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 年“美国小姐”选美比赛时,引来许多女性主义者聚集抗议,将胸罩、卷发器、腰带、化妆用品、束身衣等象征压迫女性的杂七杂八丢掉。约半世纪后的现在,南韩女性正将昂贵的美妆用品丢弃、剪去长发并把照片 po 在社群媒体上,掀起一波“挣脱束身衣”。

有“世界整形手术首都”之称的南韩,有超过 5 分之 1 的女性动过刀,女性出门前化妆也俨然是一种“礼仪”。但是,这样不平衡的审美观正受到现代韩国女性的批判与挑战。

21 岁的韩国女生裴殷贞(音译,Bae Eun-jeong)是一名以美妆起家的YouTuber,有着时尚的艺名“Lina Bae”,但在一部名为“나는 예쁘지 습니다.”(我不漂亮)的影片中,她从素颜、上妆、又卸妆,在约 3 分半钟的影片中,画面上更大胆列出她在网路上收到的不堪恶意评论。

自 2018 年 6 月上传至今,影片已超过 638 万点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裴殷贞表示:“我 po 出这段影片是希望更多女性能够脱离压迫,我向和大家分享,不需要因为他人的眼光,就被迫改变自我。”

韩女推“挣脱束身衣”运动 抗父权审美

裴殷贞的YouTube频道拥有 15 万订阅者,过去发布的美妆影片中,致力教导观众如何化出完美的夏日古铜妆、或绿色烟熏眼妆。据 CNN,裴殷贞坦言,过去她极度在意外表,即使短暂出门也会全副武妆:“如果我出门不化妆,我就会没自信。别人看我时,都让我感到尴尬。我讨厌我的脸。”

为了让自己心安,裴殷贞会花上 2 个小时上妆,甚至为此牺牲睡眠或吃饭时间,也要在上学之前打扮好自己。即使是到附近的超市购物,她也需要妆点一番之后才敢出门。但这一切,在看到许多女性在她影片的留言后,开始有了改变。

留言的女生向她诉说道:“对素颜出门感到羞耻”,也有人说,虽然不想化妆,但因为周围的女生都这么做,她也被迫接受化妆文化。也有人问到,“我对自己的外表没有自信--我该如何提高自信?”当裴殷贞看到连 13 岁的小女生都在为外表苦恼,她感到有责任做出行动。

在“我不漂亮”影片中,裴殷贞秀出过去排山倒海的恶意评论,包括批评她“猪也会化妆”、“如果我长得像她,我会去自杀”、甚至叫她干脆“不要出门”等等,但在影片的最后,她以素颜向镜头微笑,告诉观众“不漂亮也不要紧”,不要因为别人的眼光而否定自我。

1968 年“美国小姐”选美比赛时,引来许多女性主义者聚集抗议,将胸罩、卷发器、腰带、化妆用品、束身衣等象征压迫女性的杂七杂八丢掉。约半世纪后的现在,南韩女性正将昂贵的美妆用品丢弃、剪去长发并把照片 po 在社群媒体上,掀起一波“挣脱束身衣”(#Escape the corset)运动,而裴殷贞就是推进这波运动的一分子。

南韩性别不平等严重 女性不想再忍

南韩是美容产业大国,位居世界 10 大美容市场之一,根据 CNN 引述市场研究谘询公司英敏特(Mintel)资料指出,在 2017 年南韩美容市场的价值来到约 130 亿美元(约新台币 4003 亿元)。南韩国家青年政策研究所调查也指出,有约 22% 的女性自陈曾动过刀,其中有近半同意“外表在生活中很重要”。

在如此沉重的审美压力下,“挣脱束身衣”可说是女性的集体反抗。CNN 引述南韩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娜英(音译,Lee Na-Young)表示,“挣脱束身衣”运动可视为对男性宰制社会的反抗,“拒绝现有的女性特质标准、以及对美丽的迷思”。

李娜英认为,女性已经不再花那么多时间、精力、成本在讨好男性上,也集体组织全国性的美容“罢工”,在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日,鼓励全国女生不要购买衣妆、剪头发、也不要从事“任何贡献美容产业的行为”。

在多项指标中,南韩都是个父权明显的地方。根据 2018 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报告,在男女性别不平等的排名中,南韩的状况在 149个国家中排名第 115,可说平权后段班。南韩的男女薪资不平等,也是所有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成员中最严重的,女性薪资是男性的63%

另外南韩性别平等与家族部资料也显示,在 500 大南韩企业里,女性主管只占 3%,而南韩国会中只有 17% 的议员是女性。据 CNN,性别不均情况严重到南韩总统文在寅在新年记者会上,将性别不平等情形描述为“可耻的现实”。(推荐阅读:韩国的 #MeToo 实况:韩剧光鲜亮丽背后,你看见受压迫的女性了吗?

年轻韩男多数反女权 挡不住校园女力

除此之外,南韩的仇女事件也层出不穷。2018 年 11 月间,一间 Yogerpresso 咖啡店因为女员工在第一天上班时,未化妆且一头短发,就决定开除。随后公司对此道歉,也对该女提供赔偿,但其他人未必如此幸运。2016 年时,一名患思觉失调症的男性,在首尔的车站将一名 23 岁女性刺死,宣称原因是“她从来不理我”,之后他被判 30 年徒刑。

教授李娜英表示,该起命案让年轻女性了解到,性别暴力会直接影响到她们,刺激南韩女权运动者从线上参与,进步到会在线下推广。裴殷贞也表示,该起谋杀案的冲击,开启了她对女权运动的兴趣,“一想到这可能发生在任何女性身上,就令我背脊打颤。”她在着作中提到。

然而南韩的女权运动仍旧面临国内男性的抗拒。CNN 引述南韩民调机构 Realmeter 调查指出,有约 70% 的 20 岁到 30 岁南韩男性反对该国的女性主义运动。

但另一方面,好的转变也正在发生。不只女性主义书籍在南韩销售提高,在 2018 年间,在首尔的淑明女子大学内,也有女性主义团体用口红、眼线笔等写下声援“挣脱束身衣”运动的讯息;支持者说,有女学生随后在校园里把洋装、裙子等衣物丢弃,她们的标语写着:“妆扮不是力量,不再需要妆扮才叫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