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荣航空一名空服员日前被乘客要求协助如厕,更甚要求空服员为其“脱内裤”、“擦屁股”,什么原因,让乘客认为自己可以如此要求空服员?为什么空服员的劳动付出会被当成理所当然?

2019 年 1 月 19 日,一架从美国洛杉矶飞回台湾的飞机上,一名体型壮硕的身障男子,以手臂受伤无法独立上厕所为由,要求空服员协助如厕。空服员依循人道考量,领着壮硕男子进入厕所,本以为协助到这即可,但男子进一步要求空服员为其“脱裤子”、“脱内裤”、甚至“擦屁股”。

新闻一出,也引来社群两面不同的声音互相讨论,有大批网友在新闻连结留言处表示:“如果长荣不保护员工,这样的航空公司拒搭!”也有另一派谴责受害者的说法:“空服员自己应该要有心里准备,不习惯就退场。”


图片|脸书截图

看见谴责空服员的留言浮现时,其实不免想问,什么时候,空服员的工作范围包含帮乘客“擦屁股”?什么原因,让男子认为自己可以如此要求空服员?什么道理,空服员必须要承受这样理所当然的精神折磨?

乘客无法如厕,不该是空服员的责任

还原事发当天状况,该名空服员在私人脸书上写下经过,提到壮硕男子右手断掉无法施力,又因体型过为壮硕,要求上商务舱厕所,基于人道考量,空服员答应男子并领着他进入厕所。

就在男子进入厕所不到一分钟后,厕所内的 call light(服务铃)马上响起,空服员进入厕所询问乘客状况,男子说着“我内裤脱一半,现在没办法拉下去,你帮我脱。”空服员虽然在第一时间表示无法服务,但考量到航程近 14 小时的班机刚起飞,其他乘客也有如厕权利,因此硬着头皮拿毯子盖着男子的生殖器官,准备要帮男子脱下内裤。

此时,男子拍打掉空服员握着毯子的手说道:“把这个拿走,我不需要这个,你现在过来脱我的内裤,我要上厕所!”被男子这么一拍,毯子掉了,空服员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就这样看到男子的生殖器官。硬生生忍下不适感,空服员好不容易脱掉男子的内裤让他顺利如厕,在门外守着。十五分钟过后,男子又说话了。

“你可以进来了。”空服员以为男子已如厕完毕,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男子还坐在马桶上,说着“OK 我现在好了,你可以进来擦我的屁股了”空服员此时强烈表示自己真的无法提供协助,但男子不理会,对空服员咆哮“这是你答应过我的!”


提出不合理要求之乘客。图片|PTT 截图

基于考量到其他乘客仍拥有使用厕所的权利,空服员“没有办法”将这名男子弃之不顾丢在厕所里。最后由座舱长(CP)戴起 3 层手套,帮男子擦屁股。途中男子还发出呻吟直喊:“UMM,deeper,deeper!”之后让原先的该名空服员帮他穿回内裤和裤子。

事件到这,才总算告一个段落。

根据《苹果日报》报导,长荣航空发言人柯金成表示:“在飞机上有规定,空服员有权利拒绝旅客无理的要求,例如喂药、喂吃饭、上洗手间等。对于该名旅客的要求,我们会再找空服员深切了解旅客是否有骚扰行为,将会采取正当的法律行动。”

尽管长荣回应“空服员有权拒绝不合理的要求”,但试想一下,倘若我们就是那位空服员,在仍有十几个钟头的飞行过程里,我们“如何”拒绝乘客?“如何”眼睁睁看着其他乘客要用厕所没得用?又要“如何”让乘客在厕所里自立自助?

重点一直都不是空服员“可以”拒绝,而是应该“如何”拒绝?

从长荣的回应,隐约可以看出将此次事件的责任归咎为“空姐没有拒绝”的个人原因,其实也是企业的另一种卸责。再回顾长荣发言人受访时表示的“我们很疼惜员工”,看来似乎格外讽刺。


本次事件受害空服员。图片|ETtoday 直播截图

抗争后,空服员的劳动条件没有明显改善

此事件一爆发,空服员相关的劳动权益讨论又再度浮出,其实这已并非首次有空服员劳动争议事件发生。早在 2016 年,中华航空的空服员就曾展开连续 3 天罢工的行动,罢工行动中所提出的七项诉求,包含保障月休 8 天、实施考绩双向互评、除越洋航线以外,空服员皆受到《劳基法》保障也皆获得资方正面回应。(推荐阅读:华航罢工现场:这不只是劳工的战争,更是女性权益的战争

只是为什么在经过抗争后,空服员的劳动权益仍然存在许多争议呢?让我们回到现况来讨论:

隐形的情绪劳动成本

1979 年有位美国社会学家 Arlie Hochschild,以美国达美航空空服员的劳动经验为基本,提出“情绪劳动”(emotional labor)的概念。

一般提起“劳动”,我们可能联想到的是身体所付出的劳力、大脑所付出的思考等,却忽略了“情绪”也是一种劳动。不论自身的身心状态如何,空服员必须管理自己的情绪,将真实感受压抑着,表现出“开朗、亲和”等情绪。长期积累下来,这样的情绪劳动将从工作影响至私人生活,又从生活中影响至工作。

空服员仍以女性居多

性别严重失衡也是加剧空服员劳动争议的一瓶油,根据《联合新闻网》报导,长荣航空在 4000 多名组员之中,没有任何一位男性空服员。在先天生理条件不同的情况下,遇到今日这番场景,女性空服员即使想要寻求协助,恐怕也无处可寻。

在《性别工作平等法》已经颁布四年之久的现今,我们期待也希望看见航空业者在招募人才时能够撇除性别区隔,单就能力聘雇适合的人才,让空服员的男女比例逐步回归平衡。

女性被期待无条件提供劳动

在本来就男少女多的空服员组成背景之下,女性更加被期待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保持亲切、有礼。不论是航空公司主打的特色或优质服务,都有女性空服员的劳动付出作为基底,因此社会更加认为“空姐就是要温柔婉约啊。”

隐藏的情绪劳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女性被期待提供亲切劳动,也许就是让乘客对空服员予取予求的原因之一。(推荐阅读:空服员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务里没有“扮演性感”


图片|来源(非当事人)

一个合理的职场环境,会是什么样貌?

各行各业都有其为人诟病或不合理的生态,不论是否做为空服员,此事件的爆发都让我们有机会思考什么是合理的工作范畴?什么是合理的职场环境?什么是合理的产业生态?

合理,实为一个涵盖范围极大的字眼,每一个人能够接受的合理程度都不一,在这样的情况里,我们谈“在一个你认为不合理的职场环境工作,你可以做什么”以及“在一个你认为合理的职场环境工作,你还可以做什么”。

倘若你认为自己正处在一个不合理的职场环境,经常被期待要做超出自己认知工作范围以外的工作,也经常不认同这样的生态。你有两个选择:

  • 若实情违法,就举报吧
  • 若不能接受,就离开吧

姑且不论离开这份工作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你要相信自己值得被用心对待,如果你不会无缘无故跳入火坑,那你又怎么能够将完好的自己交给一个不愿意善待你的组织?

倘若你认为自己正处在一个合理的职场环境,不论是薪资、工作内容都符合你的期待,那么要非常恭喜你,因为有许多人都在等待像这样的机会。也邀请你,在看见他人不合理的职场环境时,伸出你温暖的手,给正在努力的他一点力量吧。

但愿有一天,我们会看见各行各业都能够保持性别平等、被合理对待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