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性感枪手》采访后记,带你了解性工作者的背后故事。当问到这位代号“超女神”的受访者,在职场上有没有交过朋友,她回答:“没有,我是来 work,不是来 make friends 的。”

进行《性感枪手》小说的田野调查期间,我在咖啡店等待代号“超女神”的受访者,超女神第一次约放我鸟、第二次约大迟到,因为她每分钟新台币 100 元上下,第三次终于有空赏脸。

这笔时间成本是这样推算的,超女神号称自己的公司上班、开会迟到,一分钟要扣 100 元台钱。我探询到的酒店行情,是每分钟扣 50 元,已让我感受到如借高利贷的压迫感,这个落差可能是超女神没对我讲实话,也可能是能力越大责任越重,超女神连适用的罚则都与众不同。

乡民听到超女神,总要敲碗喊“没图没真相”,我不能曝光受访者个资,而且不管多正的小姐,永远有客人嫌不够美,彷佛新台币几千几万元就能一亲宇宙女神雅典娜的芳泽,所以唯有请大家发挥想像力,超女神是巴掌脸、瘦身形、发型精致、工笔化妆,全身附带少女漫画般的闪亮亮特效。(推荐阅读:是谁挟持女人身体?父权眼光下的女神与荡妇

和超女神对话,其实让我很烦躁。

首先是超女神有好几只手机,叮叮咚咚打游戏的同时要服务不同的恋爱客,而且要拿照相功能最好的那两只与食物自拍到满意为止,但拍完吃一口就嫌弃高油高盐高热量。面对我的问题,她总是一脸厌烦,嗯嗯呵呵心不在焉的,却会忽然蹦出“隔壁那男的是多想汁妹”这种抱怨──她对关注她的视线极敏感,于是我检讨自己是否太执着于问出客观数字,而不够关注她的心情。

姗姗来迟的超女神气焰高张的现身了,这时我已决定要是采访再无进展,就放弃这个田调对象,毕竟目标是搜集手枪店的故事,其他领域的性工作者愿意分享很感谢,话不投机也就笑着说再见。


图片|来源(图非当事人)

超女神臭着一张脸坐下后,竟然把手机们放到一边,我问她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她抱怨起一位同行的小姐,故事非常长,大意是该小姐刚入行时土得掉渣,但被客人干部踩在脚底下还愿意舔鞋跟,于是她大发慈悲帮该小姐找穿搭,介绍美容美发减肥的门路,把自己的客人介绍给她,还拉她一起去做海外伴游,但该小姐恩将仇报,抢了超女神的大金主,连该付的佣金都赖帐──

超女神下了结论:“那丑女是个超级大 bitch。”

“你有在职场上交过朋友吗?”我问。

事后和朋友聊起这档事,朋友狂笑这个槽未免吐得太直接,超女神没有赏我耳光吗?没有,我是真心诚意发问的。

不过超女神提到“佣金”二字,让我醒脑了,翻译一下她们双姝的恩怨,超女神帮后辈弄穿搭有收“服务费”、拉人团报美容美发减肥课程有“介绍费”,这意味着超女神除了自己接客,还收下线替自己赚零用钱。

补充细节让超女神说漏了嘴,原来双姝翻脸的一个原因,是她瞒着经纪公司,私下把熟客的朋友转介给该小姐,企图将“仲介费”放到自己口袋,但没想到被反降一军。

野心勃勃、想晋升管理阶级的超女神,如此回答我的问题:“没有,我是来 work,不是来 make friends 的。”(推荐阅读:“离开妓院,我们就没有家了”孟加拉性工作者的真实人生

这样多孤独?还是女神永远是孤独的?我不禁笑了,与超女神还有后话,就明天分晓了。下一篇采访后记,在八大行业升级打怪,“超女神升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