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孕症,令人觉得头疼且常见的一个状况是,夫妻互相检讨无法怀孕的责任到底在谁身上,但更令人头痛的是,很多时候周遭的亲友会插入一脚进入这种战局。

文|医师蔡依儒

我们只是想生个小孩

常有人问:“蔡医师,妳的不孕症门诊病人怎么都看那么久,都在干嘛啊?”我都回答:“亲爱的,他们不是病人,他们只是想怀孕而已啦!”

激情过后,感情的天秤摇摆不定?

其实生育这件事,单纯又复杂,这里先来谈谈几个常有的案例:

“他值得我这么做吗?他还爱我吗?”

“生下小孩谁顾?奶粉钱怎么办?”

比较复杂的案例:

“婆家想要小孩。”

“老公的继承权⋯⋯”

“我如果生下孩子,他会不会比较爱我?”

要能来“完成”试管婴儿治疗的夫妻,其感情基础或共识一定是有一定程度的稳定的,说“完成”是因为还是会有人因为意见不同而无法完成。

不孕症门诊常常有这样的人生百态,而到了治疗的最后关头还没统整好意见的夫妻也是所在多有。甚至由于基于台湾法律规定,人工受孕或试管婴儿必须完成结婚登记,而赶在最后一刻去完成登记的大有人在。


图片|来源

男性也需要面对生育的勇气

有意思的是,台湾男性对于去到不孕症常常表现的态度是非常消极的,甚至比女性更加的执着于“自然的最好”而拒绝治疗。

又比如说前阵子新闻提到的小娴和何守正,也许生育这件是只是他们婚姻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不可讳言的,许多男性对于担起生育责任是非常退缩的,他们常常无法明确表态,如我支持太太积极努力怀孕,或是我们就是没有要生,即使女方已经明确表达承受到夫家亲友的压力,逃避此问题的男性大有人在。(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小娴谈不孕,女人永无止尽的香火紧箍咒

在现代女性独立自主的氛围下,经济压力不会全在男方身上,而是双方共同为家庭努力付出。但即使这样,也有部分男性认为生育是女人的责任,他们并不想要扛起要女方做治疗、让女方受苦的责任(先声明,现在的生殖科技非常进步,无论是试管婴儿治疗或人工受孕,在有认证的单位及医师合乎医学常规的治疗下都是相当安全的治疗,也非常的考量到让病人舒适的所为病人友善的治疗策略)。

现在许多男性对于老婆哀怨的接受打针的眼神是很害怕的,也不喜欢“都是你害的啦”这样的撒娇方式。虽然以女性来说,我能了解对许多女性而言,内心想要在这样旁徨无助的时刻,有一个男性能强势的说“老婆,我支持妳,我们就一起努力吧!”或在老婆撒娇说“都是你害的啦”的当下能霸气回应“都是我的错老婆!让妳辛苦了”这样的闪光情节。

但现实常常是在医师解释各种情况和治疗方针后,询问意见时,只见女方犹豫的向老公看去,男方是沉默不表态,或以“看妳啊!我都可以”相关语句敷衍。当然有相反的状况,老公相当积极但太太有许多内心的状况,常见的是觉得自己身体不好或经济条件要养小孩太辛苦等等,所以说要进入试管婴儿或人工授孕治疗,有时候真的是对夫妻关系的一种考验。

追究责任归属?共同努力的才是夫妻阿!

另外更令人觉得头疼且常见的一个状况是,夫妻互相检讨无法怀孕的责任到底在谁身上,这时候就必须要阻止他们进入这种互相指责的立场。其实在很多时候周遭的亲友会插入一脚进入这种战局,但是比较明智的做法是夫妻共同为孕育一个共同的小孩,一起站在同一战线处理会比较好,毕竟无谓的彼此指责对整个事情没有帮助。

不孕症的治疗是一整个家庭、家族社会文化经济情况的缩影,其中复杂程度真的是非局外人所能参透,但是站在一个妇产科兼不孕症专科的医生角度,也是一位女性的角度,我仍要说:

“怀孕生产是伟大的,而想要有个孩子的愿望是单纯而神圣的!”

祝大家好孕好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