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台湾编剧,一定要提到她,徐誉庭。从过去席卷台湾电视圈的编剧作品《我可能不会爱上你》、《荼靡》,一直到今年她不只做编剧,还做导演,《谁先爱上他的》囊括金马影坛个大奖。提到编剧生涯中最讨厌与最喜欢的是什么,她说:“最讨厌的是瓶颈,最喜欢的也是瓶颈。”

大家眼中的编剧: 咖啡厅就是工作室,生活悠闲惬意

一些影视作品里描写的编剧,只要到咖啡厅用笔电,身上永远携带着笔记本、录音笔或相机,方便随时写下生活中的观察、感触,以及瞬间袭来的灵感。交友广阔,在连续剧、电影的制作过程中,结识许多演艺圈名人、导演。

其实真正的编剧:沟通是最重要的工作事项

除了写剧本,编剧也必须和导演、制作单位以及电视台长官沟通开会,讨论剧本内容并反覆修改直到剧本演出;也需要因应拍摄过程的不可抗力因素,随时协助修改剧本。事实上,编剧生活是一种非常单调的节奏。


图片|太雅出版社提供

我也想入行!

比起加入写手特训班,或拿专业学历文凭,徐誉庭强调,加入编剧行列的关键,累积足够的生活体验是更重要的。比方说 30 岁以后,生活经验不论工作、爱情、亲情、友情⋯⋯各方面都较丰富,是她认为最适合入行的时间。

另外平时就要多方尝试,大量创作,不受限于规章或形式,就是“一直写”,那么当机会来临之时,就可以大胆争取。

编剧的收入概况

编剧的薪水不是固定月薪,依每一档戏的制作费而不同。目前台湾一般的偶像剧,一集 90 分钟编剧费用约 7~15 万。假设编剧统筹拿到一档 10 集的戏,若找了 10 个编剧,那每人就只分配到 1 集的钱,而统筹愿意给多少其实也和良心有关。

编剧的年资也不是加薪的标准,和徐誉庭相同辈分的编剧也有不同价码,一集可以拿多少钱,每个人都不一样。例如她刚入行时,写的是半小时的青少年剧,每集约5千元;之后跟着王小棣导演学写剧本,当《大医院小医生》的写手,前半年做田野调查时,其实并没有收入;等到开始被分配写剧,才有每集 1 小时约 3 万的编剧费用。而如今已经有相当经验的徐誉庭,一集 90 分钟的剧本要价 15 万元左右。(推荐阅读:《我可能不会爱你》编剧徐誉庭:领 22K 没关系,明天要有本事翻倍

必备的专业

  • 表达能力
  • 美学基础
  • 对生活“有感觉”

职人都在忙什么

从事编剧工作近年,获金钟奖肯定的徐誉庭,现正专心一志的投入自己想写的故事当中。

确实控管进度、任何事都要事先安排的“Schedule 控”

习惯于夜晚工作的徐誉庭,一天的开始于中午的 12∼1 点之间。仍旧穿着睡衣的她,在开启电脑的同时,必定会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紧接着打开行事历,确认近期与制作单位的开会时间。

个性严谨的徐誉庭其实是个极度的“Schedule 控”,她的行事历都是以年为单位进行安排,这样才可以确实控管每周以及每天的执行进度。回覆完行政信件之后,徐誉庭点开前一天写的剧本,为了确保剧中情绪承接流畅,她往往会从第一集开始重新读起。(推荐阅读:专访徐誉庭:妳要自己的幸福,还是别人的羡慕?

“我希望每一天都活在情节当中。”

所有剧情的出现以及衔接顺序,在徐誉庭的脑海里,都是非常清楚且缜密的。正因为如此,经常发生由她主动联系制作单位,提议修正剧本的状况。回顾完剧本,当下内心充满剧情能量,徐誉庭便会牵着爱犬出门散步。回到家冲个澡,大约下午点左右,才回到电脑前,正式开始一天的工作。

感动人心的剧本,从生活出发

徐誉庭解释,编剧也分为许多不同的类型,有些人需要丰富的人生历练,时常周游列国寻找创作的题材,而她个人则是从感触出发,将生活中的经验转化为情感,进行创作。

“就像有一次我要出门,外面正准备打雷,我的狗因为害怕而一直阻止我离开,最后我是在半踩着其中一只鞋的情况下冲出门的。”面对狗儿的依赖,徐誉庭有感而发,“就算我残忍的留下它,它对我的感情也没有改变,依旧在我回家的时候摇着尾巴欢迎我,这种爱的表现,换作是人,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为什么做不到”就会成为她创作的灵感来源。

专属的灵感小火锅

大多数的日子里,徐誉庭会太专注于写作,因而错过吃饭时间,导致整个星期都吃同一家小火锅,只因它营业至晚上 10 点。吃到后来,店员都知道有一个客人的职业是编剧,总会边吃边在笔记本上写东西。有几次,徐誉庭忘记带纸笔,必须向小火锅的店员借,员工们还会热情的回应:“又有灵感啰!”

吃完晚餐,徐誉庭返回家中,利用个 2 小时的时间观看电视或 FB,稍作休息。虽然眼睛盯着电视萤幕,心中却依然在构思剧本。12 点左右,她溜了第二次狗,回覆行政信件,便再次投入创作之中。

约莫凌晨 4、5 点再去洗一次澡,准备上床睡觉,徐誉庭分享一天可能“冲澡”2~3 回,这对她来讲是沉淀心灵、整理思绪、灵感冲击的好方法,重新坐回位置写稿,有时一坐就到了早上 6、7 点。

快乐与痛苦并存的编剧生活

谈及编剧工作中最喜欢以及最讨厌的部分,徐誉庭回答:“这问题对我而言,答案都是一样的,就是瓶颈。”创作过程中难免遇到缺乏灵感、写不出来的时候,此时,徐誉庭会放下手边的工作,踏出房门,去实际体验生活。她相信,所有的感动,都源自于生活周遭,而编剧的职责,便是去挖掘这些生活感触,并将其吸收成创作的养分。(推荐阅读:专访徐誉庭:我也有焦虑啊,我就抄心经、喝威士忌、画表格

“瓶颈,反方面来看,就是进步的过程,”徐誉庭也以此劝说创作者,秉持正向的心态去面对困难。“如果你在这里突破了,你的创作能力将更上一阶。”能够运用不同的视角去阐述这个世界,并在过程中与作品共同成长,或许就是这个行业,令人着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