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檢視八大行業的收益分配,站在第一線的性工作者往往不是最大收益者,而是提供連鎖技術的公司。

「聽到一個女生在做八大行業,網路鄉民常膝反射結論:『不就愛錢,所以兩腿開開。』」一位媒體同業問我:「做過八大行業的田野調查後,對於這樣的說法,如果要你回一篇文,你會怎麼寫?」

好困難的問題,一行文「你自己去做做看,看賺不賺得到?!」根本是屁孩吵架啊。

小記者生涯給了我寶貴的訓練,遇到自己不理解的事物時,先著眼於金錢與權力的流動。

根據田野調查的紀錄,在台北市的護膚按摩店,台籍女性一次半套──小姐沒穿衣服或是上空,除了陰道性交以外,替客人打手槍以及其他服務,要價 2200 到 2600 元左右,外縣市按摩店的外籍小姐,相同的服務收 1600 到 1800 元──不要意外,性產業的國籍歧視就是如此直接。(推薦閱讀:高潮與寵愛勞動!從男男按摩文化看性工作與身體倫理


圖片|來源

其實全職的按摩店小姐的工時,和上班族差不多,一周上班四到五天,值班八小時到十二小時,公司規定小姐每個工作日至少要有一筆業績,客人付的錢當然不是小姐們通通放口袋,需要與整個產業鏈分成。

常見的分成是槍手 1000 元,按摩店也就是性工作者俗稱的公司,會拿走 1000 元,小姐直屬的經紀人分配 200 到 400 元,如果這位經紀人隸屬於所謂「大經紀人」旗下,拿走的 400 中要上繳 200 元,負責 call 客的行政拿 200 元。

檢視八大行業收益分配的結構,其實很類似連鎖店,最辛苦、風險也最高的第一線性工作者,拿到部分實在不多,吃到最大塊肉的,是提供連鎖技術的公司方面,管理階層也能喝到肉湯。

這讓我想到一句台灣俗諺,「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第三開雜某間(開妓院)」,老一輩談到賺大錢的職業,賣冰是低成本高獲利,做醫生是擁有難以取代的專業,開妓院是做老闆讓打工仔替自己賺錢,擁有「企業思維」並「制定規則」的人,可謂是贏者全拿。

話題回到第一線性工作者,依照業績低標推估,扣除小費,小姐一個月實拿 20000 元,還不到法定基本工資!

雖然說姿色與技能有一定程度的小姐,一個工作天平均會有二到三台,受歡迎又拼命的小姐甚至會滿台──若用一天做二到三台估算,在按摩店工作,月入 40000 到 60000 元是可行的,但更困難的是,把錢算清楚並把錢留住。(推薦閱讀:現代性奴隸縮影:歐洲的性販運與性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