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见色情行业的薪资与行销活动问题,有如美发店的团购优惠,只是主客之间互相伤害。

“我最恨公司做活动了,什么半套 999,老板发神经要跟越南店车拚。”一位走妖艳性感路线的按摩小姐对我大抱怨:“拜托,我们主打全店台籍,公司还这样杀到见骨,有档次都被搞到没档次了!”(推荐阅读:“我只能回去卖淫”性工作者在性别、金钱、返乡之间的挣扎

“你这样讲,让我想到美发店的团购券,洗发、剪发、染或烫、吹整加起来 799 或 999 的。”我身为赚钱有数的文字工,明知用团购券是爽到美发集团,有辱发型设计师的薪资袋,仍手滑买过好几次(去墙角自行掌嘴):“你们这样有办法赚钱吗?”

“公司会唬烂说什么办活动能招揽新客啦,其他服务都是原价啦,多一点客人上门,你们就想办法经营,还可以跟他们洗 S,一样赚钱啊。”


图片|来源

“怎么可能嘛。”我摸着自己的良心,每次在美发店使用团购券,赚不到工本费的设计师必须推销其他染烫护服务,不然就是直销洗发精润丝精和各种课程,许多设计师不喜欢强迫推销,但有的完全无视该颜色造型放在我身上多违和,只要我加钱加钱加钱。

这种互相伤害搞得主客不欢,我后来完全忽略团购券,剪头毛只要人有空预算足够,遇见顺眼的店设计师又刚好不用等太久,赶快把三千烦恼丝处理了就是。

“对,怎么可能!”小姐简直要捏碎面前装卡布奇诺的马克杯:“拜托,搞这种跳楼大拍卖,引来的都是又色又奥的穷酸屌,那些打不起两千六的,就贪你九九九的便宜,听到其他服务是原价,懒叫都吓软了──我们打到手脱臼,不只洗不到 S,连小费都拿不到!”

综合以上,特卖会召唤来的是消费水准不足的客群,面对排队的人龙,第一线性工作者会累、手会酸、脾气会变差,“捡到便宜”的客人不见得满意,“薄利多销”的公司依旧能数到钞票,可谓是最大赢家。

即使不办特卖会,酒店、养生馆因应时事或节庆要小姐做特殊穿搭,这又是一个薪资袋破洞。

例如 12 月 25 日是圣诞节/行宪纪念日/巴尼阵亡纪念日(钢弹粉懂我在说什么),小姐们向公司团购质料粗劣的应景情趣服,价格是网拍的十倍,并且每个星期收送洗费上千元。


图片|来源

在酒店系统工作的性工作者,必须注意化妆、发型与衣服是否符合“公司规定”,一项不合格扣 500 元以上,坐台赚的钱可能稀哩呼噜就被扣光。

八大行业内的物价相当奇幻,撇开服装的其他物资,小姐们别在身上的名牌,一个要收 500 到 1000 元的制作费,在公司休息室租用储物柜,也是以千为计价单位。最让我震惊的是──手枪店柜台一个普通的保险套卖 200 元。(推荐阅读:A片大挑战:给予女性色情影像工作者发声的权利

强烈建议大家走进药妆店察看卫生套的售价,durex 超薄装卫生套 18 入通常售价在新台币 500 元以下,以上无置入。

本篇粗略说明性工作者的薪资袋破洞,或许还是不能释疑:“还是有卖身赚大钱的啊!要不然怎么会有人说‘笑贫不笑娼’?两腿开开还赚不到钱,一定是太笨了,要不然就是长得很抱歉。”我只能说──好吧,下一篇采访后记,“高颜值性工作者奇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