯⋯,但是当心里那阵鼓声敲了这么多年,隆隆作响到不能再阻挡自己⋯⋯”他就这样去了。

徐志云说:“对同志自己而言,每个人都有好多理由想对父母出柜,也有好多理由阻挡自己这么做。”可说一语道尽了同志们普遍面临的家庭难题。


同志谘询热线理事长徐志云。图片|上报提供。摄影|郑宇骐

餐桌上出柜 结果令人出乎意料

回到家,家里正等他吃饭,愉快到徐志云不忍破坏他们的兴致,晚餐后,大家围着电视看金马奖颁奖,那一年的主持人是蔡康永。

“这是那个同性恋对吧?”

“这个同性恋还蛮厉害,到处主持。”爸爸说。

看到节目结束,徐志云下的决定是——“还是白天讲好了,这样万一爸爸中风或是妈妈昏倒送急诊比较方便”(对,他连这个都考虑了)

最后,他在第二天的午餐后,照着原订计画,在父母开始“介绍好对象”的话题中间,冷不防杀出一句:“那些要介绍女生给我的亲戚,有没有人问说我是不是同性恋啊?”妈妈楞了一下:“没有耶!没人会问这个。”

“那如果我是同性恋呢?”

“你是同性恋吗?”妈妈问。

“对,我喜欢的是男生。”

没有昏倒、没有暴怒,任何徐志云设想过的最坏状况都没有发生。爸爸甚至冒出一句:“邻居那些没有结婚的欧巴桑,应该也是同性恋。”(推荐阅读:想大大方方的出柜,名正言顺地说“嘿这是我太太”

接着,爸爸关心地问起借卵生子、代理孕母等问题,然后,妈妈说:“可是要小心有些人用这个小孩来敲你竹杠。”一再叮咛他们俩“千万不能讲”,虽然与他先前的设想完全不同,但就算是结束了徐志云的“出柜”。

徐志云选择在午饭过后出柜,所幸父母并无他所设想的戏剧化表现,反而沉静的接受儿子是同志的事实。


图片|取自徐志云脸书

“喜欢男生没关系吗?” 80 岁老兵父亲这么说

不过,徐志云在同志谘询热线看过无数的同志父母,他知道这是因为父母还太震惊,还没有真正消化接受这个讯息。

第一时间,爸妈考虑的都是现实面问题:传宗接代、亲友压力。第二天,徐志云陪妈妈去看房子(因为家里二十多年来都是租房子,直到徐志云当医生后才有能力买屋),妈妈在路上告诫他十多遍“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看完房子后,徐志云把自己准备好的工具书《亲爱的爸妈,我是同志》递给妈妈,妈妈看了一眼封面,吓得收在身后:“千万别让你爸看见。”

为了瞭解爸爸真实的情况,徐志云再去问爸爸:“爸,你对我昨天讲的事会不会失望,或者生气?”爸爸停顿了一会儿,说:“同性恋应该是一种病吧!以后应该还是有方法医的啦!”就结束了这个话题。(推荐阅读:女同志的出柜之路:我有喜欢的人,碰巧是个“她”

开明母亲欣然接受 贴心帮忙推掉相亲

回台湾的前一天,妈妈来到徐志云的房间,拿起《亲爱的爸妈,我是同志》,戴上老花眼镜,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妈妈低头一边看着书,一边对徐志云说:“阿公(外公)那边,要是以后再问你有没有女朋友,我就会跟他说‘有啦!他有交过女朋友,可是不适合分手了,后来他去找过算命的,算命的跟他说要晚婚比较好。’”

徐志云惊讶地看着妈妈,妈妈抬起头看看他,加了一句:“这样阿公才不会一直要帮你介绍。”

徐志云说,母亲年轻时经历许多风浪,可是她真真实实地把哥哥姐姐带大。如今在面对他的出柜,又再度展现出那种自然而然的坚定和沈稳,根本不需要儿子自以为式的干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