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绪,我们总不自觉的逃避、丑化它,就像平常如果听到“你情绪很多唉”、“你也太情绪化了吧?”都会觉得是一种贬低。情绪对我们来说到底是有害还是无害?为什么我们这么害怕“有情绪”这件事情?

“情绪”是一种称赞还是贬低?理科太太近来与蔡康永在 Youtube 上的对谈,点出大众普遍对“情绪化”的负面想像:

关于情绪,我们总不自觉的逃避、丑化它,就像平常如果听到“你情绪很多唉”、“你也太情绪化了吧?”都会觉得是一种贬低,好像一直惧怕自己与“情绪”二字产生挂钩。

情绪对我们来说到底是有害还是无害?为什么我们这么害怕“有情绪”这件事情?我们一起透过心理学家的分析,来看“隐藏情绪”这件事情会对人产生什么影响。

掩盖情绪不一定对你好

心理学家 Noam Shpancer 在 “Emotional Acceptance: Why Feeling Bad is Good” 一文中表示,隐藏情绪只能让自己感到一时的畅快,却不是长久之计。假设你在和朋友交谈时,突然对方说了一句话,让你感觉不舒服,但是你觉得处理不舒服最快的方法,就是不要说出来,直接埋藏最快。不过这只会是一时的解决方法,却无法让不舒服的情绪长久消失。

隐藏你的负面情绪,对你会有以下三种伤害:

处理情绪的能力会越来越差

你无法确保未来是否会遇到类似让自己不舒服的状况,因此若你长久隐匿自己的真实情绪,当生命中的挑战越来越多,就会渐渐失去防御和处理伤口的能力,当心理的伤口逐渐扩张,某天无法负荷,就会让情绪溃堤。

隐藏情绪,会让你封闭自己

Noam Shpancer 指出,隐藏情绪是“没有用的”,你以为这种感觉会消失,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仍旧对此次的经验感到恐惧。这使得你下次再遇到相似经验时,就会产生负面想法和高度警戒。

否认事实无法解决问题

隐藏情绪就像否认事实,它无法解决事情发生,就像你看着外面刮风下雨,却说“外面没有下雨”,而这样的想法无法解决你的问题。


图片|来源

可是人往往遇到情绪,尤其是负面情绪,例如愤怒、焦虑、难过,就会下意识想要掩盖,但事实上比起隐藏情绪,“接受情绪”会是对自己更有益的方法,它能帮助你减少推开负面情绪的力气,并且看清楚目前的处境。接下来你会试着去认识它,并且学会去处理它,或者懂得自我疗伤。

最后,Noam Shpancer 表示,这样的情绪将不再具任何杀伤力,举个例子来说,就像你走在丛林里,沿途会有树枝画伤你,起初感到害怕、疼痛,但是走久了,你懂得如何修复伤口,再次被树枝划到,你也不会焦虑,而是学会如何处理伤口。

所以当你今天感觉到情绪起伏,不用急着去压抑隐藏,因为你可以透过这次的情绪体验,找到属于自己的复原方法,并且让这次经验成为你的防护体。

直面情绪,便能平静以对

蔡康永在与理科太太的对谈中,谈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平静比快乐更重要。你可能会感到疑惑,不是都说人生要追求快乐吗?平静为何比快乐重要?但蔡康永其实在《做导演不是做自己!专访蔡康永:疼痛才有办法拓宽自己》中提到这样一席话:

“人在爱情里最痛苦的就是‘失去他’。可是痛感也是一个拓宽自己的过程,如果在爱当中体会到痛感,依然是一个强烈的存在感,我觉得很难祝福人永远快乐,永远快乐的人,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事情。没有痛苦的对比,快乐是不成立的,爱所带来的痛感,一样是珍贵的感受。”

所有的痛苦、悲伤、愤怒、焦虑,都是身而为人一定会拥有的情绪,快乐人人追求,但这些我们称为负面的情绪,其实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体验过了、跌倒过了、流血过了,接下来就会找到一套自己的疗愈方法,下次再经历疼痛,你不会感到焦虑,而是平静以待,这也是为何蔡康永会说“痛感也是一个拓宽自己的过程”。

所以,今天的你或许在工作上感到挫折,也或许在恋情里受到伤害,请你记得,不需要强迫自己总是保持乐观的样子,不用要求自己永远充满“正能量”,你要相信自己有能力,能在大哭一场后爬起来,并且带着这次的成长,好好面对人生各个挑战。


图片|来源

如果你也想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可以这样做:

如果你很想找人说说话,欢迎到女人迷透可室,你知道我们都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