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痛苦、痛苦,但其实,痛与苦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我们生在世界上,其实是避不掉“痛”的,我们随时随地都需要面对不同的痛;而苦,是因为“不愿意接受”而得来的。

因痛而苦,还是因痛而快?

人生的苦难分成两种,一种叫做“痛”(pain),一种称为“苦”(suffering)。我们常常指称的“痛苦”,其实是两件事。人生在世,“痛”是避不掉的。这里的痛,并不是说我们随时随地都处在痛里。痛的根源,是因为生命很脆弱,我们时时刻刻都可能要面对突如其来的逆境或生老病死。

那“苦”是什么呢?苦是因为“挣扎”而来的,是因为我们不愿接受“生命里必然有痛”这件事。我们努力对抗必然存在的痛,因而苦不堪言。痛是避不掉的,我们需要接纳它;但,苦却是可以避免的。只要我们愿意接纳痛之必然,不执着于追求一个“无痛的人生”,就不会苦。

许多个案因为想摆脱情绪困扰而来谘商。对他们来说,情绪对生活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推荐阅读:【宋尚纬为你读诗】我们都在痛苦中,学会如何带给他人痛苦

仔细一问才知道,许多人都竭力想要“根除”这些必然的情绪。他们觉得一丁点的痛都不可以、不应该存在,自己无法承受。这便是因“痛”而生“苦”的状态。他们把所有力气都用在闪躲痛之上,却让痛苦增生。

在我上一本着作《练习不压抑》里有个提问,是我常常丢出来问个案的:“假如有天早上,所有的不开心、不舒服都神奇地消失了,那你的人生想要开始做些什么?”然后,再问问自己:“难道要等这些痛苦都被处理好,我们才能开始做那些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吗?”

每一种负面情绪都有它的功用。刻意追求“无痛人生”,就像是想把生活打造成一个完全无菌的手术室一样,不切实际也不合理。不与“痛”抗争,我们就可以省下不少力气,留给我们真正想做的事。

虽然,要能心甘情愿地接受“痛是必然”,并不容易。


图片|日剧《UNNATURAL》剧照

与痛共处的第一步,就是打开眼睛,看见自己“为何而痛”。当个案在尝试一些他觉得很痛苦的改变时,我常问:“你现在的痛,是不是在告诉你自己,你有多在意这件事?”

在我们全心投入一件自己在意而重视的事情时,过程中的不舒服与痛,其实是一种勋章。勋章虽然不能换成钱,也不能拿来吃,却是一种见证,一种当事人才知晓的见证。(推荐阅读:心理师聊“自杀”:他们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认痛苦存在

常常练习与痛共处,我们和它相处的能耐就会慢慢增加,在不知不觉中把痛转变成我们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舒适圈”必须要慢慢突破一样,慢慢挑战自我之后,稍微跨出舒适圈一点点,已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了。我们可以超越目前的痛,去面对更大的挑战,靠近自己更在意的事。

若能找到生命的意义,我们也就找到了“快乐地痛苦着”的方法与勇气。

快乐和痛苦从来不会同时降临到一个人身上,但是如果你追求其中之一,并且有所体会,你便不得不体验到另一个,它们就像受同一个大脑指挥的两个躯体一样。——柏拉图 (西元前427~西元前347) 哲学家

美好的一切总是既艰难又罕见。——斯宾诺莎 (Benedict de Spinoza, 1632~1677) 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