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老婆:读了妳的信,不禁心头一酸,实在没脸面对妳,关于我母亲为何会在大嫂嫁进来时,将送给妳的金饰讨回去,我想,就先从我母亲年轻时说起吧⋯⋯。

(上篇:给老公的一封信:我不想当恶媳妇,我只是想过个好年

亲爱的老婆:

读了妳的信,不禁心头一酸,实在没脸面对妳。身为枕边人,我竟不知道妳每日开朗的笑容下,藏了那么多的酸楚。我和母亲都是乡下人,粗枝大叶的,也许经常没看见你的感受,但绝不是不在意。

这样跟你写信,又让我想起初交往时,那些通信的日子。那时我在信里,经常提起太宰治的短篇〈皮肤与心〉,我只说我很喜欢,却没有告诉你缘由。其实,那个命途多舛的女子,总让我想起自己的母亲。

妳也知道,我的母亲,正确来说是继母。她青春正盛时,弟妹还小,父母又一身债,全家都仰赖她,谁还敢跟她恋爱呢?那几年,有过几个男人说爱她,但享尽鱼水之欢后,总弃她而去。唯一,只有一个男人十足真心,但真心使整件事更悲惨了,男人瞒着家人与母亲交往了两年,最后还是娶了男方家人认可的妻子。

遇见我父亲时,母亲已不打算再恋爱了,她不愿再受伤一次,也不再相信这世上,有谁可以与她长相厮守。父亲因为比她大了15岁,又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她只将父亲视为工作上尊敬的前辈,毫无情爱的想像,这反倒让她放下设防,两人就这么坠入爱河了。

婚后,父亲待她好,她待我们更好,就像把我们当作亲生孩子一般宠爱。从小就没有母亲的我们,第一次感受那种无私奉献的母性光辉,那让我相信即便没有血脉相连,彼此心上的空缺,仍旧可以衔上。

他们的夫妻关系很和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即便父亲从未嫌弃过她,母亲仍活在阴影里,不断被自卑淹没。父亲做得再多,她依旧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那年,我父亲大病一场,妳一个年轻的女孩,不怕脏、不怕累、也不怕浪费时间,请了好几天的假,陪母亲日以继夜的照顾他。那次,母亲非常感动,她告诉我,妳总让她想起自己年轻时候,那种吃苦耐劳的坚毅。

就是在那次,有一天,母亲要我去她的房间,她从床柜底下,一层又一层,极为隐密处,捞出了一个老旧的珠宝盒。母亲告诉我:“里头是一些金饰,样式虽然老旧俗气,但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很珍惜。你女友,是个好女孩,一定要娶进门,到时,这些我都想留给她。”

妳知道吗?后来,她真的给妳了。她变卖掉那些老气的金饰,买了一些适合年轻女孩的,她说,这样她的心意与传承也算到妳手上了。我一直告诉母亲,把那些古旧的金饰直接留给妳吧!妳不会嫌弃的,但她怎么也不愿意,总认为,所有与她有关的一切,都不值得别人的尊重与好。

说到这里,妳大概也猜到她为什么要把金饰讨回去了,她非常非常的担心,娶了千金小姐的大哥会被瞧不起,会走入她以前的路子,她花超多的心思气力在筹划他们的婚礼,打理未来的生活,一切远超乎我们家所能负荷的。她绝不是不看重妳,只是所有的担心、自卑搅和在一起造成了这场混乱。

没想到,妳成了母亲阴影下的受害者。亲爱的,给我一些时间想想对策好吗?所有的好与坏,该是属于我们新的开始,不该从母亲出发。


图片|李剑青《出城》MV 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