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相处,就像一张张色票在寻找相同色系,不期望你能完全瞭解我的感受,但也希望你能透过想像,同理我的感觉。

文|soidid


图片|作者提供

有时候我觉得,感觉像是一张张色票;当我们越经验人生,收集的颜色就越多。有轻快的,也有沈重的。而空白处,就是我们还无法理解的。

而理解一个人,就像是拿自己“已经有的色票”去迫近“他人想表达的色票”。(推荐阅读:“自我觉察”的同理心练习:先关心自己,才懂温柔待人

就像我们在印刷、油漆时,常常会做的那件事:


图片|作者提供

当我能找到自己生命中,雷同于你的感受的经验,我就理解你了。

“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因为我之前也经历过!有一次⋯⋯,然后我觉得,真的是够了!⋯⋯”

“对对对,就是那样!”

感觉被指认、有了归属,难受的也好过点了。彷佛确认我们有着相同的感觉后,我们就是同一队的了。

而我的经验也因同理而扩展 —— “啊,原来 ▲▲▲ 的感觉跟我之前 △△△ 的感觉是类似的啊。”

我的 #d6a599 感觉色票,加上我的想像力,变成了你的 #d9b5ac 感觉色票。


图片|作者提供

每一次经历一种感觉、理解一个人,就像又多收集了一张色票。

越经历,能理解的也越多;越理解,能表达的也越多。

有时候我无法理解你,不是因为冷漠或不够在乎,就只是 —— 我还没有那个色系的色票,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有够接近的颜色做基底,想像力也使不上力。

不过有一天会的。有一天有一个人会的,不管是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