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的劳动权益谁在乎?《性感枪手》作者采访后记,揭露性工作者不平等的工作环境。

“我们是见不得光的职业。就算被打被揍还是被强奸,不能在客人离开前讨回来,就只能吞下去了。”走妖艳性感路线的按摩小姐说:“别说提告,要理论也不知道找谁──谁叫我们是小姐嘛,两腿开开赚钱的,活该啊!”

不是说八大行业都有雇用围事的?怎么会让小姐被暴力相向或被白嫖呢?我进行了田野调查才知道,能在道上站住脚的养生馆,才比较能维持得住制度,但不是每一位性工作者都在这样的保护伞下,规模小的如广东话“一楼一凤”、台湾所谓“个人工作室”和“站壁”的流莺,营业时经常要自求多福。

按摩小姐说起自己曾在个工执业,同事中有个瘦弱的妹子,在她做完几个客人后,发现那个妹子消失了,行政脸色难看,追问之下才知道妹子遇到醉客,对方缠着她要做 S,妹子以身体不适婉拒醉客,醉客整个大暴怒,抓起小包厢里的装饰灯往妹子身上砸。

狭小的包厢内,光溜溜的妹子没地方躲也没东西可以抵挡,反射性地抬起手臂去挡,导致上臂的骨头裂开,大概需要两三个月才能痊愈。对全职的按摩小姐来说,等于即日起失业。

台湾没有设置任何一个性专区,意味着性交易依旧不合法,性工作者没有劳保,像妹子这样倒楣的意外工伤,要去哪申请失业救济金?那个客人有赔她医药费吗?转述的小姐哼了一声:“怎么可能嘛!”客人结完台钱便一溜烟闪人,妹子挂急诊的钱也是行政代垫的。


图片|来源

醉客打伤妹子就算真的没钱赔,难道不用让他也吃点苦头?小姐转述了当时行政的话:“你以为我不想帮她伸张正义吗?可是我们只是家庭式,万一惹恼了客人,去举报我们,大家都不用上班了!其他小姐赚不到钱,你找谁理论去?你能负责啊?”

这层顾虑让小姐愣住了,但行政接下来的话更让人傻眼猫咪无言薯条。(推荐阅读:一个小时能赚 3000 元?全职按摩配 S 的小姐没跟我说的事

“我看那个小姐,自己也是有问题啦!店家会尽量保护小姐,但难道我们能在你们做事的时候,跟进包厢里面,对客人指手画脚说:这不能摸、那不能碰?你们本来就要自、己、保、护、自、己!怎么就这么让客人打伤了呢?”

孤男寡女光溜溜的,多数的客人又在力量上占优势,“我们本来就该戒备,120%的戒备,先当他们是坏人。”转述的小姐耸耸肩说:“毕竟客人是花钱来买乐子,不是来做善事的。”

性工作者没有劳保、没有工作守则、没有谁“理应”保护他们──我和转述的小姐相对唏嘘着,社会大众是否也把这一切当成警世样板戏,丢下一句“不去做小姐,不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