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女偶像團體──欅坂 46 的歌曲《星期一的早晨,裙子被剪了》,到 YouTuber 團體──Fischer’s 的影片,他們公開反對性暴力,卻在網路上受到群體攻擊,甚至被刻意曲解並加以撻伐。一起來看看日本顛簸的性平之路。

文|林若曇

大概是從參加 2017 年的彩虹大遊行開始,我接觸到了更多性別平等與女性主義的支持者與相關論述;後來我逐漸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女性主義與性別平等的實踐,是與當地的經濟、科技與教育呈現正相關的,一般來說經濟穩定與科技發達,是促成教育環境持續蓬勃發展的必要因素,而女性主義之所以能夠崛起,均等的教育機會是必要的基石,女性得到平等的受教權,藉此達成經濟獨立並善用科技產品,進而擁有更多的主導權。

基本上,穩定的經濟與發達的科技使教育能夠擁有更好的資源,並且得到更公平的分配,進而讓女性能夠從附屬於男性中脫離,從依賴男性到能夠獨立自主,這在多數的已開發國家中,除了深受伊斯蘭文化影響的中東國家以外,多數都可以得到佐證,然而在亞洲國家中,既沒有伊斯蘭文化影響,且接受西化改革百年有餘,性平意識依然顛簸的日本,這套「女性主義與性別平等的實踐與當地的經濟、科技與教育呈現正相關的」的概念就無法成立。(推薦閱讀:女人的幸福仕事|女性工作處境,台灣真的比日本進步嗎?


圖片|Fischer's 影片截圖

舉兩個特殊的案例,是在日本公開反對性暴力卻被「炎上」的著名事件;其一,是少女偶像團體──欅坂 46,在首張專輯《抹黑純真》(真っ白なものは汚したくなる)中,一首《星期一的早晨,裙子被剪了》(月曜日の朝、スカートを切られた)引起熱議;其二,是在 2016 年異軍突起的男性 YouTuber 團體──Fischer’s,拍攝一支影片表示,不在影片中開黃腔或濫用下流梗,並非是刻意維持形象,而是不喜歡氾濫的黃腔與下流梗。

在台灣不論是藝術創作或是網紅發難,「反性暴力」雖然還無法成為主流,但是在政府與民間團體的努力下,愈來愈多人願意說出自己受創的經驗,並且在公開場合或是網路上發表反性暴力的言論或作品;然而在日本,不論是少女偶像團體或男性 YouTuber 團體,卻因為反性暴力反而在網路上被群體攻擊,甚至有人刻意曲解其原意而加以撻伐。

假作真時真亦假,當性暴力變成了日本社會難以遏止的日常,反性暴力要禪耽的風險,則可能勝過那些性暴力的加害者;儘管在歌詞原意和 MV 的情境,所表現的都是對於「性暴力成為日常」的不滿與怨懟,但仍然有人自稱是受害者並認為這首歌是在鼓勵犯罪,也有人認為把遭受性暴力壓迫的事實寫成歌詞,是在消費收害者並造成二次傷害,因此在網路上發起連署進行抵制。(推薦閱讀:【反性暴力宣言】艾瑪華森、安海瑟薇、小珍妮佛:受害者不丟臉,可恥的是傷害你的人

不譴責性暴力又該如何遏止性暴力?為何女性偶像只能是傳播正能量的傻白甜,而不該勇於面對困境與傷害?為何不能從受害者的身分成長並擔任革命者?為何不能替受害者發聲?

而 Fischer’s 被網民群起圍攻的情況也有相似之處;帶頭的 SilkRoad 一開始只是澄清,有關外界認為 Fischer’s 在影片當中不常開黃腔或使用下流梗,是刻意在維持形象,實際上是自己跟成員私底下也甚少開黃腔,而ンダホ(Ndaho)也表示在聚會的過程中,遇到有人刻意開黃腔或使用下流梗會很不舒服,甚至氣憤的表示某些男性會刻意對可愛的女性開黃腔,藉此展現自己很厲害是很過分的行為。(推薦閱讀:#METOO 專訪伊藤詩織: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這支影片後來被其他炎上系 YouTuber 拿去大作文章,說 Fischer’s 是在欺壓、歧視所有在影片中開黃腔或使用下流梗的創作者,更誇張的是 Fischer’s 成員ペケタン(Peketan)還被有心人士挖出過去曾經在酒醉時與其他友人開黃腔的片段;從那之後連續好幾個月,酸民持續的湧入 Fischer’s 的頻道中進行辱罵,但對於這一連串的攻擊 Fischer’s 的團長表示並不會因此撤下影片,拍攝影片的初衷僅僅是為了澄清,並非刻意攻擊其他人,也尊重團員私底下的活動。


圖片|〈月曜日の朝、スカートを切られた〉影片截圖

除了日本長期以來對性平議題的忽視以外,過度注重和諧而避開衝突的民族文化,也讓「反性暴力」的行動承擔了「破壞和諧」的風險;當普羅大眾認定女性受害者必須噤聲不語,也認可男性透過開黃腔來展現幽默與陽剛氣質,「破壞和諧」的屏障就更難跨過,或許日本的性平之路比起台灣更加顛簸,但欅坂 46 與 Fischer’s 卻讓我看到了一道曙光,我也希望幾年之後不會在看到有人說「和日本相比,台灣根本是女權過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