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看見色情行業的薪資與行銷活動問題,有如美髮店的團購優惠,只是主客之間互相傷害。

「我最恨公司做活動了,什麼半套 999,老闆發神經要跟越南店車拚。」一位走妖艷性感路線的按摩小姐對我大抱怨:「拜託,我們主打全店台籍,公司還這樣殺到見骨,有檔次都被搞到沒檔次了!」(推薦閱讀:「我只能回去賣淫」性工作者在性別、金錢、返鄉之間的掙扎

「你這樣講,讓我想到美髮店的團購券,洗髮、剪髮、染或燙、吹整加起來 799 或 999 的。」我身為賺錢有數的文字工,明知用團購券是爽到美髮集團,有辱髮型設計師的薪資袋,仍手滑買過好幾次(去牆角自行掌嘴):「你們這樣有辦法賺錢嗎?」

「公司會唬爛說什麼辦活動能招攬新客啦,其他服務都是原價啦,多一點客人上門,你們就想辦法經營,還可以跟他們洗 S,一樣賺錢啊。」


圖片|來源

「怎麼可能嘛。」我摸著自己的良心,每次在美髮店使用團購券,賺不到工本費的設計師必須推銷其他染燙護服務,不然就是直銷洗髮精潤絲精和各種課程,許多設計師不喜歡強迫推銷,但有的完全無視該顏色造型放在我身上多違和,只要我加錢加錢加錢。

這種互相傷害搞得主客不歡,我後來完全忽略團購券,剪頭毛只要人有空預算足夠,遇見順眼的店設計師又剛好不用等太久,趕快把三千煩惱絲處理了就是。

「對,怎麼可能!」小姐簡直要捏碎面前裝卡布奇諾的馬克杯:「拜託,搞這種跳樓大拍賣,引來的都是又色又奧的窮酸屌,那些打不起兩千六的,就貪你九九九的便宜,聽到其他服務是原價,懶叫都嚇軟了──我們打到手脫臼,不只洗不到 S,連小費都拿不到!」

綜合以上,特賣會召喚來的是消費水準不足的客群,面對排隊的人龍,第一線性工作者會累、手會痠、脾氣會變差,「撿到便宜」的客人不見得滿意,「薄利多銷」的公司依舊能數到鈔票,可謂是最大贏家。

即使不辦特賣會,酒店、養生館因應時事或節慶要小姐做特殊穿搭,這又是一個薪資袋破洞。

例如 12 月 25 日是聖誕節/行憲紀念日/巴尼陣亡紀念日(鋼彈粉懂我在說什麼),小姐們向公司團購質料粗劣的應景情趣服,價格是網拍的十倍,並且每個星期收送洗費上千元。


圖片|來源

在酒店系統工作的性工作者,必須注意化妝、髮型與衣服是否符合「公司規定」,一項不合格扣 500 元以上,坐檯賺的錢可能稀哩呼嚕就被扣光。

八大行業內的物價相當奇幻,撇開服裝的其他物資,小姐們別在身上的名牌,一個要收 500 到 1000 元的製作費,在公司休息室租用儲物櫃,也是以千為計價單位。最讓我震驚的是──手槍店櫃台一個普通的保險套賣 200 元。(推薦閱讀:A片大挑戰:給予女性色情影像工作者發聲的權利

強烈建議大家走進藥妝店察看衛生套的售價,durex 超薄裝衛生套 18 入通常售價在新台幣 500 元以下,以上無置入。

本篇粗略說明性工作者的薪資袋破洞,或許還是不能釋疑:「還是有賣身賺大錢的啊!要不然怎麼會有人說『笑貧不笑娼』?兩腿開開還賺不到錢,一定是太笨了,要不然就是長得很抱歉。」我只能說──好吧,下一篇採訪後記,「高顏值性工作者奇遇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