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这样的:明明想要有进一步发展,却迟迟不敢行动。而我们之所以犹豫迟疑,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心意不被对方接受时遭受伤害,关于暗恋,阿德勒是这么说的:“只有在认为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具备勇气。”先从爱自己开始学习爱人吧!

恋爱是两个人的课题

阿德勒认为恋爱关系之所以比其他关系困难,原因在于那是两个人的课题。关于如何独自一人完成课题,或由多人完成课题,虽然我们都受过教导,但是要由两个人共同进行的课题,却什么也没学过。

一般认为,孩子在学校或家庭里的言行举止,应该由父母师长确实教导。但认为恋爱这种事既不必特别教,也没必要学习的人,想必不在少数吧?也有人认为,恋爱是个人私事,所以关于恋爱的一切,都不是应该在学校里学的事情。

宣称恋爱属于私事、不必由他人教导的人,认为恋爱正如“陷入情网”这四个字,是一种“陷落”。他们觉得,恋爱就像扔在斜坡上会自行滚动的石头一样,根本不必特别去向谁学习。(推荐阅读:飞鸟与飞鱼的爱情故事:放弃做自己,是最痛苦的事

不过诚如我们接下来会看到的,如果恋爱就像石头在坡道上滚动那么自然,那么谈恋爱时,应该只要任由情感主导,就能顺利发展,不会发生令人痛苦烦恼的事才对。但实际上,恋爱不一定能如自己所料想的那样进展顺利。许多人因为自己的心意不被接受、交往后的良好关系难以持续而感到苦恼。

那么,如此说来,就算恋爱是一种“陷落”,也不过是两人关系开始的契机,为了让关系延续下去,光凭感情是不够的。又或者说,我们必须想想,说不定恋爱原本就不是有如物体掉落般那么自然的东西。


图片|日剧《交响情人梦》剧照

反正没人爱我

我所教的学生中,某些人目前虽有交往对象,但没有对象的也很多。没有对象的学生会问我:“怎样才能遇上很棒的对象?”或是“要怎么向喜欢的人表白才好?”在这些女孩看来,已经有固定对象的朋友应该很令人羡慕吧。

只是说归说,她们看似羡慕那些有对象的朋友,事实上却对于要喜欢谁、要跟谁交往之类的事情感到旁徨害怕。

当然,我的学生才十八岁左右,即使目前为止不曾喜欢过任何人或对恋爱一无所知的人并不多,但已经交往过无数对象的,应该也不多见吧。要在脑海中描绘出今后就业与结婚的景象,相信也有踏进未知世界的感觉。对于未知的事物,除了心情上有些雀跃骚动,感到不安与害怕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样的人尽管会对恋爱感到迟疑,可是一回神便发现,自己心里总是记挂着某人,就算试图要忘记,还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对方—也就是“坠入爱河”了。只不过用这种说法来描述,让人觉得好像“走着走着就掉下去”似的。

即使心里幻想着:要是能向心仪的对象表白心意,并开始交往的话,不知会有多幸福。但事情发展不一定那么顺利。(推荐阅读:让你重新相信爱的五则故事:爱一个人,就让他自由

若是能毫不迟疑向心仪对象表白的人,不会觉得烦恼。但如果认为自己就算对喜欢的对象告白,也不会被接受,这样的人在表达心意上便会有所迟疑。因为他们认为:不用表白也知道结果,所以采取在行动前就已经打算放弃。

之所以犹豫迟疑,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心意不被对方接受时遭受伤害。阿德勒是这么说的:“只有在认为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具备勇气。”

这里的“勇气”,是指进入人际关系的勇气。为什么进入人际关系需要勇气?正如前面所说,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是否会被他人接受;一旦对方不接受,自己便有可能因此受伤。受伤与否虽然不见得必然如此,不过这里姑且依循惯常的说法。

害怕因与人往来而受伤的人,不会想涉入人际关系。就恋爱来说,向心仪对象表白却不被对方接受,这种憾事确实是会发生的。因此,为了说服自己“不要表明心意”,便给自己低劣的评价,认为就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别人又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但如果引用前面阿德勒所说的话,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才不愿涉入人际关系,而是“为了不要进入人际关系”,所以不可以认为自己有价值。

只是,前面也提过,唯有在人际关系中,才能感受到人生的喜悦与幸福。希望大家还是能拥有进入人际关系的勇气。

即使表明自己的心意,也不一定会遭人拒绝。不说出口的话,或许可以不必承受被拒绝的伤痛和难堪,但很确定的一点是,如果保持沉默,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谈到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在恋爱中旁徨迟疑的人,为了具备勇气,必须认为自己有价值,也要喜欢那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