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總認為作為一位媽媽,就該無微不至地照顧孩子。但我不是,我希望孩子學會跌倒,學會自己爬起來,我希望孩子知道,力量是自己給的。

文|小羊貝貝

「你是怎麼顧的啦?一個小孩也顧成這樣,常常在感冒。」

娘家的母親一進門,劈頭就是這句話。當時孩子不滿一歲,得了腸胃炎剛吐了一地的奶,又不給餵藥,小手瘋狂揮呀揮的,把藥水潑灑了一地,這幾天上吐下瀉,又連日陰雨,包屁衣來不及洗,也來不及乾;我不得已才求助母親緊急幫我買幾件衣服送來,好讓我幫孩子換上,趕去醫院掛第二次急診。

地板是一地的嘔吐物和藥水,我和孩子每日對峙的灌藥大戰,我又戰敗了,又急又氣,對著一個嬰兒大吼:「你不吃藥不會好!為什麼這麼壞!把藥水弄掉,你很壞,你到底想幹嘛!」。我失控了,當媽後失控很正常,但孩子生病,一切都更加混亂。

然後,母親進門了,一方面心疼孫子,最主要是不悅我給她添麻煩,要她勞煩父親載她出門去買小孩衣服(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感情不睦的怨偶歹戲)。她開始數落我照顧不周,竟然連一個小孩都顧不好…。這些話我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但當時我突然「哇~」立刻飆淚大哭,我對著母親大喊:「就妳最會帶小孩,就妳最會當媽媽了。我已經盡力了⋯⋯嗚⋯⋯嗚⋯⋯我已經盡力了⋯⋯。」

是啊,我真的已經盡力了,我滿腹委屈,更多的是怒氣,為什麼要指責我?我真的已經盡力了呀。又要帶小孩,又要做家務,又有產後憂鬱,又要和另一半吵架,好難呀!誰說會生就會帶?誰說為母則強?我一切都覺得非常吃力,充滿挫折感,小孩就是會生病。我真的已經非常小心在照顧了,加衣蓋被、吃益生菌,房子又整潔到不行。但他就是會生病呀。(推薦閱讀:當了媽媽,也能做自己:勇敢成為獨力媽媽

我氣瘋了,一邊幫孩子換衣服,一邊開始回擊:「妳那麼會顧,妳怎麼不幫我帶小孩?妳自己無法幫忙,就給我閉嘴。妳最會當媽媽,我們還不是都討厭妳,每個人看到妳就想逃,就妳就最厲害啦。」

我有多大的委屈,就有多大的怒氣,這三十年來的母女恩怨,平常沒人敢點火,今天我火力全開,言語鋒利,是妳先惹我的,我也不會客氣。

她沒有回嘴,因為父親不耐地在樓下等待,想必車子未熄火,她得趕緊下樓。我随後也背上孩子,像一個裝備充足的登山客,胸前一個孩子,背後是沉重的媽媽包,叫了計程車往醫院奔去。後來的一切都很模糊了,看病、痊癒、生病、看病、痊癒,接下來孩子愈長大,生病的次數也就少得多了。


圖片|來源

對於「媽媽」該有的形象,源自我的母親。而我為人母後,她最常指責我:「妳是怎麼作人老母的?」

在我國中畢業以前,在外面買早餐的次數不超過五次,她每天五點起床做早飯,從未晚起。晚餐是四菜一湯,小學時吃的魚,都是她已剔除魚刺的。連我大學時,她都會半夜到我房間開燈打蚊子,我被吵醒而生氣,她會說:「我怕蚊子叮妳啦,開一下燈會怎麼!」。即使我表明不想吃水果,她也會把水果去皮切好,擺到我面前,我若不吃,就大聲責罵「我都拿到你面前了,還不吃!你真是太好命了。」還有,我身上的衣服永遠潔白乾淨。她是一位接近「完美」的母親。這也是她看不慣我帶孩子方式的原因。

然而,事情總是一體兩面的。從小聽到大的「我不離婚都是為了你們呀!」,我大班時,兄姊考試成績不好,冬日裡洗澡時被她潑冷水,我只能害怕得在外面聽著他們的慘叫。還有我小學四年級時,她在我們面前上吊未果。這些,當然不是她指教我該如何為人母親的部分了。

我真的不是一個典型的好媽媽,我不會做飯、副食品也上網訂購、出門不帶兒童餐具、也不會另外準備寶寶粥,孩子爬高爬低時,我就看著他跌倒,讓他知痛下次小心。櫻桃教他自己吐籽、葡萄教他怎麼剝皮。不是我懶怠,而是那樣的無微不至,我並不苟同。這樣的教養風格,不要說是母親,就連同輩的媽媽朋友們,我也是不被多數認同的。(推薦閱讀:當母親嫌棄我的教養方法,我從憤怒、同理到情緒獨立

做為媽媽,我真的盡力了,我能理直氣壯的說:「這是我這輩子做得最認真的一件事。」我無時不在反省,無刻不在思考,下次如何再做得好一些些;少對孩子發怒、及時向孩子道歉。我真的無法做到像母親那樣,細緻照護、無微不至。我只想教會我的孩子,勇敢做自己,為自己負責,給自己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