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第 76 届金球奖将在 1 月 6 日(美国时间)举行颁奖,翻开最佳导演入围名单,这是金球奖连续四年未提名女性导演。回顾历年金球奖,也只有芭芭拉・史翠珊一位女导演曾经夺下最佳导演奖。女性的声音为何会被埋没呢?

第 76 届金球奖即将在 1 月 6 日(美国时间)进行颁奖典礼。第 75 届金球奖颁奖人娜塔莉・波曼曾在宣布最佳导演前说了一句:“接下来是‘全男性’入围者。(Here are the all-male nominees)”讽刺金球奖一直忽视女性导演的存在。在去年 12 月 6 日公布第 76 届入围名单后,我们知道今年颁奖人又可以用同样一句话做开场了,而这也是金球奖连续四年未提名女性导演。

此次入围最佳导演的分别是布莱德利・库柏《一个巨星的诞生》、艾方索・柯朗《罗马》、彼得・法拉利《幸福绿皮书》、史派克・李《黑色党徒》、亚当・麦凯《为副不仁》。

女性导演的缺席,并非因为没有优秀作品,外国媒体 Bustle 就盘点了 12 部 2018 年极受关注的女性导演电,像是玛丽莎・麦卡锡主演的《你能原谅我吗?》入围金球奖戏剧类最佳女主角,导演玛丽艾・海勒没有入围;妮可基嫚同样以《毁灭者》入围最佳女主角,导演凯琳・库萨玛却也没有入围,另外还有非裔女导演艾娃・杜韦奈的史诗幻片《时间的皱褶》、咪咪・莱德指导的传记电影《法律女王》⋯⋯等。(推荐阅读:黑是最勇敢颜色!划时代 2018 金球奖:有愤怒的人更有温柔


图片|电影《你能原谅我吗?》剧照


图片|电影《毁灭者》剧照

回顾历届金球奖的女性导演数,芭芭拉・史翠珊是唯一获得最佳导演的女性,其后,也仅有四位女导演被提名。女性在影视历史上一直没有足够的话语权。

被淹没的女性声音

入围名单里的性别比例不平等,正反应影视圈长期的歧视议题,根据纽约时报报导〈好莱坞女性说出来(The Women of Hollywood Speak out)〉中的女导演提到,女性导演难以说服电影工作室提供拍摄资金,即便拿到,预算也不多,更被电影公司、制作人认为女性无法肩负起庞大的票房压力。

尽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女性导演或者以女性观众为对象的电影能够获得极高票房,例如 2008 年的《妈妈咪呀》在全球票房夺得 6 亿美元、2013 年《冰雪奇缘》有 12 亿美元的票房,2017 年的《神力女超人》更成为全球票房第三高的女性电影,可是在颁发殊荣时,我们仍看不见女性导演的影子。


图片|电影《神力女超人》剧照

但就美国科技公司 Shift7 近期公布 2014 年至 2017 年的票房数据来看,350 部电影里,分别有 245 部由男性主导,105 部由女性主导,而女性主导的电影在每层预算中,票房都居于领先位置。


图片|来源

提出这些票房数字,不是为了否定其他人的成就,而是希望唤起影视产业对性别比例的重视,更甚,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何女性必须极力提出数字,才能证明女性导演在影视产业上有相同成就呢?性别平等是必要之事,平等的导演比例,甚至是其他幕后工作人员(例如编剧、制作人)的多样,才能带来多元立体的议题视角。

在去年 9 月,华纳兄弟将多元附加条款(Inclusion Rider)纳入公司政策,确保少数族群能在幕前幕后有保障名额,未来,我们希望所有影视产业也能追随,朝向更多元共融的路发展,而各大颁奖典礼上,也应该重视女性或少数族群的声音,让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议题被大众看见。(延伸阅读:好莱坞首例!华纳兄弟承诺“D&I 多元条款”保障演员种族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