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妈妈知不知道你在做小姐/少爷/人妖?”他们又会如何回答?


图片|来源

性工作者遇到的经典蠢问题之首:“你干嘛做八大?”经典蠢问题榜眼:“你妈知道你在做小姐/少爷/人妖吗?”(是的,我有采访第三性公关)

公开场合提起别人的老母,可谓是讨战的前奏。从构成公然侮辱罪、法院认证价值八万元的“干 X 娘”,教育部前主任秘书庄国荣的预言:“我会让他哭着回去找妈妈。”网路乡民看对方的论点不顺眼,互呛:“你妈知道你在发废文吗?”另外根据台湾骂人价目表,骂人“婊子”价值六万元,理由之一是“愧对母亲”。

说别人前要检讨自己,我妈知不知道我在脸书上发废文?我的采访后记都开地球连载,不只她知道,我婆婆也知道,其中几篇她们还有按赞,为了让大家有兴趣翻开《性感枪手》这本小说,我完全是豁出去了。

总和以上,台湾人的老妈被视为万古道统的镇守者,捍卫着某种道德底线。

纵然处理性欲是一门专业,我的受访者们无一不介意所谓的“社会观感”,包厢中的女神女王到了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比一般人更低调。工作时在按摩床上面对客人的经典蠢问题,得准备好一套话术。

一名小姐总是揶揄客人说:“我从小的志愿,就是成为手枪界的黄金右手,打遍天下无敌手,每台飞机被我打过都得坠机⋯⋯。”

客人:“屁啦,你是缺钱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干嘛还问?”小姐这时总忍不住翻白眼:“你以为我们是抱持着鲁夫想成为海贼王那样的志向,才来做这行的吗?”

“那你妈知道你在当小姐吗?”总有客人不死心,要继续追问下去:“你妈都没有说什么吗?!”

“那你来我们这边玩,有没有向你妈报备?”小姐的白眼都翻到后脑勺了。

明明大家都是成年人,嘴巴断奶了,精神还没断奶,动辄把妈妈搬出来,当台湾人的老妈简直是过劳。

回到原始问题,性工作者的家人知道他们的工作内容吗?(推荐阅读:性工作者就是坏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见的工作专业

“我没讲,我家人也不问,就互相心里有个底。”

“我搬出来住,定期汇钱回去就是了,他们问我,我就说是做服务业的晚班、大夜。”

“哼,(他们)都知道,跟我要钱更没在手软的。”

也有小姐耸耸肩:“我妈就是为了养小孩才去卖的,她现在身体不好,家计总要有人扛啊。”

上一代在八大行业讨生活,这一代也会走上相同的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