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梦想骑士”计画已经陪伴了许多单亲的、被家暴的,身心受创的青少年,谈起什么样的契机让她展开这样行动呢?“梦想骑士”的创办人赖雷娜说,是因为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终于看见幸福的模样

赖雷娜的外型极其引人注意,身材高䠷,一头彩色长卷发灿烂夺目,吊带裤内是露着肚脐的短T恤,十指指甲彩绘斑斓;讲起话来,未语先笑,举手投足间,充满着一种游乐园的轻快气息。这位彩色的大姐姐在自己小小的工作室里作青少年辅导,单亲的、被家暴的,身心受创的⋯⋯他们都是跟着赖雷娜“零元旅行”过的“学生”(她对个案的称呼),一直跟着她到现在。

工作室设在一座老旧市场改建的文创基地里,原本该是卖场的挑高空间,硬是用木板隔出一个可称为“二楼半”,不上不下的小房间。这些青少年爬上狭窄阶梯,进入这个小小空间:大姊姊窝在沙发上,像个孩子王一样,用胶带把五瓶养乐多捆成一排,天真地吸着,轻松地和学生聊天。

这个舒适的迷你客厅就是赖雷娜心中理想的家庭应该有的样貌,亲切明亮的姐姐、舒适整洁的环境,以及家人的笑声⋯⋯。这些,是赖雷娜成长过程中从未拥有过的──“一个家”。

我问她,“没有家”的孩子,是怎么长大的?

经不起这问题一刺,那游乐园似的氛围迅速散去,只见到大眼睛里一片冷冷玻璃漾着水,随着阳光摆荡;在那无处不在的阳光里,赖雷娜睁大眼仰头长笑,声震屋瓦,掏心撕肺,就像嚎啕大哭一样。(延伸阅读:梦想骑士创办人赖雷娜:我没有家,但我能给孩子一个家

赖雷娜告诉我她的故事,这个悲伤的故事,其实,是从“爱”开始的⋯⋯

从前从前,有一个大眼睛的少女,爱上了一个在赌场工作的男孩,男孩很帅,喜欢他的女生很多,少女只是男孩众多女友中间的一个。虽然如此,少女仍然执着地认为,自己是最爱他的一个,男孩终究会发现自己的好。竞争激烈,少女只好使出手段──肚子里怀了男孩的孩子!男孩最后在女儿呱呱落地的那一天,和少女去办了结婚登记。

虽然成为丈夫、爸爸,可是男孩告诉少女:“妳是不可能留住我的。”从此,这对小夫妻就成了不共戴天的冤家。男孩当赌场庄家,女人缘不断,也负债累累,动辄带着妻小半夜搬家。女孩在一次被丈夫痛打后,带着十一岁的女儿离家出走。

身无一技之长的她,为了养孩子,沦落风尘到酒店工作,内心的创伤,失去所爱的愤恨,让她染上赌博习惯;只有那一刻的欢愉,能够让她忘却一切的痛苦……

她渐渐地忘了有个孩子在等着她,又或者是,每当看到女儿的面孔时,就想起那个使她伤透了心的男人。她常常一赌博就是几天不回家,把年幼的女儿丢在租来的套房里……

在女儿十三岁的某一天,妈妈又没有回家了,她想,妈妈大概是去赌博了吧,她照着过去的习惯,自己买饭吃,坐在桌子前写功课,困了就上床睡觉;一天、两天、三天……等着妈妈回来。

但是,这一次,妈妈没有回来。

那个在房间等着妈妈回来的小女孩,就是赖雷娜。

后来呢?那个瑟缩在房间里的小孩怎么样了呢?我急急地问。

赖雷娜大大的眼睛瞅着我,里面透出一股子冷气:

“十三岁时,我妈就没有再回来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我爸当时车祸假释中逃逸,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等了许久许久,妈妈留下来的钱渐渐花完了,赖雷娜跑去找阿公求助。她焦急地告诉阿公,爸爸妈妈不见了,阿公只是淡淡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他告诉我,他没办法负担我。”赖雷娜说。

“其实那时候不觉得恐惧害怕,只想要赶快活下去。”她说。十三岁的她想到的办法是,用立可白涂改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再把涂改后的身份证拿去影印,拿着这张影印的纸,装成十六岁国中毕业生出门找工作。

“通常试用时拿这张影印本就行了,等到真的要我拿出正本时,有的地方看我已经上班几个月了,就会继续用下去。”她轻轻笑一下:“用童工也有好处,薪水比较少,也没有劳健保什么的。”

孤拎拎的少女开始交男朋友,搬去和男朋友住在一起。

“我很怕怀孕啊,我都会对他们大吼,如果让我怀孕,我就要分手。”她说。有一次,男友向她索求性关系,她拒绝,结果被男友赶出来。

无处可去的她突发奇想跑去警察局求助,结果,“警察说我是不良少女,劝我‘好好回家,别再说谎了!’”

无家可归的赖雷娜当然没办法就这样算了——找不到地方住就要睡公园——她继续在警察局纠缠,直到第四个警察才愿意为她做笔录,安置到励馨少女庇护所。


图片|赖雷娜脸书

十六岁的赖雷娜,外表看起来是惊人生命力的孩子。自己是受辅导的个案,还跑去少年观护所当志工。“但是,我活着,是想复仇——”她说:“我是愤怒、不甘心,不爽被遗弃,才想要好好活下去,哪一天可以报复你们,看你们抛弃我,我也可以‘长’得很好。”

她在励馨住了一年半,因为达到法定安置年龄十八岁,必须强制搬离。这让赖雷娜非常愤怒,“我的生活才刚刚稳定,又被抛弃了。”

为了长成“心中那个很好”的人,她跑去念大学,“我根本付不起私立大学学费,但是,大家都告诉我,如果没有念大学只能当槟榔西施。”

我想起做采访功课时,上网查赖雷娜(原名赖银儿)的资料,看到她在大学就读时每学期都得到奖学金,是三流大学里的一流学生,虽然,那时候她每天晚上都在酒吧工作。

毕业后,为了快速偿还学贷,赖雷娜下海当酒店小姐。(延伸阅读:女性没钱还能卖身?你知道性工作者的薪水剥削吗

自己下海当小姐,才了解妈妈当年难处

“我那时候很害怕,我妈是酒店小姐,我也做酒店小姐,那我将来会不会变成我妈?会不会染上赌博?会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这种恐惧日夜纠缠着她,她咬着牙把学贷还完,离开了酒店。

虽然如此,这段“酒店小姐”生涯结束后,赖雷娜却开始同情起妈妈了。

“我以前都觉得妈妈是好吃懒做爱赌博,才去当酒店小姐的。但是,当我也进入那个环境后,我好像可以了解她一点了,她没有一技之长,又要养小孩,那种工作的环境…”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用大眼睛看住我,一个用自己的身体娱乐别人的地方,一个能够摧毁意志力的地方,妈妈是怎么沦落的……。

妈妈一生都在寻找爱,最后摧毁了自己;被抛弃的赖雷娜,也一直在寻找爱。

我会拿着美工刀割腕,问男友爱不爱我?

我会坐在阳台的花架上作势要跳楼,逼问男友爱不爱我?

她念高中时被男友劈腿,第三者来找赖雷娜谈判,这痛苦的经验让她上大学后也“努力地劈腿别人”。

她絮絮地告诉我她与大学男友的交往过程:那是一个她很爱的男孩,可是,她却在交往过程中劈腿多次,最后和男友分手后,发现对方早就有别人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对爱情没有安全感的女人,用露水情缘自私地安慰自己不用怕失恋,却遇上了一个渣男”,但是赖雷娜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我爸也劈腿,我可能会变成我爸爸那样,爱赌博,然后变成一个社会边缘份子。”她忧心忡忡地说。

“我非常恐慌,我不想过这种生活,只想自杀!”

越是恨父母,越是害怕自己变成他们,越是想死。

“我以为我长好了,其实‘我根本长不好’!”她说,家族的阴影从未离开过自己。(推荐阅读:12 张图理解如何陪伴自杀者:接纳、倾听、不要批判自杀行为

在一位长期陪伴她的心理谘商师的鼓励下,赖雷娜第一次尝试单车环岛,不花一毛钱,九十九天借宿七十八个家庭。

“家是每个人最私密的地方,我进入很多很多的家庭。”突然间,赖雷娜一直维持的老成面孔消失了,又是期待、又是羞怯。十三岁开始到社会打滚,见识人间百态,但是,她就没见过什么是家庭生活,什么是爸爸妈妈。

她开始向我详述起自己的实地勘查见闻,“有的家里会摆满了孩子的奖状…有的客厅会摆全家福⋯⋯。”

我问她,那么,“幸福的家庭”是什么样?

她毫不犹豫,立刻冲口而出:“幸福的家庭,就是你会看到大家会互相开玩笑的,有点像是在损对方,但是还是很高兴的。”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借住家庭的叔叔,‘阿姨牙缝那么大,为什么你会娶她呢?’”

她停了一停:“然后那个叔叔就笑嘻嘻地看着老婆,告诉我,‘已经娶了啊!’”

她直视着我,眼里有片大海翻腾着,那是她这一生最惊喜的领悟——啊!这就是真爱吧!

“我后来交往都以结婚为条件,我会告诉对方,我不要同居,因为我不想享受你的身体,你也不要想来享受我的身体!”她说,声音微微抖着,这是她为自己设下的“真爱门槛”。

二○一五年她结婚了,和在教会认识的教友,现在夫妻两人一同经营“梦想骑士”。

“他是很有幽默感的人,能够自己快乐起来。”她沉吟半响:“我从小过得很辛苦,没有什么幽默感。”

“我老公说我是个很难搞的朋友。”赖雷娜不好意思地说:“我会发信给远处很久不见的朋友,告诉他,我希望他能遵守两年至少见一次面、打一次电话的约定,不然就绝交吧。我老公说,哪有朋友这样的,我说当然要这样啊,不然我怎么确认我们的关系。”

深怕一伸手,朋友、亲人就在面前消失──即使,现在已经长大了,赖雷娜的心里还是住着那个等待妈妈回家的小女孩。

妈妈,终于在二○一六年回家了。

“警察打电话给我,通知我去领妈妈的遗体。”

妈妈心脏病发孤独地死去,“警察从我妈的身分上查到她的丈夫、我爸的联络地址,那时我爸已经过了法律追诉期。警察通知我爸去领遗体,但是我爸拒绝了。”

于是,正在国外带队“零元旅行”的赖雷娜,只好匆匆返台帮十多年不见的母亲办丧事。

等待了十多年,悲伤、怨恨、期待如今一切随风散去,看着母亲的遗容,赖雷娜突然原谅了妈妈,同情了妈妈。

“我妈妈,这一生都非常爱我的爸爸,她直到死前都不肯和我爸爸离婚,因为她不让我爸爸去娶别的女人。”

妈妈的最后通知,不过就是以这样的面容见爸爸一面,但是,爸爸都不愿意──这个一生寻找爱的女人,最后是女儿帮她办了后事。

失踪二十多年的爸爸,也在逃亡多年后回到这个家来,现在在当临时工,和阿公住在一起。

“现在有时去阿公家会见到他啊!他就坐在客厅向我打招呼──”突然,赖雷娜爆怒起来:“他怎么可以当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不知道他让我多么辛苦吗?”她伫立在客厅中间,浑身发抖,愤怒得说不出话来。

遇上了不负责任的父母,只能对命运怒吼拿他们毫无办法,她怔了一会儿,缓缓地说:“但是,我得到许多陌生人的友谊与帮助。”是这些陌生人的爱惜,让这失根的花朵成长、绽放。

八年前,她开始“梦想骑士”计画,帮助那些有着和她一样遭遇的青少年,带着他们披荆斩棘这世界。“因为我们没有政府补助,所以现在一般生收费,来补助家境清寒学生。”她说:“我先生都嘲笑我是个‘非法的社工’。”羞赧地笑了。

一般社工师和谘商师工作是分开的,社工帮个案解决生活问题,谘商师解决心理问题,不过赖雷娜是都做。提供生活依赖提供爱,这角色基本上就是家里的爸爸妈妈。赖雷娜证明了,即便是个陌生人,她也能爱惜照顾这些孩子。

她甚至觉得自己可以从“创世纪”写起,背负为人父母的责任了,“我已经准备好作一个好妈妈了。”她告诉我:“前两年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现在我觉得我可以了。”

原来,无私地付出,就是找到爱的方式,妈妈穷尽一生找不到的东西,赖雷娜终于找到了!


图片|赖雷娜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