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总认为作为一位妈妈,就该无微不至地照顾孩子。但我不是,我希望孩子学会跌倒,学会自己爬起来,我希望孩子知道,力量是自己给的。

文|小羊贝贝

“你是怎么顾的啦?一个小孩也顾成这样,常常在感冒。”

娘家的母亲一进门,劈头就是这句话。当时孩子不满一岁,得了肠胃炎刚吐了一地的奶,又不给喂药,小手疯狂挥呀挥的,把药水泼洒了一地,这几天上吐下泻,又连日阴雨,包屁衣来不及洗,也来不及干;我不得已才求助母亲紧急帮我买几件衣服送来,好让我帮孩子换上,赶去医院挂第二次急诊。

地板是一地的呕吐物和药水,我和孩子每日对峙的灌药大战,我又战败了,又急又气,对着一个婴儿大吼:“你不吃药不会好!为什么这么坏!把药水弄掉,你很坏,你到底想干嘛!”。我失控了,当妈后失控很正常,但孩子生病,一切都更加混乱。

然后,母亲进门了,一方面心疼孙子,最主要是不悦我给她添麻烦,要她劳烦父亲载她出门去买小孩衣服(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感情不睦的怨偶歹戏)。她开始数落我照顾不周,竟然连一个小孩都顾不好…。这些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当时我突然“哇~”立刻飙泪大哭,我对着母亲大喊:“就妳最会带小孩,就妳最会当妈妈了。我已经尽力了⋯⋯呜⋯⋯呜⋯⋯我已经尽力了⋯⋯。”

是啊,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我满腹委屈,更多的是怒气,为什么要指责我?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呀。又要带小孩,又要做家务,又有产后忧郁,又要和另一半吵架,好难呀!谁说会生就会带?谁说为母则强?我一切都觉得非常吃力,充满挫折感,小孩就是会生病。我真的已经非常小心在照顾了,加衣盖被、吃益生菌,房子又整洁到不行。但他就是会生病呀。(推荐阅读:当了妈妈,也能做自己:勇敢成为独力妈妈

我气疯了,一边帮孩子换衣服,一边开始回击:“妳那么会顾,妳怎么不帮我带小孩?妳自己无法帮忙,就给我闭嘴。妳最会当妈妈,我们还不是都讨厌妳,每个人看到妳就想逃,就妳就最厉害啦。”

我有多大的委屈,就有多大的怒气,这三十年来的母女恩怨,平常没人敢点火,今天我火力全开,言语锋利,是妳先惹我的,我也不会客气。

她没有回嘴,因为父亲不耐地在楼下等待,想必车子未熄火,她得赶紧下楼。我随后也背上孩子,像一个装备充足的登山客,胸前一个孩子,背后是沉重的妈妈包,叫了计程车往医院奔去。后来的一切都很模糊了,看病、痊愈、生病、看病、痊愈,接下来孩子愈长大,生病的次数也就少得多了。


图片|来源

对于“妈妈”该有的形象,源自我的母亲。而我为人母后,她最常指责我:“妳是怎么作人老母的?”

在我国中毕业以前,在外面买早餐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她每天五点起床做早饭,从未晚起。晚餐是四菜一汤,小学时吃的鱼,都是她已剔除鱼刺的。连我大学时,她都会半夜到我房间开灯打蚊子,我被吵醒而生气,她会说:“我怕蚊子叮妳啦,开一下灯会怎么!”。即使我表明不想吃水果,她也会把水果去皮切好,摆到我面前,我若不吃,就大声责骂“我都拿到你面前了,还不吃!你真是太好命了。”还有,我身上的衣服永远洁白干净。她是一位接近“完美”的母亲。这也是她看不惯我带孩子方式的原因。

然而,事情总是一体两面的。从小听到大的“我不离婚都是为了你们呀!”,我大班时,兄姊考试成绩不好,冬日里洗澡时被她泼冷水,我只能害怕得在外面听着他们的惨叫。还有我小学四年级时,她在我们面前上吊未果。这些,当然不是她指教我该如何为人母亲的部分了。

我真的不是一个典型的好妈妈,我不会做饭、副食品也上网订购、出门不带儿童餐具、也不会另外准备宝宝粥,孩子爬高爬低时,我就看着他跌倒,让他知痛下次小心。樱桃教他自己吐籽、葡萄教他怎么剥皮。不是我懒怠,而是那样的无微不至,我并不苟同。这样的教养风格,不要说是母亲,就连同辈的妈妈朋友们,我也是不被多数认同的。(推荐阅读:当母亲嫌弃我的教养方法,我从愤怒、同理到情绪独立

做为妈妈,我真的尽力了,我能理直气壮的说:“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认真的一件事。”我无时不在反省,无刻不在思考,下次如何再做得好一些些;少对孩子发怒、及时向孩子道歉。我真的无法做到像母亲那样,细致照护、无微不至。我只想教会我的孩子,勇敢做自己,为自己负责,给自己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