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为他流泪的日子,因为时间而渐渐复原,就跟两岁的孩子一样,前一秒哭,后一秒笑。原来,治愈失恋的能力,两岁开始就有了。

文|小羊贝贝

“没有爸爸妈妈的地方,很无聊。”载孩子去学校的路上,他在后座说着。

早晨,二岁半的童言童语,把我的思绪拉回二十八岁,我无意识的微握着方向盘,开往孩子的学校,一到校,那成堆的孩子在溜滑梯上爬上爬下,他便兴采烈得头也不回奔进校门后,我的思绪正式回到惨烈分手的那一年。

“我不想在这里生活了,我想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想去死。”我像鬼魂般悠悠说着,当时我瘦得像一只鬼,面容凹限、眼圈发黑。

“这个城市都是他的影子,我不敢去别的地方,我连回家都会怕,你看,以前他载我下班,陪我上楼,现在我要自己上楼,一个人走楼梯,我就会哭。”

“晚上也不敢睡,我睡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一个人睡觉了,我只能抱着他漏带走的一件外套,闻他的味道,才能睡去。”我对着姊妹淘凯哭诉着,这些日子以来,行尸走肉般分手的典型状态。

“你有这么爱他哦?”凯不解的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没想过,有一天会和他分手。”

“可是你们也才交往不到一年耶。”

“可能他就是我的克星吧?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我就是想他。”(推荐阅读:【如果你想】失恋被拍拍,五篇疗愈选文给你暖暖拥抱


图片|来源

“我不想在没有你的城市里生活了。”这是我当年,每天上班在心里呐喊的话,而我终究没能离开,因为当时公司的人手吃紧,主管不放人,我就只能这么拖着躯壳上班,硬撑着,撑过那痛苦至极的失恋岁月。

失恋,很恐怖呀。不能出去,也不能经过任何一个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待在家里,就整个人慌张到,坐着哭、看电视若看到曾一起看过的戏剧,也会想到他而哭。也不敢睡觉,因为闭上眼,更孤独,那闭目的黑暗,让我更像无依无靠的一个人。

满脑只想去找他,然而一次次转进语音信箱的电话,或是一次次的乞求见面,就更折损自己的尊严,那个曾经骄傲自信,已不复存在。我像一只可怜的鬼,他最不想见的鬼。当我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是这样的存在时,更觉得不堪了。(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成全你不爱我了,把眼泪跟尊严留给自己

时间还是最好的药,它极苦,虽熬着日子,但总又认识了新的人,又参加了新的活动,每天留着失恋想他的时间,便少了,之后就会有另一个人渗进生活里,然后,那段苦痛会如鬼魂般飘走。每个人的失恋,复原,差不多如此,朋友陪,时间熬,交新人,只要还活着,总会找到路走出苦痛。

只是当我们愈长愈大,眼界变小,心思变多了,恋爱时只看得到对方,分手了也只会想着对方,眼前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了,要很用力才能真的看看外面。

今早,孩子的话,让我意识到,哦,原来,我们在很小时,就已经知道,再美好的地方,若少了重要的人,它便无趣,不过,当我们又亲眼身处美丽时,便会忘了,再兴高采烈得头也不回奔去。

这是我们二岁时,就已经会了的本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