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充满无可奈何。那日我们坐在阶梯上问着自己:“我们真的知道如何拯救自己吗?”

杨邦冷漠地说:“你每天起床,看到自己是一坨狗屎,困惑吗?”

郭仲翰用舌头舔着自己的牙齿,上面沾满了咸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知羞耻地哭泣起来,火光映照在他脸上,他知道杨邦看得清清楚楚,那羞耻感被火光引燃了,让他浑身滚烫。

郭仲翰把手往背后掏去,摸向他别在腰上的水壶,现在是一个玻璃瓶子,郭仲翰拿起玻璃瓶子。

“我是一个卑鄙的人。”他说。

“对。你懂了。”杨邦说。

那个断了手指的新生摇摇晃晃地走着,撞了杨邦一下,杨邦朝着新生的脑袋猛踹上去,新生断裂的手掌直直杵在地上,一阵嘶哑的疼痛喊声。而远处被郭仲翰撕开脸庞的新生已经窝在一个墙根上,他背贴住樯,没法睁开眼睛,从沾满鲜血的指缝里看着周围,防备着一切。也就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体会到毁灭除了孤注一掷和放弃之外,还携带着庞然大物的恐惧,恐惧将撕心裂肺的笑声挤压得无影无踪。火焰将熄之时,黑暗给荒原带来了更加无边无际的恐惧。

郭仲翰说:“我是一个卑鄙的人。”他扔起那个瓶子,用铁铲对准瓶子朝杨邦拍去,瓶子瞬间破裂,一整瓶的汽油和玻璃碴都飞向杨邦。接着郭仲翰朝杨邦扔去一个火机,然后扔掉铁铲。

郭仲翰说:“我是一个圣徒,妈的,我是一个卑鄙的人!我是一个圣徒!”

杨邦燃烧起来,火焰舔舐着他的全身,伴随着疼痛的叫喊,他的四肢挣扎着,终于脱下衣服,但已无济于事。

我最后看到郭仲翰,被划破脸的新生从墙角站起来,捡起铁铲朝郭仲翰后脑勺拍去。

在我盯着天空的时间里,我看到了雾的形状,并且知道自己从未看到过色彩,对事物的颜色一无所知。我想着赵乃夫看到色彩的那一刻一定是心满意足,他知道现在荒原大雾弥漫吗?他知道我们发现了一副溃烂的盔甲,而又没有回到洞穴吗?那个逃往小镇嫖娼的罪人。

李宁手里没有任何东西,他坐在食堂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几百人的混乱,抽着菸,他脸上钢钉般的胡子已经扭曲,好像被高温烫过一样朝不同方向倾斜。

“你要死了。”刘庆庆对李宁喊着,他扔掉手里的家伙就冲过去。李宁还没反应过来,手上还拿着半支菸。

刘庆庆掐着李宁的脖子,他肥胖的手透着紫色。

“你的猪皮呢?我要杀了你。”刘庆庆哭泣着,像一头熊,肢体紧绷着。

我记得在洞穴里,刘庆庆对着只有微弱烛光的黑暗说:“我恨死我爸了。”他睁着眼睛,恍惚地注视着烛光,如同从来看不到黑暗。(推荐阅读:《大象席地而坐》原着《大裂》:用自己懂的方式安慰自己

刘庆庆掐住李宁脖子的时候,李宁努力挣扎着,他控制着自己的手,让菸头伸向刘庆庆的手腕,菸头往刘庆庆的皮肉里直直刺进去,刘庆庆可以闻到烧焦的气息和爆炸般的疼痛,但他掐着李宁脖子的手丝毫没有松懈。直至菸头熄灭,李宁翻转身,两人从楼梯上直直滚下来。

“我爸将我吊起来打,我什么都答应他,什么都听他的。我不会成长的。”刘庆庆在黑暗中吐着气说。

雾气冲淡了血腥味,那些来自远处的歇斯底里的笑声,随着风稀释到这个荒原的每一寸,在四个通向无边的方向里,我感觉到大地在这区域中已经断裂出悬崖,有一条连接起来的深渊形成了。所有嘶喊并狂笑的人们纷纷冲向那条幽暗的裂缝。所有新鲜的伤口,败坏,破裂,都朝着裂缝狂奔而去,而旧的火焰完全熄灭。

我对着一个看着自己大腿翻裂开十公分伤口的人,已经分不清他是老广院还是新生,我说:“你在做什么?”

“不知道。”他说。

“你知道什么?”

他无助地看着我,眼神里是困顿和麻木。他说:“我知道你要死了。”他在朝我砸下铁棍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胳膊已经被打断。

我见到丁炜阳的最后一面,看到几个人从他身上把盔甲扯下来,那青铜的金属片划扯着丁炜阳的身体。他们把抢来的盔甲穿在身上,对着夜空大喊:“我不一样了!”

丁炜阳身上的盔甲已经被剥得差不多了。本来是外面浸染着红色的盔甲,此刻已经从里向外淌着汩汩血流。丁炜阳应该不知道是哪受了伤。他看到我时,居然认出了我,那是浸透着无限悲伤的阴翳眼睛,再也没有东西可以遮掩他浓黑的眉毛。

之后我拿起洋镐朝坑洞走去,但膝盖受伤,肩膀也被一人打得脱臼,我精疲力竭。

人们将受伤的人分散着抬往荒原各处,西门大官人可以独自背一个。当我路过食堂的时候,已经背过数十个人的西门大官人疲惫地走上食堂的阶梯。然后我听到背后沉重的落地声,我没有转身,不停朝前走着,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回头望。

到了后半夜,空气灰茫,已经什么也看不到,雾气渗透丝丝冰冷,脱臼的肩膀毫无知觉。我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着,依据着不确定的方向感,最终来到洞里。

我点燃了蜡烛,看着身上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我庆幸自己还活着,我的困惑也没有了,除了活着本身我终于什么都不再考虑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角落里,那个跳舞的女人站了起来。她的嘴唇很美,犹如挂着冰晶,让人生怕烛光会融化了她的嘴唇。

“跳舞吧。”我说。

她擦着眼睛,摇摇头。

离开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走出过那个洞穴。

白天的时候,那个跳舞的女人会从别处给我带来食物。我不知道学校是否还存在。

每一天,我都尽量不去想任何事,一边挖掘着黄金,一边爱慕着这个女人。她经常给我讲《圣经》上所说,像我这种人身上是充满罪恶的,我需要为了不坠地狱而改变和祈祷。她头头是道地讲述时,我只是在一旁观察着她,我觉得她讲述的所有关于罪与罚的事情也都跟她一样变得十分美好。有一天我对她说:“跟我一起挖黄金。”她点点头。

然后她跟我来到洞的最深处,她拿着血迹都洗刷干净的铁铲,站在烛光里,上唇如一块皓石,她噗哧笑了,说:“这太不对了,我不能相信。”

而丁炜阳、郭仲翰,以及刘庆庆,再也没有回来过。自从那个关于土丘与乌鸡的梦之后,我再也没有如此平静过。

挖坑的工作全部落在我一个人身上。跳舞的女人后来在钢丝床上挂了一个小十字架,她说,当你痛苦和不安的时候,就对它诉说,就会好的。我说:“那在此之前,这个十字架在哪里呢?”她回答不了。

大约一周以后,她就走了,没有回来过。

她走之后,我饥饿地走出坑洞,校园里寂静无声,我直接往北走去了村子,吃完饭就回来。除了寻找黄金外我对一切事都没有兴趣,每天清晨我都觉得更靠近了,这种感觉清晰无比,就像看到了颜色。


图片|来源

一个月后赵乃夫出现在洞口。他拎着一袋子香蕉。我们坐在洞口外的石阶上吃香蕉。

我说:“你现在做什么?”

赵乃夫说:“我现在做皮条客。”

“那个女孩呢?”

“她跟我一起做。”(推荐阅读:性工作者就是坏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见的工作专业

赵乃夫抬眼向校园里望去。他担忧地说:“你怎么办?”

我说:“你怎么办?”

“我很好。”赵乃夫嚼着香蕉,让我想到了刘庆庆。他掐着李宁肿胀的手已经远去。

我说:“我下了一个决定,我不打算把黄金分给任何人了,因为你们都不知道什么可以拯救自己。”

赵乃夫笑笑,说:“你自己留着就好。没有人需要黄金。”

赵乃夫从地上站起来,对我说:“你如果活不下去了,可以去镇子里找我,我现在还不错。”

我说:“你是叛徒,我不会找你。”

赵乃夫的狗皮袄子看起来颜色非常旧,但是没有坏,他还穿着。那时我穿着从北边村子里买来的衣服,长期的洞穴生活让我看起来极其苍白,胡须密布。

我维持着只在洞穴和村子之间有很长时间,后来就适应了。适应比什么都可怕。高速公路将我的生活砍成两半,每一天从高速公路上走去村子,都让我觉得跟周遭还存在着联系。我没有去镇子上找过赵乃夫,我对他一点也不关心,他是所有人的叛徒,他自己就是个背弃他人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