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有些人来说,吉列刮胡刀的新广告让他们看见了进步的空间,但对有些人来说,那则广告想要直接抽走他们紧握的藤蔓,让他们滑落不可知的深渊。不负责任的说服方式,其实只是想要别人无条件服从。


图片|广告影片画面

吉列刮胡刀的最新广告 We Believe: The Best Men Can Be 播出后,引起许多人反弹。若观察一下留言抱怨者,有部分的人是自行对号入座,觉得这广告在羞辱他;有些人认为这广告一竿子打翻一艘船,认为这广告污蔑了所有男人;还有一些人,认为这广告说教的寓意太浓,因此纷纷留下“一个广告凭什么对我说教”、“别想说服我该怎么做”等留言。


图片|广告影片留言区

关于前两种想法,可以参考〈吉列广告推翻性别刻板印象,为何 Youtube 上有 100 多万个反对?〉这篇文章。本文想要讨论的,是关于最后这种“你凭什么谴责我”的人。

看到这个留言,让我想起中国茼蒿的事。很多人吃火锅或烫青菜时,喜欢吃名叫“大陆妹”的青菜,但不久前开始有人呼吁,希望能将这青菜改叫“中国茼蒿”,因为“大陆妹”有贬损女性的意味。我和妈妈聊过这件事后,她也认为大陆妹确实不好听。然而,过没几天,我听见她在面店点烫青菜时,大声喊出了“大陆妹”三个字。

难道她忘了吗?该团购银杏了吗?但其实冷静想想,今天若换作是我,我可能也会对店员说“大陆妹”,因为我和我妈都不是喜欢和陌生人攀谈的人,如果还要跟店员解释什么是中国茼蒿及改名字的原因,那我宁可跟着大家叫大陆妹。

说服他人,其实是一件很暴力的事

用文字好好跟对方沟通,到底哪里暴力了?想像一下这情境:有一个人失足滑落悬崖,幸好他紧急抓住了一根藤蔓,才免于继续往下滑。你在一旁发现他紧抓着藤蔓悬在崖上,但其实他正下方是很深的湖泊,就算放手也不会摔死。这时,有些人可能会告诉他“可以放手没关系喔”、“藤蔓抓久也是会断的”,然而对方光是抓住藤蔓就已经用尽全力,无暇再往下看,因此不知道若听信你的话而放手,下场会不会是粉身碎骨。

在一些人的生活中,抓住藤蔓是他们当下唯一知道的存活方式,而想要说服他们接受新观念,就像要他们放开藤蔓那么难。因此对有些人来说,吉列刮胡刀的新广告让他们看见了进步的空间,但对有些人来说,那则广告想要直接抽走他们紧握的藤蔓,让他们滑落不可知的深渊。

不负责任的说服方式,其实只是想要别人无条件服从。

想像完这个情境后,可以再扪心自问一次:你凭什么要别人接受男女平等/支持婚姻平权/放弃刻板印象?

想要说服别人接受新的想法,往往等于要对方否定自己过去的思想或作为,因此藏在“区区一则广告,凭什么对我说教”这类留言背后,其实想说的是“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要说我的生活方式是错的?”、“我不想要否定自己”。

从实际面来看,那些服膺男尊女卑观念的人、异性恋者、政治上手握实权的人、领 18% 的人、把女人黑人同性恋当次等生物的人、鄙视国中怀孕的年轻妈妈却反对国小进行基本性教育的人,这些人都是当前的既得利益者。有些人会因为道德劝说而自我反省,但有些人就是不会。面对这样的人,你打算凭什么说服他为了不相干的人,去放弃既得的利益?你打算如何说服他们,去否定自己过去的人生?

若想说服别人改变,却不为对方的人生负责的话,其实你只是想命令对方服从而已,但不会有人没事去服从陌生人的命令。

当支持婚姻平权的人,想要说服反对婚姻平权的民众时,有想过要为对方的社交生活负责吗?若对方在教会之外,已经没有任何愿意陪他聊天的对象时,他又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人的权益,去放弃自己现有的人生?在网路上谴责别人自杀的人,有谁解决了当事人若选择活下来,所必须面对的种种难题?谴责恐同者的人,有去了解他内心自我嫌恶的恐惧从何而来吗?(延伸阅读:公投倒数周记|当路人告诉我,支持婚姻平权的人就是有病

以上的事情,我自己也全都没做到。这些是我在看完吉列广告下方的留言后,才开始在我心中浮现的想法。“对于那些我试图说服的人,我有在乎过那些人的人生吗?”答案是:没有。原来我只是希望一声令下,对方就能认同我认为正确的价值观。

谴责某些男性的言谈不够尊重女性时,我没想过若要他们在同温层中做出改变,必须拿出多大的勇气。他可能会犯众怒、被嘲笑,甚至被霸凌或排挤,而我却无法为他准备一个新的社交圈,让他自在成为新的自己。因此,他根本没有动机去改变,也没有理由去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说话方式。

幸好,这问题并非无解

回到上面悬崖的比喻。在说服不成后,你可以选择开始嘲笑他紧抓藤蔓有多不合理,希望他听了之后会“茅塞顿开”而选择放手,也可以费非常大的力,直接去把他拉上悬崖。


图片|来源

为什么社运人士常呼吁大家要和自己的家人多沟通?因为和网路上此生不见得会碰面的人比起来,身边的人可以比较容易为他们的改变负责。若我妈第一次鼓起勇气在火锅店说出“中国茼蒿”,店员却听不懂时,我可以替母亲出面和店员解释。若我爸在聊天群组里转传了不得体的笑话,我可以在解释自己的想法之余,帮他找其他笑话分享到群组去。

同样地,知名动保组织“善待动物组织”(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不再只是说服别人放弃吃肉,而是会介绍许多素食料理,为别人“必须改变饮食习惯”这件事负责。一些支持婚姻平权的人,也开始呼吁别再嘲笑别人的信仰,而是宣传同光教会等尊重多元的团体,为别人“失去反同同温层后的社交生活”负责。

我不会轻易去否定别人的生活方式,因为那可能是他费尽心思、左思右想才做出的决定。那些不为人知的成长背景,造就了他的此时此刻。光凭这一点,他活在这世上就绝非没有意义。

——木灵《老公的阴茎插不进来》

最后要再次强调的是,这里并非在拥护那些赞同仇女、反同等等的人。错误的观念应该谴责,藉此去引导那些还在观望风向的人,但针对个人的批评或强硬说服,通常都无济于事。我们不必,也不该去认同错误的想法,但必须正视别人在生活中碰到的困境,认知到他们紧抓着藤蔓不放手的理由,最终才有可能让对方脱离悬在崖边的处境。因此,当你觉得为什么有些人怎么讲都讲不听,因而感到挫败时,可以想想自己凭什么要对方否定他一直以来的生存方式,自己又愿意为对方的改变负多少责任。(推荐你看:【法律读性别】同婚战场该如何突破同温,开启对话?


图片|来源

当然,本文提到的方法,不可能适用所有情况与所有人。有些人会见不贤而内自省,有些人则见贤而恼羞成怒。这句话不是在分优劣,而是想告诉大家,世界上就是一种米养百样人,每个人面对问题的反应都不尽相同,而且每件事都有其复杂性。然而,当你我在一次次的投票后,对未来感到越来越无所适从时,或许这些思考的角度,可以帮助你我看见踏出下一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