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让我觉得委屈的,我从未告诉过你,记得大嫂要嫁进来那年,婆婆突然握紧我的手,说要我的婚礼金饰讨回去。写这封信不是要改变什么,只是夫妻同在一条船上,如果你能真心怜惜我,这个年,回去也不这么难受了。

亲爱的老公:

收到信时,你一定觉得十分怪奇吧!天天见面,写什么信呢?但当着你的面,我一定说不出这些话来,或话到了喉头,又拐了个弯,收敛了几成,岂不说了等于没说。

这几天我又开始睡不好了,平日倒头就睡的好景不再。抽丝剥茧才找出原因,明明理由那么显而易见,你说我是不是压抑过头了,事情不到跟前,都不愿面对。(推荐阅读:致亲爱的老公:你是婆媳关系中不可或缺的润滑剂

是的,我一想到过年要回去那个“杂物房”,就觉得全身不畅快。那是你的家,婆婆分给我们留宿的房间多乱多小,也许你都不以为意。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吃不了苦,只是一想到分给大嫂的房间,是我们的三倍大,窗明几净,便觉得不是滋味。

婆婆帮人带小孩杂物多在所难免,你也搬了出去,没留我们的空间也未尝不合理。但明明这是整个家最小的房间,孩子的尿布台、婴儿床、衣物、日用品,全堆叠在这里,一些其他房间淘汰的物品,婆婆舍不得扔的,也通通归到这来。每每我们行李一拉进来,可说是完全无路可走。(推荐阅读:婆媳关系心理学:会牵手,也要懂得放手

而大嫂房虽是我们三倍大,婆婆却什么也不敢放,每每他们返家前,婆婆便开始神情紧绷的到那房间东擦西抹,深怕有一丝不周到。听说,为了不弄乱,平日大嫂房都深锁着,孩子要玩,都得到我们这来。这就是为什么,每到过年,孩子们都习惯在我们这聚首,脏兮兮的脚丫在床上蹦蹦跳跳,零食、糖果、玩具通通被带进来,大吵大闹的,怎么也不肯离开。

有时我会假装没看见这些事,但总有什么提醒着我。那日大嫂的女儿跑到我们房里来,对着咱们宝贝说:“你们的房间好像佣人房,我们的房间像公主房。”宝贝还小,虽不明白这其中角力,但也听出不是件愉快的事,她立刻转头抗议:“妈,表姐说我们这是佣人房,她说错了,老师说这叫客房。”我觉得好窝囊,自己委屈就算了,还连累孩子。


图片|《遗憾拼图》剧照

真正让我觉得委屈的,我从未告诉过你。那发生在大嫂要嫁进来那年,婆婆把我叫了过去,她突然握紧我的手,如此亲腻让我有不详预感。果真,接下来说的话,着实吓到我了,她将婚礼送我的金饰讨了回去,说要用在大嫂身上。

但结婚金饰不只是金饰,不也是婚姻誓约的一环吗?讨了回去,我们的婚姻还算不算数?我不得不放下这些负面想法,并打从心底相信婆婆一定是手头拮据,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不过你也看到了,他们的婚宴是何其富丽堂皇。新娘房闪着透亮的新家俱,壁面重新粉刷,窗边套上喜气富贵的新窗帘,床边是一张高雅的梳妆台,上头放了精致的珠宝盒,这是早几年进门的我,始终没有的待遇,直到如今,我们房里唯一的那面镜子,还是以你的身高丈量的,我垫着脚尖也照不到。公婆下了大手笔,而我的结婚金饰、我们的婚姻誓约,是他们筹划这场婚礼,牺牲奉献的一环。(推荐阅读:拒绝谈恋爱的女人:我无法想像为另一个人,牺牲奉献

我也明白,不是婆婆待我太薄,而是大嫂家世太好,婆婆扭转自卑的方式,就是证明自己能够做好。我原以为嫁入寻常人家,不会遇见阶级的事,孰料到,你不去找阶级,阶级仍会来找你。

走笔至此,我实在恨透文字里的矛盾了,也恨透这种想装好人,负面念头却不断冒出的自己!但也许媳妇就是这种充满冲突的位子,一方面得替对方着想,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委屈,念头成天打架。我既当不了恶媳妇,也无法唯唯诺诺的,这就是一种不上不下、局促的状态,一种尴尬的处境。

你是个温柔的人,常说我们无法决定别人怎么看我们、待我们,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我想告诉你,写这封信不是要改变什么,只是我对我的好,改变不了别人,总得改改自己,倾诉是第一步。夫妻同在一条船上,如果你能真心怜惜我,这个年,回去也不这么难受了。

下篇,读老公的回信:给老婆的一封信:其实我妈真的不是恶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