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情,你明明知道对方不在乎自己、和别的人暧昧不明,但就是无法割舍与他之间的关系,甚至在他提出分手后,仍旧沈浸在与他的回忆里。面对这种状况,该如何找到情感出口?

亲爱的海苔熊:

在两年前我曾经因为情感问题传过讯息给你,过了两年了,那是我的大学初恋,可能是对于爱情的美好想像或是那些期待,之前就算是有人向我示好,我还是没试试看。第一次的恋爱谈得很用力,我想为他一个人而活,他和我不同的系,参加学校篮球校队,那时候,我放弃了大学研究计画和当教授助教的时间,就算我有朋友我也宁愿等他把时间留给他,放弃系上球经的职位,把所有时间留在等他陪我或是篮球场下看着他。

我们是不同国家的人,他是香港人,现在想起来我总是充满着不安,我很常发脾气,常常对他说分手,没能好好管理自己的焦虑和不安,现在回想起来可是能是因为这样他要和我分开,但和他相处的过程里,我也总是会有这种负面情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最后,我们当然分手了,在我又有情绪的时候,跟他说我们分手,那时候他人在香港,我很后悔那天晚上我没能即时回覆他,让他以为我真的不要他了,等到他回台湾后,我努力的想修复这些伤害,我觉得他的内心也无法搞清楚他到底想怎么样。因为我们还是同居了,还是会上床,但他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后来我知道在每天晚上他抱着我的激情之后,他有了另一个人。

我发现的时候,近乎歇斯底里,我从来没被别人这样对待过,我想我做错了什么,但我也一直努力的想挽回他,卑微的、没有自尊心的,后来,我从他的机车上跳下来,用想伤害自己的方式,想让他永远记得我,他后来又走了。

在分开之后,我看心理医生、失眠、吃药,过了一段很忧郁的日子,也断断续续的想和他联络,也做了但总是灰头土脸的,以为自己好多了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他生日的时候传了生日快乐给他,我一直知道他在和我分手之后马上就跟别人在一起了,但因为那生日快乐,我们又重新联系了,还见面又上床了,但最近他音讯全无了。


图片|Youtube 影片截图

我觉得,我快要变成我都不认识的人了,我为他等候,因为他我不知道怎么去接受别人面对自己,就算别人说他是渣男我也无法让自己真的相信,就算我痛得要命我还是想死命的抓住,他是不是只爱我的身体?只要他说一些什么话我就会相信原谅他?我以为只要我继续等继续忍耐,有一天他一定会回头看看我?我很痛苦,痛到不知道怎么修好自己,那些矛盾、焦虑、不安、自我怀疑、期待、失落,想要被爱的心情全部挤在一块,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哭了,只想笑自己,都已经这么久了,我在坚持什么?我该怎么⋯⋯帮我自己?不再回到过去,苦苦的求⋯⋯最后也什么都没有,我想往前,却不知道么放下,非常痛苦,我怕我又会伤害我自己。(推荐阅读:为什么要放下前任这么难?原来是大脑决定的

顺着风 也许路会好走 但被吹乱的头发 会遮住眼眸

牵着我 却自顾自的走 灵魂像被掏空 只要我顺从

于是我让脚步在原地停留

决定寻找那被遗忘的自我 在转身之后

很想像歌词里面一样迎接新的人生跟自己,不再为过去烦恼,不再为自己犯下错,一直重复着回忆强暴自己。

我想好好爱自己也想好好爱别人,想好好相信这世界,也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让自己还能有再付出的勇气。

by Nana (点播时间:2018/5/17 下午 12:11:23)

亲爱的 Nana: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们的故事,一段让你刻骨铭心的爱情,你难以放下却又痛苦难耐,你知道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你很清楚,可是你没有办法停止继续把心放在他身上,想着他也痛苦,逼自己不要去想他也很痛苦。隔了将近 7 个月,不知道现在的你,好吗?找到属于自己的的安全感了吗?能够开始为自己流泪,而不是为他流泪吗?

“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费的时间,让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1],根据亲密关系的投资模型(investment model of relationship) [2],当你在一个人上付出越多的时间,姑且不论对方对你好或不好,光是这个付出本身,就足以让你对他死心踏地——尽管过程中你相当痛苦。(推荐阅读:爱上一朵玫瑰的任性:小王子教我们的六个关系课题)


图片|Youtube 影片截图

当一个人的自我不完整的时候,容易需要依靠其他人的自我来填补自我,甚至很多时候会任由对方,在这段关系当中把你自己给吃掉了[3]。这个填补的过程是很危险的,例如你所提的一个字词我觉得非常有趣“一直重复着回忆强暴自己”,其实是一种反刍行为(rumination)[4][5],当你一再地的回顾那些过往美好的回忆的时候,也会想起“曾经你们那么要好,现在却没有那么好了。”这样的一种回想其实有两种效果 :

  • 回首当年的美好温存:因为这些经验可能很难再继续了,所以在你回去思考当年的那些美好回忆的时候,同时也提取了一些正面的跟负面的讯息,正面的讯息让你不断地沉浸在回忆里面,负面的讯息让你一边也觉得痛苦。
  • 让你继续投入更多的时间:到头来,你对他的那种无法放下,其实并不一定是眼前的这个人,更多的时候是你在他身上投注的时间加重了你离开他的困难。

我们经常在一个错误的人身上去寻找某一种熟悉,尽管那些熟悉的感觉现在再温习起来,都觉得有些恶心或者是不适应,可是因为离开舒适圈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我们宁可选择饮鸩止渴,也暂时不愿意踏出这个圈圈一步。

心理学 OK 绷

该怎么办呢、我自己是觉得,当你已经过得非常痛苦的时候,就不要再勉强自己了。一种做法是(不论是研究上或者是房间的一些建议都是如此),寻找一个“替代性客体”[6],它可以是一个浮木、一个好朋友、或者是一只小熊娃娃、宠物毛孩子等等(如当年你离开母亲依附的时候一样)。例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在他失恋之后收编了两只猫咪,在抚摸猫咪的过程当中,她的母性(与催产素有关)被激发出来,找到了一种暂时的安稳感 [7]。

另外一种做法是,透过身体的一些连结来给自己安抚。练习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面(开电热毯)拥抱自己,或者是请好朋友从背景上方开始往下顺着你的背安抚你。肢体的接触同样也可以增加催产素,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拥抱研究发现能够增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某种程度上面说明了,为什么每一次你跟他发生关系之后,又会觉得更难以离开他——并不是一个世界上能够提供你安稳感觉的人,都是好人。但透过每一次的拥抱和性爱,或许和他之间能够建立一种特别的连结,暂时的安稳(细节可参考 [8])。所以你持续在这样的关系里面饮鸩止渴。

我们都知道安全感是要自己给自己的,下面几个方法倒是可以尝试的方式——例如说打着赤脚在公园里面的草地上走路,买一些花精或者是香草植物在自己心情烦躁的时候,闻这些香味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当你不再需要依靠他,来找回内心当中的安全感,那么那个你长久以来所遗失的自我,也可以从每一次每一次的安抚当中,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