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出生以来,觉得妈妈就是妈妈,忘了她也曾年轻也曾有梦,发现原来斜杠青年的特质从她们年轻时就已经开始。

从身边的有(ㄑㄧˊ)才(ㄍㄨㄞˋ)同事案例来看,他们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子,a.k.a 斜杠老母。相信大家的母亲也擅长实践才华于生活之中,只是我们有些习以为常、或有些不为所知,等着我们去发掘。

不管是超 local 实用派、还是仙气飘飘才华派,截至目前调查,妈妈们的多数隐藏技能是“日文”,位居第二的是“插花”,让我们看看其他技能的战力指数。

首先登场的是日文代表,同事安吉(化名)娘亲的经典语录:


图片|hahow

“学日文学到很猖狂,全家都拿他没办法”同事安吉如是说。

自从和爸爸去日本自助旅行后,妈妈就下定决心学日文,报名日侨学校的课程,每周上一次课,每天早上 8 点起来念书。 虽然爸爸也有一起去上课,但是进度完全跟不上老妈,每每上课老师还会调侃我爸说:“你该让老婆教教你了~”但妈妈丝毫不想理爸爸,自顾自地冲进度,搞得爸爸压力很大,曾亲口说出:“我紧张到想拉屎”。

只要走在路上就像小朋友在学讲话一般,看到什么东西就念出日文单字,每晚都看日剧喃喃自语。 妈妈说她不需要考日检,因为日文已经是她的母语(语出惊人),还说他下次去日本,已经完全可以融入当地了,他已经摸透日本了!(语出惊人*2)母亲学习力之惊人,什么都挡不住他^^

第二位同事 S 娘亲战力的分布与信念如下:


图片|hahow

员工 S 表示: “如果我跟她是朋友,我大概会称她为怪妹。”

上班族时光的某一年学了国画,解锁以下最狂事迹 —— 同学拿她的画跟老师的范本一起传,结果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迹。 同时是位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任性女子,去学插花、珠宝鉴定、素描、日文等,虽然没有什么验证成果的方法,但看她说起以前的事眼神闪闪发光,我很确定这些都是快乐的记忆。

她说:“重男轻女的时代,摸索自我的事情都是经济独立以后才被允许的”如果有遗憾,大概就是生在哪个家庭、生在哪个时空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吧。

后记:妈妈的所有体育类项目都真的很不行,看来老天爷开了一道窗就关一扇门不是在说假的。

第三位选手是我们的焦虑代表,同事敏敏的母亲:

当她参加了社区的合唱团(听说他们的老师还有教过 F.I.R 唱歌)以后,每天都在家里练习一些《揽云》之类的歌儿们,唱到不亦乐乎之时还执意要教唱。

终于到了成果发表的时候,你能在距离三十公尺以外看到她发抖,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被行刑(笑哭)全家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从头到尾耸着肩唱完。过了几天她就退团了,并说:“我不喜欢合唱团这样一直唱歌。”(推荐阅读:佛洛伊德谈焦虑:焦虑使我们刺痛,也让我们行动

另外,考到潜水证照而得意的母亲,觉得自己根本翩若惊鸿、四海游龙(她真的这么说),游泳什么的才难不倒她。爸爸便邀请她去参加公司的员工运动会“蛙式接力赛”的项目。妈妈帅气地用力一蹬开始游,把对手抛在光年之外,他们的队伍眼看胜利在望!结果妈妈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比赛,余光看到有人在后面逼近,便立刻乱了阵脚,换气不会踢脚不会滑手也不会,最后以溺水姿态游完全程。然后她说:“我不喜欢跟别人比。”

觉得敏敏妈能够遵从本心真是现代楷模。

但做自己好自在的母亲们可不只一位,接下来是我们精明的课程企划 S 的妈,母女间性格差异简直十里不同天:


图片|hahow

女儿表示,看兴趣分布会觉得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女,但其实是思想、生活模式、笑点都很老派的中年女子,曾经为冷笑话笑到在地上打滚(如字面义)。 没事就把课程企划 S 找来跟前说:“姊姊妳长得越来越像我了,但是我比较可爱。”好挫挫她锐气。

插花十余年,有教学证照,偶尔在社大开班授课。近几年迷上摄影,会买超贵的镜头,和摄影班同学出去外拍,回来用版本超老旧(因此免费)的 photoshop 修图。某年夏天扛着大炮去外拍莲花,拍得很有意境很美,但回家后竟然后制了一行“早安你好”在照片上,再传到家人 Line 群,让大家亲眼见证一张长辈图的诞生。

喜欢绘画,早年画油画,近期开始学水墨花鸟,有参加画会定期在基隆文化中心展览。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歌仔戏明星,五十岁之后总算在乐龄班圆梦了。多年前会把画作、摄影作品加上自己的题诗上传到无名小站,还有一群“格友”会留言写诗唱和,但无名收掉后就没在经营了。 自小不会读书,却在小孩长大后不顾丈夫反对去念空大,坚持十多年后终于拿到中文系学士。事实上本业是护士,来诊所看诊的渔夫都会送她鱼,妈妈认为是自己面貌姣好的缘故。

而在我们的调查期间,更意外发现工程师 A 的母亲与楼上面容姣好妈疑似因才艺而结识,令人大叹世界真小。


图片|hahow

工程师 A 对妈妈的陈述是这样的:一位很闲的中国风狂热家庭主妇,大概是样样精通样样稀松。曾经开过几年的书法家教班,目前(好像)是某妇女书画协会的成员,常常藉由这个名义和她那群姐妹到处游山玩水,偶尔才写写几幅作品参加展览。

对于母亲的佛系生活感到喜忧参半,并相信这种生活模式的妈妈们不在少数,但有时候觉得不役于物(通讯软体等)也是件蛮 chill 的事。

总结目前母亲的才艺大斗法,唯一感想是工程师 A 的评价万一给妈妈看到,大概是要跪主机板啦。

我们还收到了史上最 local 斜杠阿嬷的资讯,以下是来自大直 L 小姐投稿的格言与战力指数:


图片|hahow

L 小姐表示,前几周家里发现两只老鼠,让曾经是办桌千金的阿嬷头痛不已。在使用黏鼠板捉到其中一只后,突然慈悲心迸发,在老鼠旁边念经,边念边说:“现在我帮你念经,我们结个善缘吧!” 

几天后,阿嬷在神桌前念经时,眼角余光瞄到一只老鼠逃窜到茶几桌底下的收音机,阿嬷直接拿垃圾袋把收音机套住,由下往上翻,老鼠就这样掉进垃圾袋中,还命令阿公拿出去放生,说要再结一个善缘!整件事结束后,主动打电话给女儿跟孙女邀功,“阿孙阿孙!我抓着猫鼠了!”L 小姐接起电话,阿嬷难掩兴奋之情地与她分享以上细节。

其他员工爆料自己的额娘要马是“用 100 分多益的英文程度跑去当美国土地仲介商”;或者“是任劳任怨的孩子司机,也是国标舞狂热者”;甚至是不会用 Siri 但很擅长声控女儿的生活智慧王等,数不清的生活小事件,穿插赞叹、感动与小吵小闹,但最确定的情感,就是爱了。

总结来说,员工们的对斜杠老母的感想大概是一半惊喜、四分之一问号、四分之一欣慰。很想对她说,妳这么强,妳儿子/女儿知道吗?(推荐阅读:想过斜杠人生?拥有“自我管理能力”才不会累坏自己

是不是觉得妈妈就是妈妈,永远那么万能,在养活我们的过程中,同时培养兴趣、甚至是生活技能,无论那是年轻时的遗憾、还是现下最想做的事,都养大了现在的我们。 看完以上内容,有没有觉得这个斜杠程度,简直一路斜到比萨斜塔呢?大家的母亲年轻时或现在着迷的才艺又是什么?在这个感谢的季节,用这项话题拉近彼此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