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 Herstory,带你看见不同女人故事。香港演员袁咏仪,从 1990 年当选香港小姐一脚踏入演艺圈后,成为了香港影史上独特性别气质的女性演员,说话直率,性别流动的人格特质也让袁咏仪演出不少多层次角色。

文|香港特派 Kayla

1990 年的香港小姐冠军、竞选时依然是长发飘飘的袁咏仪,曾在访问中表示自己当初没打算赢得冠军、反而想成为亚军然后赶紧开始演戏的袁咏仪,真正的热诚固然是演戏。

事实上,她是天生的演员,在参选过后,她在无线电视演出的《我爱玫瑰园》(1991)饰演独立的女强人方安儿,不久因为性格直接,被电视台雪藏,也展开了她的电影之路。 而袁咏仪是香港小姐胜出者中,少数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人,另一个,是张曼玉。


图片|来源

“香港的电视环境、人际关系非常复杂,新人好像一定要去巴结奉承前辈,我的个性很直,有什么说什么,当然被排斥,而且他们还觉得我没有礼貌、不懂规矩,我又不想改变自己,所以那段日子过得很痛苦,一有机会演电影,我就不回去演电视了。”
—— 袁咏仪

电影的短发定调

她的第一部电影是《亚飞与亚基》(1992年),而且获得金像奖最佳新演员。电影开始定调了她的爽朗短发形象,齐耳的短黑发和带点童真和硬朗,电影让她能够演绎的性别气质多了许多弹性。她在电影饰演的阿 Jane,是女同志(或双性恋)的角色,而梁朝伟和张学友所演的亚飞和亚基则化身她的仰慕者。

不是你的玫瑰:她的三部影视作品

曾经,张爱玲的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描述了男主角振保生命中两种女人,一种是红玫瑰,一种是白玫瑰,前者是欲望、是浪荡,在男主角眼中不能娶回家、不应该拥有,大概是因为太难驾驭,别人看到也不好解释;后者是空洞、无欲的,是可以娶回家但没有红玫瑰带来的刺激。

有人说女人就是分了红跟白,然后红跟白就像选择题两个分支,任人选择。但是,这些是男主角一厢情愿的分类。 谁说女人一定非红即白、或者当一支玫瑰? 恰巧地,玫瑰在几部袁咏仪的电影里面贯穿,然而,她永远不是玫瑰园里面任君选择的玫瑰,或者是全红/全白的玫瑰,甚至到后来,她连玫瑰都不是。

《我爱玫瑰园》:带刺的玫瑰

1991 年的电视剧《我爱玫瑰园》探讨女性对于婚姻、家庭和事业的看法转变,例如当叮叮(关淑怡饰演)被男友吩咐什麽都不用学,唯需要乖乖学做一个太太,她将玫瑰花丢到男士身上,坚决表示不愿意。而其中一集,安儿(袁咏仪)与 在睡房讨论女性与事业,叮叮道: “我从小到大已经不喜欢童话故事 。 女人不相当男人的附属品,应该要好好专注自己的事业。”


图片|来源

这部充满女力的九十年代电视剧《我爱玫瑰园》中的玫瑰园,原指香港新机场的兴建计画。 现在旅客使用的香港国际机场,在 1991 年落实兴建,涉及中英主权移交的摩擦,而新的机场在 1998 年,即香港回归之后一年正式启用,象征殖民地香港旧时代的过去。

90 年代,香港处于主权交替的时期,大量影视作品都暗喻着这个小海港即将面目全非,而《我爱玫瑰园》,应该算是当时探讨传统与新一代的性别思想交替的作品。

电视剧的大玫瑰园是新机场的话,小玫瑰园大概是剧中四位女主角组成的小团体。她们全女班,不分日夜和场地,互相支持和讨论感情事,也让人想起《色欲都市》的四位女人。四朵玫瑰都不尽相同,而且都带刺。

《国产凌凌漆》:介乎红与白之间的玫瑰

1994 年的周星驰经典之一《国产凌凌漆》不乏男性凝视和港式的黄色笑话(而大部分都在物化),但袁咏仪饰演的李香琴却免疫于镜头对女性身体(尤其是胸部)的凝视,反而,她有更多的特写袁咏仪,她的表情、她的短发、她的倔强都清楚展示,有血有肉。女性在电影中分为两类(或者三类),被性化的红玫瑰和纯洁的白玫瑰,不过,袁咏仪的角色两样皆非。


图片|截图自《国产凌凌漆》1994

红玫瑰与白玫瑰在这部喜剧也起了关键的作用。凌凌漆(周星驰饰演)与李香琴同是特务,而他们初次相遇,以手执的那支红玫瑰为记认。电影向美国的《007》系列作指涉,而《007》的女角通常有两个身份可以选择,一是男人身边的花瓶,二是毒害男人的蛇蝎或双重间谍 。

凌凌漆本以为李香琴是他的红颜助手,而红玫瑰展示出男主角被蒙骗的处境。 不过,李香琴看起来却不像长发、艳丽、可被驯服的花瓶,也延伸到后来她作为双重间谍的身份。(推荐阅读:每个女人的心伤,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在一次暗杀凌凌漆的任务之后,李香琴收到他送的一束白玫瑰。在特写下,玫瑰染了不少鲜血,然后就成了不红不白、既红又白的玫瑰,反映出李香琴开始接受男方的爱意,却未卸下自己双重间谍的身份。

染红的白玫瑰,告诉我们她不是也不想被娶回家、谈什麽两情相悦的恋爱。当专属于李香琴的 224 号子弹从凌凌漆的大腿取出之后,李香琴的身份也被看清,她就是那个所谓汉奸、走狗和卖国贼,更重要的是,她是那个踩在两边之间的双面人,活着一个双面人生的女人。


图片|截图自《国产凌凌漆》1994

《国产凌凌漆》以搞笑和讽刺中国大陆为主,对历史事件亦有指涉。不过,除了从政治角度去观看,我们亦可尝试以女性角度去理解电影。在电影设定中,袁咏仪所饰演的李香琴为李香兰的女儿(当然,是虚构),而谁是李香兰呢?

李香兰原名为山口淑子,1920 年出生在辽宁省,是由中国人收养的日本人,而李香兰是她的艺名,在 1930 年代是满洲映画协会的电影演员。在 1940 年代也被称为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唱过的有《夜来香》等知名歌曲。

然而,在 1945 年,二次大战结束,她被中华民国政府以汉奸罪拘捕,原因是 1930 年代她所拍的电影被视为媚日。后来,她所拥有的日本人血统让她脱罪,1950 年代在开始在日本从政。 她的双面特质、介乎在两种国籍/血统、好与坏、忠诚与背叛之间的暧昧身份也让她成为了无法定调的红白玫瑰。

《金枝玉叶》: 不再是玫瑰了


图片|来源

在这部经典的同性恋和性别议题电影《金枝玉叶》(1994),刘嘉玲饰演的玫瑰是不折不扣的理想女人——风骚、懂得处世之道又是当红歌手,让人想起一片红色,是众人焦点。

电影名称《金枝玉叶》指的是花木的枝叶,虽然不是草或树,但也不是花,虽然与玫瑰一样身娇肉贵,但始终与玫瑰 / 花有所区别。而袁咏仪饰演的阿颖正好是金枝玉叶,摘去花蕊(女扮男装)看起来不像是花(女生),但本质上还是花木(女儿身)。

而电影中的振保就是张国荣饰演的家明。在送玫瑰花给玫瑰一幕,他敏感症发作不断。遇上孩子气的阿颖,原先以为是男生,谁知道对方散发着熟悉的女人香味,但与玫瑰截然不同。

一度挣扎自己是否同志的家明,知道阿颖是女孩子就放下心头大石。最后一句对白“不管你是男是女,我也喜欢你。 ”让不少同性恋、双性恋观众有所共鸣,但同时,续集推出之后亦惹来一些批评,例如说导演对于同志议题态度依然保守、尝试以过于喜剧化的手法去处理片中男同志的爱情和形象。

张国荣本人曾经说过:“顾家明只是喜欢一个人,而不是接受同性恋者”,也与影评人的保守之说不谋而合。(推荐阅读:Beautiful Man|张国荣教我的事:你仅只是你,就足够好了

要学习一些男性的小动作,如猥琐动作、走路姿势,还有说话方式也得学习。这一点我常问身边的朋友,问他们这句话在这个情况应该怎么说,但很奇怪地,不同的人,即使同是男性,所用的语调和态度都不同,所以我只会多方参考,不会特定遵照某人的版本,最后再加入自己的理解来演。
—— 袁咏仪

袁咏仪之所以会被陈可辛想起去饰演这个反串角色,是因为她散发的孩子气。这与刘嘉玲的成熟和妩媚正好造成对比。可是,并非塞个假阳具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合格的男生,戏外戏内,袁咏仪都要学习所谓的男子气概。但若不是她本身性格豪爽、声线不高、有着“gamine”气质,也无法造就阿颖一角。 林青霞的反串,如《 刀马旦》的曹云,是英气澟然的,而袁咏仪的反串,则是稚气未除,介乎于青年和成年之间的小美男。

她的美丽与凌角

自小在警察宿舍长大的她,小时候曾经与哥哥一起跟别的小孩打架,在多年之后、2018年的访问,她依然保持着这种豪爽,也不会修饰自己、尝试将自己化妆成一个香港小姐的淑女形态,“我妈妈没有读很多书,但是她很知足,也很有分寸。

我爸爸曾经很喜欢赌博,后来我跟他说我不会还一分钱。我这辈子最反感的就是喜好赌博的人。” 曾经想过当警察的她,却听到妈妈这样子说:“ 你这样黑白分明的人,遇上好的贼,你听了他两句就会放人。遇上坏的贼,他没有干什麽你已经会把他干掉了。” 的确,袁咏仪除了说话不爱修饰,更加是黑白分明得可以,但是她还是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