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社会冠上“厌男法官”标签后,法官该如何不失公允地审判案件?无法获得信任的判断者,能获得社会体谅吗?

新人法官朴满满迎接的新年,很是残酷。

蜷缩身躯冒着刺骨寒风上班,快步走进办公室后,林正直法官坐在沙发上,神色凝重地看着早报。报纸标题,抢先映入眼帘——“因准强奸罪遭收押的世真大教授,于看守所试图自杀”。

林法官让了个位置给惊讶的她,而朴法官的表情则恍如着魔似,不停往下读着新闻报导。带着喝到烂醉的研究所学生去旅馆,而被以准强奸罪起诉的被告人教授,尝试在狱中自杀⋯⋯这是朴法官主审的案件。

教授于收押至看守所后,出现严重的忧郁倾向,拒绝进食加上无法入眠,最后因不支倒地被送进戒护病房。虽然看守所方已在病房为他注射点滴用以稳定情绪,教授却利用撕开的运动背心制成绳子,将绳子绑在病房内的电扇后试图上吊。

即使经巡查的相关人员发现,已立即采取急救措施后,送往附近的医院治疗,至今却仍未脱离险境。竟在距离二审首次开庭仅剩不到两周时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推荐阅读:“我告发他,却被怪罪毁他一生”权势性侵下的天秤两端

朴法官的脑海浮现韩世尚部长一说出“宣判被告处有期徒刑四年,立刻收押”时,教授一脸苍白如纸,像根木头应声倒地的模样,更唤醒了自己见到被害人旁观这一切却面无表情的当下,心脏被某种无以名状的不安感掐紧的感觉。朴法官抓着报纸的手,开始瑟瑟颤抖。

“别太伤神了,妳不是已经尽力依照证据与法律做出判断了吗?况且试图自杀不代表能证明被告的冤屈。身为明星私立学校财团理事长的儿子兼教授,一个一辈子无忧无虑的人因准强奸案被判处有期徒刑并收押入狱,是这件事本身让他陷入‘人生完蛋了’的绝望吧?没人需要连这些部分都得负责。”

即便林法官努力想要安慰朴法官,事情的发展却不如预期。幸好教授总算度过难关,开始慢慢康复。只是,这次轮到负责教授二审的律师开始煽风点火。眼看快接近审判的日子了,律师竟破例地主动召开记者会。

“各位国民!这个案件是由态度偏颇的法官带着先入为主的偏见,恐吓证人要处以伪证罪,诱导证人走向预设的结论,将原本受人尊敬的教育家推向死亡深渊。希望二审一定要伸张正义啊!”

世真大学财团新委任的二审律师,像是置身选举造势场合般挥舞着双手,嘶声呐喊。这位律师是前国会议员,也是利用通讯软体传送胸毛照的职场性骚扰案的诉讼代理人。当初明明已经被案件委托人的夫人控告强制猥亵的⋯⋯看来是手腕很好的他又解除危机了。


图片|来源

律师主张的根据显然不足。朴法官警告证人会触犯伪证罪,与深究证人的奇怪举动、疑点等,都是正当的审判过程。然而,律师却不断对一切贴上“破例”的标签,企图激发疑惑。

一下说新人陪席法官不顾审判长,破例地迳自讯问证人(根据诉讼法,朴法官曾事先知会审判长才进行讯问),一下说目击当事人进旅馆的证人,曾是带头参与主张财团腐败集会的激进运动分子⋯⋯采纳偏颇证人的说词作为决定性的证据,是相当破例的事(由于这段证词当时受到一审律师有效弹劾,审判部并未纳入审判的主要根据)。

假如认定有罪,却完全没有斟酌在这件无暴力行为的准强奸案中,被告已经为被害人准备高达三千万韩元的保证金,破例地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的重刑(于被告毫无反省之意的情况,保证金基本上视为不具任何意义)。

起初看来应是想藉试图自杀一事趁机打同情牌并提出质疑,情况却有所改变。律师不以韩部长,而是以朴法官作为目标,自然有其理由—朴法官向来就是位“破例”的法官。

选用“汉摩拉比小姐”作为新闻标题的是 B 报社。B 报社整理破例且详细的律师记者会内容后,以“独家”为题,刊登关于朴法官的报导。“早就是社交网站的巨星”“直接与性骚扰犯在地铁上演全武行”“穿着超短迷你裙上班,引起法院震怒”“阻挡交流道出口,与其他车辆争执”等内容后,接续一篇“当时不知道为何被当作性骚扰犯的教授吐露冤屈”的简短访问,加上几篇“特立独行的法官对司法信赖造成的负面影响”“忧虑蔓延整个社会的厌恶男性风气”等训诫式的新闻稿。

自隔天起,B 报社的经济版开始出现“飞跃世界的世真大学”的全版广告,与 B 报社社长的孙子以体保生身分进入世真大学,虽都是些破例的事,却丝毫不引人注目。

有办法引起人们注目的东西,终究还是照片。B 报社将身着紧身迷你裙与细跟高跟鞋装扮的朴法官背影照刊在电子报后,随即横扫所有搜寻引擎,开始以惊人的点阅人数刷新纪录。忙碌的人们,可没有时间透过智慧型手机一一细读芝麻大的文字。

先被照片与“法官”这份职衔的不协调吸引目光之后,再以拇指咻地往下滑动画面,最终能留在记忆的仅剩几句犀利的关键词。“被告试图自杀”“厌恶男性”“行动派女法官”“肢体冲突”等诸如此类的关键词,开始在人们的脑海自动编织成看似有关联性的故事。

因为人类的大脑,本来就是朝着这种运作方式进化而成。原本律师在记者会提出根据显然不足的质疑,现在却开始变得充足得不得了。

先前与膝击地铁性骚扰犯影片一起出现的“#正义女神”“#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汉摩拉比小姐”等标注,笑嘻嘻地将其塑造成超级英雄的人,这次则换成在 B 报社的报导连结下,拚命地标注“#厌男法官”“#显眼法官”。

新闻报导的留言栏,顿时成为声讨司法部的场所。一方面是发泄素来累积的不满与憎恶,一方面是认真批判单凭一场考试就将沉重责任托付太过年轻、经验不足者的体系。此外,当然也少不了对照片品头论足的窃笑声。


图片|来源

随着某位本想替朴法官辩护的名知识分子夸张地描述“朴法官就是勇敢对抗既得利益者城堡的圣女贞德”后,火种随即落向莫名其妙的地方。网路开始出现“朴满满 故乡”“朴满满 政治倾向”“朴满满 社会运动倾向”等搜寻关联词。想必那位知识分子,忘记了圣女贞德在遭受火刑时,同样也听见不亚于凯旋时的欢呼声。

朴法官的上班路,越来越不便。除了人们对她投以充满好奇的眼光,还有写着朴法官名字的一人示威看板再度出现在法院正门⋯⋯是之前不肯把租房保证金归还独居女大学生而遭起诉的老人。

当时声称朴法官于调解过程偏袒女生、诬陷自己,并为此示威了几天的老人,随着朴法官因为这次事件变得出名后,又开始到法院正门上班了。当然,老人也因此得到各种报导与采访的机会。

直到这里,是教授试图自杀到二审首次开庭的两周间发生的事。尽管如此,韩部长完全无异于平常,依然木讷地谈论即将审理的案件,而朴法官与林法官同样默默埋首工作。反正真相终究会在法庭水落石出,既是离开一审审判部手上转往二审的案件,辨明真伪就是二审的工作了。

舆论聚焦于二审的首次开庭。体重明显减轻,脖子伤痕仍相当明显的教授,身穿囚服坐着轮椅进入法庭。尽管他几乎没什么发言,律师却如鱼得水似的窜游于法庭各处。(推荐阅读:《汉摩拉比小姐》:承认我们都并不完美,才能踏实靠近理想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审判长结束第一次审判时说的话。

“本审判部将秉持不具任何先入为主、不具任何偏颇的大公无私审判。”

虽是太过理所当然正确的话,偏偏要补充这句话,偏偏要使用“本审判部”作为主词的讲法,让满满的采访媒体产生“一审并没有做到这件事”的印象,进而将这点反映于报导上。刊登于新闻报导的审判长姓名:成公忠。

现在连法院内部也开始出现斜睨朴法官的视线与窃窃私语。明明说自己很忙的隔壁办公室郑龄通法官,依然一有空就跑来闲聊,如常说些冷笑话。林法官露出苦笑,“虽然这家伙很会读书,却没什么安慰别人的天分⋯⋯和我一样。”

可是,却发生了件连郑法官也不再能一脸泰然地跑来串门子的事。于二审第二次审判期日出席的被害女学生,推翻了先前的陈述。


图片|来源

衬着坐着轮椅的憔悴教授为背景,女学生面对律师接连发动盘问嫌疑犯般的攻势,终于忍不住哭着承认“案发当时确实喝得很醉,但不到失去意识的程度”“在日本餐厅因为喝了很多炸弹酒,忍不住在厕所吐过后,的确暂时倒地了一阵子,但之后就稍微恢复意识”“虽然曾察觉教授把自己当作异性,又在醉后频频将自己带往旅馆方向时,感到担心与抗拒,可是想到只要藉着酒醉,眼睛一闭答应教授的要求,留学问题、奖学金问题等平常着急的烦恼就能迎刃而解,就在犹豫间被不知不觉带进旅馆了。后来,开始有些自暴自弃。因为作梦也没想到女同学会目睹两人走进旅馆的画面,消息甚至还在校内传开。”

眼看女学生泪流满面,律师更是紧咬不放,以接二连三的肯定句推翻她在一审的一切陈述。“因为消息在校内传开后,连男友有所耳闻,为了逃避麻烦,才辩称是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什么也记不得”“眼看事情像滚雪球一样越闹越大,才发现骑虎难下”“看完教授在狱中试图自杀且病情危急的新闻后,开始睡不好觉”“无论是诬告罪或伪证罪,都愿意接受”

隔天,法院收到朴法官近期正在研究的杀人案被告人,提出国民参与审判的申请书—妻子杀死丈夫的案件。法扶律师主张妻子是在抵抗丈夫暴行的过程,做出正当防卫行为。当初明明提出过不希望申请国民参与审判,而是交由审判部审理的意愿书,眼看距离第一次审判期日只剩一周,却突然提出申请国民参与审判。朴法官的心情,相当恶劣。身陷“厌男法官”疑团的朴法官,假如在这种时候反而变得绑手绑脚,说不定会做出对被告不利的判决。

无法获得信任的判断者,再无立足之地。

叩、叩、叩,敲完韩部长的门后,走进部长法官办公室的朴法官,手中握着某样东西—一个白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