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系中,我们为什么希望对方能够“懂得自己”?心理学告诉我们:“每个人之所以希望被他人所懂,是源于‘自我印证’的需要。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是需要被‘他人对我们的看法’所印证的。”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最近,我们在后台收到这样一条留言:“KY,我和他交往三年多了。虽然,我总是努力让他了解更真实、更全面的我,我会不断地和他分享我的喜好以及我的情绪、想法、态度,但是,我有一种感觉,他并不懂我。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孤单也很悲伤。我该怎么办呢?”

我们今天的文章就要和大家聊聊:这种被人了解和懂得的需要究竟是什么?什么情况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在关系中是不被懂的?以及究竟该如何让爱人懂得我们?

并不是一个人了解我们,我们就会感到“被懂了”

当我们说“希望对方很懂我”的时候,首先指的是希望这个人“了解”我们。

这种了解,不仅仅意味着对方能掌握一些关于我们的信息,还意味着“对方眼中的我们”与“我们眼中的自己”在大体上是一致,比如,当对方认为你是一个责任心强的人,而你也是这么认为自己的。

了解是全面的,这其中既包括了解“我们是怎样一个人”,也包括对我们的喜好、想法、需求的了解。同时,全面也意味着,无关对错或好坏。试想,如果一个人只看到了你的优点,你显然会觉得对方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你。

但,“懂得”也不仅仅是一种知识/信息性的了解(understanding isn't knowledge alone)(Hudson,2014),它还包含了一种接纳与肯定。当我们说“你懂我”的时候,除了信息,我们还感受并表达了一种情感上的联结和信任(Collins & Freeney, 2004; Hudson, 2014)。

此外,“懂得”也是行为性的,我们是在他人满足我们需求的行动中,感受到“被懂得”。“懂得”包含了一种行为与语言上的支持。当我们接收到这样的行为,尤其是当我们还没有用语言提出自己的需求,就接收到了这些行为,我们就会有强烈的“被懂得”感。

人们为什么需要被懂得?

每个人之所以希望被他人所懂,是源于“自我印证”(self-verification)的需要。

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是需要被“他人对我们的看法”所印证的。在此之后,这些被印证的部分,才会最终成为我们自我概念的一个部分(self-concept)(Swann, Chang-Schneider & McClarty, 2007)。比如,我们认为自己是一个责任心强的人,但周围人却都不这么认为,我们就会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责任心强的?

尤其是最亲密的、我们自己最在意的人,我们通过被他们看见,感到自身的存在,也通过他们的懂得,提高我们接纳、喜爱自己的程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一双足够温柔的眼睛,做自己最亲密的人。(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艾伦狄珍妮和波蒂亚德罗西:被爱很棒,被理解很难能可贵


图片|来源

哪些因素会影响人们在关系中所感受到的“被懂得”?

双方能否相互了解,或是表达接纳与肯定时的方式,又或者在满足对方需求时的态度与手段等等,都会影响到人们在关系中所感受到的“被懂得”。

1. 双方的差异

当亲密关系中的双方在价值观、生活方式等方面截然不同时,彼此就会很难相互了解。比如,一方乐于社交,而另一方更享受两人独处的时间,那么前者所看到的后者可能就会是“孤独的、退缩的”,而后者对自己的看法可能是“内向的,自足的”。前者无法看到后者真正的想法、感受与需求,而后者也同样很难真正了解前者。

2. 批评式与指导式的沟通方式

有些人在了解他人的喜好、想法与个性之后,会习惯性地采取批评/指导的沟通方式,不仅如此,他们的批评/指导,还可能会随着对他人了解的深入而愈演愈烈。这些人通常会有一种“救世主情节”(Messiah Complex),觉得对方如果少了自己的批评/指导,就很可能会一事无成。

比如,伴侣的其中一方得到了一个机会想要跳槽,当他在与另一半分享自己的想法时:

批评式沟通的人会说,“你总是这样做事情三分钟热度,你能确定到了新的公司、新的岗位自己就能做好吗?说不定过阵子又要跳槽了,你总这样三心二意,对自己和对我们的关系都是不负责任的”。

指导式沟通的人会说,“你就不懂了,市面上像你现在这样稳定的工作太难找了。相信我,你现在要是跳槽了,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你就应该勤勤恳恳地在一份工作中深耕五年、十年,”

采取批评式或指导式的方式沟通的伴侣,即便其实非常了解自己的所有想法和特点,我们还是无法在与他们的相处中感到“被懂得”。

3. 可及性与回应性的不足

在关系中的可及性(accessibility),指的是“我知道,需要的时候我便能找到你,而且我也知道,那时你(的支持)也是可以被我获得的”(Collins & Feeney , 2004; Novak, Sandberg,Davis, 2016)。

可及性的不足,就会让我们无法相信,当有需要的时候,对方有可能会帮助我们。可以说,对方在关系中是否可及,直接影响着我们所感受到“被懂得与否”。

而回应性(responsiveness)则指的是,对方是否对我们的需求保持敏感,是否能够及时地在言语或行为上回应我们,以及这种回应是否是支持性的。当回应性不足时,也就意味着对方未必了解我们、未必接纳我们,也未必会支持或者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也显然不会觉得自己被这样一个无回应的人所懂得。

不仅如此,回应性还影响着关系中的可及性。当我们觉得对方对自己始终有着支持性的回应时,我们也会更愿意去接近对方,而当对方的回应性不足时,我们便会觉得对方是不能被自己所触及的,也会更不愿意去接近对方。

值得注意的是,回应性,还被认为是亲密关系维系和发展的关键(Novak,et al., 2016)。

当一段关系的可及性与回应性都不足时,人们就会觉得自己虽然处于亲密关系之中,但却如同身在孤岛,是一种遥远的、不被懂得的隔绝与空虚的感受。

4. 人的确是无法被完全懂得的

让我们也不要忘记这样一个事实,任何人都无法被这世界上的另一个人完全懂得。一方面,人总是在变化的,人们的想法、喜好,包括人格特质都会随着时间和经历而改变。(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你不该期待有人能完全理解你

而我们的变化与他人对我们的了解之间,又总是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个时间差——我们要给他人了解自己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差里,我们就很容易会觉得对方不懂自己,至少他还没有跟上我们改变的步伐。你需要给你爱的人更多一点时间。


图片|来源

如何才能被懂得?

想要更多地感受到被懂得,你也许需要首先把这篇文章分享给你想到的那个人。以下是我们为你准备的,送给那个人的Tips:

Rothwell(2010)指出,一个人要真正理解和懂得他人,最重要的是学会“积极倾听”(active listening)这项技能,这不仅使得人们在沟通中更能了解对方,表达自己接纳与肯定的态度,同时也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会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提供及时的帮助(可及且回应)。

那么,什么是积极倾听的技能?(Rothwell, 2010; wikiHow,2017)

1. 专注

首先,在与对方交流时,你需要不被偏见或其他事情所干扰地,全神贯注地去听对方所说的话,所要表达的观点、想法或情绪。你要觉察自己试图反驳、批判(防御性倾听)的冲动,并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对方的话语中去。在这种专注中,你才能尽可能地了解对方真正的想法,而不是被自身的评判所牵绊(non-judgmen他l)。

另一方面,你还需要通过语言(比如,“你刚才说⋯⋯,所以你是不是⋯⋯的意思?”)或非语言(比如眼神交流、点头)的方式,让对方感觉到你在专注地与她交流,你在努力地理解他。

2.共情(empathy)

共情,指的是人们可以通过想像自己身处对方所处的情境时的感受,来理解对方当时的感受,且同时对自身感受保持着高度觉察的一种能力,是一种能够感同身受,但又不失边界的一种状态。

在倾听和了解对方的过程中,你同样可以通过非语言(比如,姿态的放松、身体的靠近)和语言(比如,“你刚才所说的,听上去似乎这件事让你既愤怒又难过?”)来让对方感觉到,你能够体会到他的感受,并且你肯定了(validate,并不等于赞同) 他所有的这些感受的存在。

这种肯定就是我们会感受到的“他听到我了,虽然他不一定赞同我,但他真的听到了我在说什么”。这就会让对方觉得自己(的情绪、想法)被你所了解、接纳和肯定了。

3. 确认

积极的倾听,不仅包含了听,还包含了对所接收信息的确认。很多时候,人们会在了解并接纳了对方的想法或感受之后,急于提供建议或帮助,但这往往并不能让对方感到被懂得,因为缺少了对信息的确认,对方可能觉得你还没有听明白我的需求,以及你只是想快速打发我。

因此,在真正做出言语或行动上的支持之前,你应该先与对方确认需求。不过,在与对方确认需求时,比起冒昧地问“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你可以试着说,“听上去,你遇到了⋯⋯,通常大家在遇到⋯⋯的时候,会需要⋯⋯,你觉得呢?”

总之,积极倾听不仅能提升人们在关系中的回应性,避免了批评或指导式的沟通方式,同时也让对方在这种被积极倾听中,感受到被肯定与接纳。


图片|来源

除此之外,让对方感到被懂得,你还需要提高自己的可及性。告诉对方,当他需要支持时,你希望成为他第一个寻求支持的对象,或者至少你会成为始终愿意随时提供支持的那个人——当然你的行为也要能够证明这一点。

另一方面,你们双方可以通过增加高品质相处时间(quality time)来提高可及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要一天 24 小时都待在一起。而是,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要主动与对方进行一些积极、双向的互动,让对方感受到你与他相处的时候,是全神贯注的,是对方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并且能够及时找到的。

另外,客观上来说,对方是否能更懂自己,我们自身也对此负有责任。首先,我们需要允许并帮助对方了解我们自己。如前文所述,我们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因此,我们需要学会更清晰、直接地表达自己,包括我们的喜好、看法、需求,尤其是在关系的初始阶段,以此来帮助对方更好地了解我们。

正如社会心理学家 Heidi Grant Halvorson 所说,想让对方更懂你,与其期待对方能与你心有灵犀,不如采用一种更有效的方式,那就是,做一个好的信号发出者,准确而直白地表达你自己。

Dhara Jani 曾在一篇博文中写道,“为他人所懂,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从渺小到伟大,从低落到振奋,从被束缚到被延展,从陷入绝望到充满希望”。被他人所懂,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愿你被他所懂,也希望你全力以赴地去懂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