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写 BL 小说究竟犯了什么样的滔天大罪,要让一名中国作家遭到重判十年?作家对此判决坦言:“我希望得到真正公平公正的判决,而不是以一种教条式判我们这么重,然后对我们说,这个法律没有司法解释。”

中国网路小说女作家,因撰写并销售描写男男唯美情爱“BL 小说”(Boys' Love/耽美),上月中被中国当局以制作和贩卖淫秽物品等罪,重判十年半,另外数名编写贩卖小说的女子亦被判囚 10 月到数年不等,引起外界哗然,不少网民认为法院判刑过重,数名当事人提出上诉,案件周一(17 日)开庭。

该名小说家在庭上质问,撰写小说是否就是“作奸犯科”,又称希望得到真正公平公正的判决。

中国网媒《头条新闻》报道,案件,周一二审开庭。笔名为“狗娃子天一”的刘姓涉案作家在庭上哭诉,一审判决所依据的是 20 年前的司法解释,并不应适用于今天,又称当局曾多次诱导她,若认罪后可获轻判,但最后却遭重判。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们这些人真正属于作奸犯科?我本人犯罪了,法律判我,我心甘情愿,可是我希望得到真正公平公正的判决,而不是以一种教条式判我们这么重,然后对我们说,这个法律没有司法解释。”她在庭上自我陈述时说。

“二十年前的法律,真的适用二十年后吗?”她在庭上反问。“用二十前的法律去审判我们,真的很不公平。”

二审法官认为,案件证据有待进一步核实,并未当庭宣判。(推荐阅读:国际反恐同日之后:为什么要参考德国过时的法律,而不是教育?


设计书籍封面林姓女设计师的自白(微博图片)。图片|立场新闻

因参与编辑纪念刘晓波的诗集和文稿,去年遭中国当局刑事拘留一个月的广州诗人吴明良(浪子)昨(18 日)在 Facebook 发表微博截图,他指是“天一案”中,设计书籍封面林姓女设计师的自白。

她称是以兼职身份,数年间为“天一”设计多本书籍的封面,共收取了 3100 元(人民币),却因而被指犯下“制作淫秽物品罪”,被判囚四年及罚款。

她称“因为受到动漫圈创作交流氛围的影响,而没有足够警觉”,她未曾阅读该小说,亦未想过会要为内容负责,她的人生和家庭也被“彻底改变”,失去优厚的工作,连累年过六旬的父母“跨越半个中国”奔走,为了未能为父母尽孝而感到难过。

“我愿意为我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