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你长这样,是我要被你推倒吧?”明明勇敢遏止性骚扰,却得到是自己想太多的回应。无助之余,我们更应该站出来分享经验,让更多人知道,不是你太敏感,当你感觉不舒服时,就能够站出来遏止。

文|小羊贝贝

我一定要写出来,五年来,这件事如鲠在喉。

今早看到一则新闻,一位女星针对多年前拍的裸戏,终于在脸书发文,其中一段话是:“选择逃避,并不会心安,选择沉默,心里的伤痛,无法自行消失。”我直觉这样谨慎小心的用字,虽非明确直指真相,但想必是她隐藏在心中已久的黑暗。这些事无从举证,但非说不可!

而我,想起五年前的那个人,无法像她这么委婉用字,我只想骂:“你他妈的真是个混蛋,你就是揩油,讲话就讲话,干什么摸我!?”气我自己当时没有反击回去。更可恶的是,他后来竟然还一脸不屑且睥睨得看着我说:“拜托,妳身材又没有很好,也不是很性感。”

他,一个“吃不到”就损人,还脑羞成怒的混球,他是我当年在教室里的好同学。

三十岁那年我重返校园,那是个叫“人脉”的圈子,有参访、红酒、精英、资源,显赫的名片头衔下,你我同在教室里的平起平坐,每个人都是热情友善、慷慨互助的。在社会打滚多年,重回学生身分,这是极难得的缘份,大家很是珍惜。

他是个年轻实业家,热心班上的事务,刚开学不久,因每周密集的上课聚餐,同学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熟络,他顺路载别人,也载我;我坐他的车,也坐别人的车,当时,大家是这样密切的同窗情谊,同学们不分你我,彼此照应着。他是个聪明、话不多、事业企图心极强的投机份子。但是,人不会只有一种面向,我其实并不全然讨厌这个人,那些强势,是他事业上的武装,进了学校大家都很放松,实则他也是有头脑、工作努力的人。

某次,我在他的车内,一边闲聊,一边赶往某个餐叙地点的路上,他忽然摇了摇我的左大腿,问我指导教授找了没。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腿往车门微挪了一下,在狭小的车内,当然是无意义的闪躲。他伸手得太突然了,我无法分辨这是他的习惯,还是我大惊小怪?不过,讲话就讲话,何必摸人大腿?我感觉被吃豆腐、被揩油、真真切切的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图片|来源

我不悦,但没有表现出来,只委婉平静地换了个说法:“唉,别动手动脚好吗?” 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干嘛毛手毛脚!”,但碍于同学情谊,而且当时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新朋友,也不知是他无意还有我多心,所以拐个弯表达我的不满。

他白了我的一眼,一副“你也太大惊小怪”的微妙表情,没有道歉,没有解释,不发一语,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不懂那个白眼,心想着,可能他就是这样吧,应该也没的意思。我想让这个不舒服的感觉赶快过去,不愿再多想。(推荐阅读:辅大性侵案的性别反思:培力性侵受害者前,轻轻捧起伤痛

后来,我们就维持着⋯⋯该怎么说呢,有事他找我,我会帮忙,我有事与他谈,他会听。我和大部分的同学交好,也与他交好,有些事情适合跟他说,有些事适合找别人聊,我们是这样的来往状态。又是大半年后,竟是一次有默契的同时翘班,中午我们偶然相约,我提议找另一位也在附近的同学一起出来喝咖啡,但他不想,这倒也无所谓,反正他本来就不是热热闹闹的那种人,我是知道的,也就随他意了。

我又坐上他的车,他说最近心情不好想去乡下住一晚。然后,又再次拍了拍我的大腿,提议一起去民宿,“同住一房。”我觉得不对劲,坚持回市区,他开始不耐烦了,竟然一脸不屑地说:“反正你身材也没有很好,又不性感,长那么高大,拜托!就算我想,也推不倒妳。”(推荐阅读: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我傻了,一时太过惊吓而无法回嘴。然后车子加速紧急右转切出车道,他立刻在路边放我下车。我一关上车门,车子马上火速驶离,留下那极不友善的巨大催油门声响。我在脑中不停咒骂:“王八蛋,真是混帐,他是真的揩油,他是真的手不安分,吃不到竟还人身攻击”。一个气得想回呛他、想告他、想赏他巴掌,却什么都没做的我,傻在路边。

那种“说出来又能怎样呢?”,我也没被他真的怎么样,我无法告他,他更不可能道歉,学校毕业之前,每次看到他,就想起他摸了我大腿和那些人身攻击,毕业后,再不需要见到此人。但这份气恼,随着我结婚生子,到现在若是因某事勾而回想起,心中的怒气私毫未减,它一直都在。

言语冒犯、吃点豆腐、揩揩油⋯⋯,这些在女性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几乎都遇到过,女生们不喜欢讲,因为都是些不愿回想的过往与不堪,若真的问起,其实很少有女生完全幸免这恶劣低俗的对待。然而,面对这种无法举证、无从举证的性骚扰,过去我只能承受那甩不掉的恶心与厌恶感,但今早看到那则新闻后,我发现,该承受那份不堪的不应该是我。

我应该写下来,引起共呜,告诉更多女性,若觉得“怪怪的”、感到“不舒服”,那就不是自己想太多,从来。男性有意还是无意的碰触,是骚扰还是无心,我们从身为女孩的那天起,身体天生就知道,不用人教,也不屑那虚伪喊冤的解释;用“喜欢”包装的侵犯,即使最后无罪,然而大部分女性都不会相信。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