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什么样的体型,都可能因为同侪开的性玩笑而受到伤害。当我们被开起性玩笑时,可以怎么回应?用四个问题带你一起回应不适当的性玩笑!

文|黄俐雅(人本教基金会南部办公室工作委员)

Q:面对同学开性的玩笑时怎么办?比如胸部大被笑乳牛,或说可以去拍A片。

A:当面跟他说:“我有名字,也许你没恶意,但我不喜欢,因为让人难堪(不舒服)。”也可多说一些:“我也不希望有人以你的外型或器官开你玩笑,如果有人这样对你,我会帮你提醒对方。”或者,可以写纸条给他、请老师或请学校安排演讲,顺势帮更多同学瞭解正确的观念。

顺便提醒他这是性骚扰,说人可以拍 A 片已可构成公然侮辱了,以免他将来触法被告了才学到。我们无法掌握别人的反应,但可决定不承接他的负面影响。(推荐阅读:“128 公斤,你这女的怎么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让胖成为弱势的,不只有男人

Q:被反锁在厕所要怎么做?

A:自救的要件是不继续慌,意思是难免会慌,带着慌也要花力气帮自己。可发出声音引起注意,若没人来帮忙,尝试开锁、向窗户外喊叫、评估自己能否从门下方的通风处钻出来(有些通风口盖可以卸下)、养精蓄锐等下堂下课时有人来。大不了,家里人迟早会发现。

平常跟同学一起去上厕所,自己去时告诉同学一声。上课时注意是否有人还没回来?若有就反应给老师。而老师上课发现有学生缺席是必要的敏感度。当然啦!学校厕所依性别平等教育法应该有求助铃。

把人关在厕所是限制人身自由,这是刑法的强制罪,老师应知道并带头落实给学生看。

Q:男生跑进厕所躲起来,在我们进去时吓我们一跳后再跑走,他怎么了?

A:他可能想跟大家玩,也想被看到。这是捉弄也是欺负,不算是游戏。若有人以为这是游戏,错大了。

游戏可以自己玩,或跟别人玩,捉弄是自己玩得高兴,且规则掌控在自己手上,对方只是被安在一个位置的“物”。游戏是双方对等互动的,捉弄是不对等且是为了回应自己内在某种激情:预期别人的反应(无助、生气)、掌控权、自己是有用的。


图片|来源

Q:我曾被同学蓄意用书包甩到手,很担心再遇到他,万一旁边没人时怎么办?

A:来做思考实验:想像在没其他人的厕所遇到他,他做势要打过来,如果突然温和的问他各种“请问”,比如“请问你是想跟我做朋友吗?”“请问你希望我调整什么?”我猜,虽然闪不掉的拳头挥过来了,但真诚大声的“请问”两字迎上去,应该会让对方错愕而消减了力道,或一对眼就直接微笑跟他打招呼说“嗨”,看会怎样?反正逃不掉的话,这样做能出其不意。

万一他还是要伤害我们,试着说:“我不会让你伤害我,我会请大人出面。”(没特别说请老师出面,是因为很多老师越处理越糟糕,此时说出来未必有用)

再想想:在密闭的学校被认识的人打,比在外面被不认识的攻击还好,因为可以找到对方。先想过后,我们的焦虑会少一些,真的遇到时,因已沙盘推演,也许能操作呢。(推荐阅读:马来西亚变性者告白:“他们逼我在牢房脱光让人嘲笑”

接着是另创新局,让双方关系归零重来。你给自己十次机会,观察他需要什么协助,主动去帮他,比如他手上拿很多东西时问他:“需要我帮忙吗?”或简单的主动微笑招呼十次。这计画的要点是不要在乎对方不友善的反应,而是给自己做足十次的机会。

我为什么这样回答?

曾有人说不要教身体隐私处(泳装包覆处),认为这样会让孩子踩在受害者的位置,若没保护好还会自责;但我们大人通常有被侵犯自觉,而孩子往往没有,且他们总有离开父母视线时,我们顾不到。

我们还是该教隐私处等概念,要点在建立“以孩子自己为主体性”的身体自主权:碰触隐私处当然就是存心不良,可以直接告诉对方“不可以”。而整个身体当然都是自主权范围,但大人摸小孩头、捏脸拥抱等等,通常是善意的,小孩直接说不可以,可能会被恼羞成怒的大人责骂。

我们可以进一步告诉孩子:有些大人从旧时代走来,对小孩身体权的观念还没被启蒙,你是新时代、未来的公民,可以影响他们,当他们碰触你身体时,你可以说“你也许是善意的,但我不喜欢,我们可以用其他替代方式如握手、击掌等”──这样,孩子不觉得自己小,可以独立运用这些方法,又能重建关系,也避免理直气壮说不可以时惹恼对方。

这一次的提问与回覆,也尽可能地使用上述“以孩子为主体性”的原则,以他能独立运用的方式,告诉他怎么应对可能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