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你媽媽知不知道你在做小姐/少爺/人妖?」他們又會如何回答?


圖片|來源

性工作者遇到的經典蠢問題之首:「你幹嘛做八大?」經典蠢問題榜眼:「你媽知道你在做小姐/少爺/人妖嗎?」(是的,我有採訪第三性公關)

公開場合提起別人的老母,可謂是討戰的前奏。從構成公然侮辱罪、法院認證價值八萬元的「幹 X 娘」,教育部前主任秘書莊國榮的預言:「我會讓他哭著回去找媽媽。」網路鄉民看對方的論點不順眼,互嗆:「你媽知道你在發廢文嗎?」另外根據台灣罵人價目表,罵人「婊子」價值六萬元,理由之一是「愧對母親」。

說別人前要檢討自己,我媽知不知道我在臉書上發廢文?我的採訪後記都開地球連載,不只她知道,我婆婆也知道,其中幾篇她們還有按讚,為了讓大家有興趣翻開《性感槍手》這本小說,我完全是豁出去了。

總和以上,台灣人的老媽被視為萬古道統的鎮守者,捍衛著某種道德底線。

縱然處理性慾是一門專業,我的受訪者們無一不介意所謂的「社會觀感」,包廂中的女神女王到了日常生活中,絕大多數比一般人更低調。工作時在按摩床上面對客人的經典蠢問題,得準備好一套話術。

一名小姐總是揶揄客人說:「我從小的志願,就是成為手槍界的黃金右手,打遍天下無敵手,每台飛機被我打過都得墜機⋯⋯。」

客人:「屁啦,你是缺錢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幹嘛還問?」小姐這時總忍不住翻白眼:「你以為我們是抱持著魯夫想成為海賊王那樣的志向,才來做這行的嗎?」

「那你媽知道你在當小姐嗎?」總有客人不死心,要繼續追問下去:「你媽都沒有說什麼嗎?!」

「那你來我們這邊玩,有沒有向你媽報備?」小姐的白眼都翻到後腦勺了。

明明大家都是成年人,嘴巴斷奶了,精神還沒斷奶,動輒把媽媽搬出來,當台灣人的老媽簡直是過勞。

回到原始問題,性工作者的家人知道他們的工作內容嗎?(推薦閱讀:性工作者就是壞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見的工作專業

「我沒講,我家人也不問,就互相心裡有個底。」

「我搬出來住,定期匯錢回去就是了,他們問我,我就說是做服務業的晚班、大夜。」

「哼,(他們)都知道,跟我要錢更沒在手軟的。」

也有小姐聳聳肩:「我媽就是為了養小孩才去賣的,她現在身體不好,家計總要有人扛啊。」

上一代在八大行業討生活,這一代也會走上相同的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