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Black Mirror)》系列一直不會令人失望,觀眾們引頸翹望的第五季,近日盛傳將在 2019 年推出,但《黑鏡:潘達斯奈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卻已率先上架,更是全新的「互動式電影」,主角命運可由觀眾左右!

沒有一集《黑鏡》比這集更《黑鏡》。

全新互動式電影:12 個結局,全由觀眾選擇

所謂「互動式電影」,即如遊戲一般,觀眾看到半路,會有二選一的題目,控制主角的決定。有關這樣的設計,其實在小說中並不新鮮,要是各位在小時候曾讀過《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的「遊戲書」,對這玩法一定不會陌生。

但在電影能做到這效果確是新鮮,充份運用了網絡平台的優點,而且選擇過後,連接自然,絕不突兀。(推薦閱讀:科技讓我們更孤獨?研究顯示⋯⋯

有別於一般電影,《Bandersnatch》的片長「因人而異」,你可以在 50 分鐘內看完,或是花上兩小時,全看你作了怎樣的決定。它的劇本並非如一般電影般「白紙黑字」,作者 Charlie Brooker 為了製作電影,自學了電玩軟體語言 Twine,編寫程式,為《Bandersnatch》故事的「分流」和複雜的發展拿靈感。

這部非一般《黑鏡》,花了兩倍的成本,也花了兩倍的製作時間。但 Brooker 卻打趣道:「通常《黑鏡》只有一個結局,而不是 12 個。」

(以下內容含劇透)

誠實看後感:新鮮好玩,但也想「爆粗」。

筆者跟大部份觀眾一樣,電影一推出,便急不及待「試玩」。電影先由無關痛癢的選擇開始,由吃甚麼早餐、聽甚麼歌,到後來便是真正左右主角命運的決定。19 歲的 Stefan 在單親家庭長大,是編寫遊戲程式的天材,一天到遊戲公司應徵,自薦自己設計的遊戲,惡夢卻因此開始。

雖然,劇本的設計本十分「古惑」,因為主角 Stefan 一直在吃「藥」,亦需要看精神科醫生,令一切結局都變得理所當然。

決定能左右角色,當然好玩。但更有趣的時,主角 Stefan 到後來並不會乖乖就範。到了電影中段,他開始意識到不能自已,而這也是觀眾跟角色「互動」、甚至談天的時候。

當主角問及:「是誰在控制我?」的時候,相信很多人都會選擇「Netflix」這項,還試圖解釋甚麼是「Netflix」,而非跟着劇情發展,選一個「適當」的答案。(推薦閱讀:英國神劇《黑鏡》:當記憶可以錄製,什麼才是真實?

不同的答案會引致不同的結局,雖然結局有 12 個之多,筆者乖乖看完,雖然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但其中也有想「爆粗」的時候,因為想看另一個結局,故事便以「回帶」的形式再來一遍,而不到作者原先的「最終結局」,電影是不會自己停播的。但當你想「爆粗」時,便正中 Charlie Brooker 下懷了。


《黑鏡:潘達斯奈基》劇照

我們真的有選擇嗎?沒有一集《黑鏡》比這集更《黑鏡》。

筆者小時候時時忽發奇想,要是我們的人生不過如電腦遊戲《模擬市民》一般,我們以為自己能決定所有事,有自由的想法,但真實卻是沒有呢?而《Bandersnatch》就似是這想法的延伸。

看畢或「玩」畢《Bandersnatch》的人都會有一種感覺,其實做甚麼決定引領的結局都差不多,即使是重大的決定,都不能真的影響 Stefan 的命運,結局往往不如你所想。

其中有一幕是這樣的,Stefen 的電腦上出現:「我在 Netflix 上看你,我為你作決定。」當我們看《Bandersnatch》時,我們似是在看一個警世故事,但說不定我們也在另一個故事中?可以說,沒有一集《黑鏡》比這概念更《黑鏡》。


《黑鏡:潘達斯奈基》劇照

因為先前的是領悟,這集卻是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