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女偶像团体──欅坂 46 的歌曲《星期一的早晨,裙子被剪了》,到 YouTuber 团体──Fischer’s 的影片,他们公开反对性暴力,却在网路上受到群体攻击,甚至被刻意曲解并加以挞伐。一起来看看日本颠簸的性平之路。

文|林若昙

大概是从参加 2017 年的彩虹大游行开始,我接触到了更多性别平等与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与相关论述;后来我逐渐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女性主义与性别平等的实践,是与当地的经济、科技与教育呈现正相关的,一般来说经济稳定与科技发达,是促成教育环境持续蓬勃发展的必要因素,而女性主义之所以能够崛起,均等的教育机会是必要的基石,女性得到平等的受教权,藉此达成经济独立并善用科技产品,进而拥有更多的主导权。

基本上,稳定的经济与发达的科技使教育能够拥有更好的资源,并且得到更公平的分配,进而让女性能够从附属于男性中脱离,从依赖男性到能够独立自主,这在多数的已开发国家中,除了深受伊斯兰文化影响的中东国家以外,多数都可以得到佐证,然而在亚洲国家中,既没有伊斯兰文化影响,且接受西化改革百年有余,性平意识依然颠簸的日本,这套“女性主义与性别平等的实践与当地的经济、科技与教育呈现正相关的”的概念就无法成立。(推荐阅读:女人的幸福仕事|女性工作处境,台湾真的比日本进步吗?


图片|Fischer's 影片截图

举两个特殊的案例,是在日本公开反对性暴力却被“炎上”的着名事件;其一,是少女偶像团体──欅坂 46,在首张专辑《抹黑纯真》(真っ白なものは汚したくなる)中,一首《星期一的早晨,裙子被剪了》(月曜日の朝、スカートを切られた)引起热议;其二,是在 2016 年异军突起的男性 YouTuber 团体──Fischer’s,拍摄一支影片表示,不在影片中开黄腔或滥用下流梗,并非是刻意维持形象,而是不喜欢泛滥的黄腔与下流梗。

在台湾不论是艺术创作或是网红发难,“反性暴力”虽然还无法成为主流,但是在政府与民间团体的努力下,愈来愈多人愿意说出自己受创的经验,并且在公开场合或是网路上发表反性暴力的言论或作品;然而在日本,不论是少女偶像团体或男性 YouTuber 团体,却因为反性暴力反而在网路上被群体攻击,甚至有人刻意曲解其原意而加以挞伐。

假作真时真亦假,当性暴力变成了日本社会难以遏止的日常,反性暴力要禅耽的风险,则可能胜过那些性暴力的加害者;尽管在歌词原意和 MV 的情境,所表现的都是对于“性暴力成为日常”的不满与怨怼,但仍然有人自称是受害者并认为这首歌是在鼓励犯罪,也有人认为把遭受性暴力压迫的事实写成歌词,是在消费收害者并造成二次伤害,因此在网路上发起连署进行抵制。(推荐阅读:【反性暴力宣言】艾玛华森、安海瑟薇、小珍妮佛:受害者不丢脸,可耻的是伤害你的人

不谴责性暴力又该如何遏止性暴力?为何女性偶像只能是传播正能量的傻白甜,而不该勇于面对困境与伤害?为何不能从受害者的身分成长并担任革命者?为何不能替受害者发声?

而 Fischer’s 被网民群起围攻的情况也有相似之处;带头的 SilkRoad 一开始只是澄清,有关外界认为 Fischer’s 在影片当中不常开黄腔或使用下流梗,是刻意在维持形象,实际上是自己跟成员私底下也甚少开黄腔,而ンダホ(Ndaho)也表示在聚会的过程中,遇到有人刻意开黄腔或使用下流梗会很不舒服,甚至气愤的表示某些男性会刻意对可爱的女性开黄腔,藉此展现自己很厉害是很过分的行为。(推荐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赌的是谁会相信我

这支影片后来被其他炎上系 YouTuber 拿去大作文章,说 Fischer’s 是在欺压、歧视所有在影片中开黄腔或使用下流梗的创作者,更夸张的是 Fischer’s 成员ペケタン(Peketan)还被有心人士挖出过去曾经在酒醉时与其他友人开黄腔的片段;从那之后连续好几个月,酸民持续的涌入 Fischer’s 的频道中进行辱骂,但对于这一连串的攻击 Fischer’s 的团长表示并不会因此撤下影片,拍摄影片的初衷仅仅是为了澄清,并非刻意攻击其他人,也尊重团员私底下的活动。


图片|〈月曜日の朝、スカートを切られた〉影片截图

除了日本长期以来对性平议题的忽视以外,过度注重和谐而避开冲突的民族文化,也让“反性暴力”的行动承担了“破坏和谐”的风险;当普罗大众认定女性受害者必须噤声不语,也认可男性透过开黄腔来展现幽默与阳刚气质,“破坏和谐”的屏障就更难跨过,或许日本的性平之路比起台湾更加颠簸,但欅坂 46 与 Fischer’s 却让我看到了一道曙光,我也希望几年之后不会在看到有人说“和日本相比,台湾根本是女权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