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我重新找回自己的心灵,谘商师要我一人分饰三角:自己、伴侣、旁观者,看这部戏如何进行。过程中我哭的张狂,后来才理解,自己在关系里想要的信任、陪伴,都得先从自己身上找到。

文|欧欧

“Shanti,一旦妳明白了,妳也就自由了。”Raj 的拥抱维持了十余秒的长度,带着安慰与鼓励。

第一眼看到 Raj ,猜不出他的真实年纪,顶着大光头、总是笑脸迎人,肢体语言感觉顽皮得像个大男孩。第一天抵达园区时还不认识任何人,他十分亲切地打招呼、闹些小玩笑、也仔细的为我解说我所选择的 7 天方案里面 individual sessions 有哪些内容,言谈间给人舒服、快乐、自在的感觉,因为他无时无刻散发这种气息,让人很难不被他的快乐磁场所吸引,又不由得羡慕起来,一边心里想:“我也想变成跟他一样、总是这样自在又开心!”

取了这么印度的名字,Raj 的意思是“国王”,但他来自加拿大,原本是个律师,“平日没日没夜的工作、然后换来 14 天的休假—你知道,一年当中只有 14 天完全放松,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太荒谬了。”

他半开玩笑的说,以西方的工作环境说来、14 天是有点夸大其词了,但不想被现实既定的工作与生活方式框住,我想这才是他离开家乡、前往普那的原因吧,而这一待就是 30 几年。

1980 年代他初次造访印度普那社区、幸运地奥修(OSHO)仍在世,而 Raj 亲眼观察。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只是人在那里、即使不说话——你知道,因为后来他长期禁语、不太说话、也不太演讲了,但他在的地方、四周充满着喜悦与宁静。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这样的气氛真的很棒。”(推荐阅读:心理谘商师带你认识自己:为何人们会有崇拜心态

“然后我喜欢当时这个社区所营造的氛围,当时我仅仅是跟妳一样:第一次我待了一周,然后我回到加拿大,但自此之后我再也不是之前的我了。后来我做了决定,搬进这个社区。这社区有大大小小的工作需要有人去维持与推动,妳知道,我当时是个律师,但这里的行政人员派我去清洁、打扫厕所等等,但我不在乎,因为我喜欢这里,我觉得这里像家、心里的家。”

Raj 眨眨他眼睛、带着顽皮的感觉,64 岁的他看上去像要再减 20 岁,而这对西方人来说⋯⋯嗯,不简单,是吧? 所以我猜,他肯定在内在下了许多工夫,能把日子过好、把自己过好,而因为他的快乐、也感染了许多仍在“迷路”的人们,不难猜想他在奥修社区里授课当老师。


图片|来源

他的打扮跟一般学员有所区隔,是一身的黑色长袍、腰间系上白色缎布,以示区别。但我察觉这样的外表区别不同于一般社会认定的区别—例如自古皇帝穿黄袍、军警升迁就是加了梅花或五星,这种外在服装的区别传统上通常代表名望与权力,附带随之而来的自我感觉良好(助长小我)与骄傲,但在这里,老师的黑袍代表的是把自己经营很好的人,并有能力与他人分享,而他们真的很亮眼!因为随时散发出的正能量很难不感染周围的人。

后来碰到另一位台湾女孩,与我差不多年纪,她先上了 Raj 的个人谘询课,吃午饭的时候遇见她、向我津津乐道地描述他们的对谈过程愉快并且收获良多。因此我决定报名 Raj 的谘商课—— conscious relating。(推荐阅读:心理谘询背后的心理学:每个人都曾受过伤

其实关乎隐私,自己因为两性关系的课题而逐渐走入身心领域,试图找方法去“解决”问题,在造访印度之前,偶然地接触到奥修(OSHO)的书,这一年多来看他的着作少说也超过了 40 余本,越是看越是明白、却也同时越加迷糊—明白何谓真实的爱、自由与单独。

迷糊于老是跟现实社会价值的冲突与矛盾,加上许多超越现在自身所能理解的观念范畴,奉行“只有亲身经历才有收获”想法,终究是带着自己去了印度、来到普那,感觉这里的气氛、与其他学员们聊聊、以及从课堂里学习,现在想想、自己总是冲动,说走就走,但也不后悔。

话题回到 Raj 的谘商课,我不太晓得心理学里怎么称呼这种谘商方式。在了解我想探讨的议题后,Raj 要我一人分饰三角:我自己、我的伴侣、以及旁观者,看这部戏如何进行。有点像家族排列,只是角色扮演者都是我自己,而指导者不介入整场戏,只依状况适时提点。

过程中我哭的希哩哗啦,好吧、可能我天生就是个爱哭的人。

Raj 只是看着我,沉默而理解的陪伴,这当中他启发我的一些话当时做了笔记,不时地翻着、做为生活的提醒。


图片|来源(非当事人)

这堂个人谘询课的启发,与你/妳分享:

“嘿,妳要的爱、陪伴、信任、与照顾,都要先从妳自己身上找到。唯有妳自己身上俱足这些条件,才可能遇见一个不需妳索爱的对象;也就是说,自己富足了,也才有可能遇见跟妳一样或比妳更富足的人。还有,依赖并不是爱,虽然大部分人觉得是,但依赖意味着安全感、也极有可能会变成‘相互索取’的关系。”

“而且我想再与妳分享,当妳向内看,关系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Once you look inside, the relationship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去尝试“修补”关系意味着你期待对方改变,但 Shanti,为什么对方要改变呢? 只有当人往自身省思、向内看的时候,才会改变。否则,对方会为了避免更多的不愉快而‘假装’成你要的样子,但第一、那不长久;第二、假装只会招来恨意渐增。”

“最后,Shanti,一旦妳明白了,妳也就自由了。”

Raj 的拥抱带着温暖,是理解、是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