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性产业里,看重外表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其他产业。《性感枪手》作者采访后记,揭露性工作者不平等的工作环境。

在按摩护肤店,客人上门几乎是同一套路,要找便宜漂亮尺度大的妹子。当然也有稀客对干部反指名:“叫你们公司年纪最大、最胖、素质最差的来。”稀客的逻辑是,这样外貌不讨喜的小姐能在业界存活至今,一定有独门绝技,灯一关眼一闭,人一样能舒服到九霄云外

然而,稀客为什么是稀客,就是九成九客人参不透这逻辑,不美不帅身材不怎样的性工作者乏人问津,为了不要每个工作天都业绩挂蛋喝西北风,他们必须要“配”各种大尺度服务,并免费让客人得到升级的杀必死。

所谓的“配”,是指小姐有哪些服务项目,这时候就考验大家的黑话翻译能力,例如“送礼物”,礼物意味着客人付半套的价格,可以得到全套的服务,为了拉生意,客人只要预约小姐,可以“送吹”口交、“送口爆”无套口交、“送体育”送性交易,皮肉钱好赚吗?那真的是因人而异。

受访的养生馆干部说:“这种送 S 的妹,按摩轻功服务外型就都别指望了。”年轻貌美的小姐,对送 S 的“龙妹”更是嗤之以鼻:“都是她们,害我们老是被奥懒觉凹、赚的钱变少,尺度不得不放大!”“她们摧毁了这个产业。”(推荐阅读:“128 公斤,你这女的怎么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让胖成为弱势的,不只有男人

老丑胖这三个形容词,在一般社会可谓是禁句,但在八大行业随时可以听到,不只雄性动物爱用,雌性生物也拿来贬低同行。小姐超过 25 岁已经会被嫌老了,到处都有更青春的肉体,尺度放更开的新血来抢生意,部分客人仗着荷包里有钱,便自居皇帝对小姐百般挑剔──

“这种货色要我碰她,是她要给我钱吧?”

“被这种母猪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来玩,还是被玩了。”

“想被压就去住凶宅,还花钱来你们这边喔?”


图片|来源

有的客人不举,但千错万错都是小姐不够美,让他无法重振雄风。不乏一状告到养生馆行政或干部那边的:“我是花钱来放松,又不是来当龙骑士,退钱!”受访的按摩小姐、养生馆干部生动的转述,让我目瞪口呆,这些客人的即兴发挥让我跪了,请收下我的膝盖,还有“下流梗造句大王”黄金钻石勋章。

由于这些干话太冲击,我便把它们原汁原味的收录到《性感枪手》小说中,青春美貌的小姐或许还可以选择卖或不卖,其貌不扬的要卖会被嫌弃、被辱骂、被杀价到免费。

回头说按摩业行情的崩盘,该归咎到所谓的恐龙妹身上吗?佛争一柱香,人也就争那一口饭,当这口大锅里米加得寒酸,就变成人人都狐疑别人比自己多吃一小口。(推荐阅读:没有法律保障,工伤谁能赔?性工作者的心声

“我拿青春换明天,白嫖赖帐(小费不给)算强奸。”田调期间受访的警察、小姐都曾说过这句顺口溜。生存这么困难,遇到不提钱甚至压根不想付钱的客人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