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检视八大行业的收益分配,站在第一线的性工作者往往不是最大收益者,而是提供连锁技术的公司。

“听到一个女生在做八大行业,网路乡民常膝反射结论:‘不就爱钱,所以两腿开开。’”一位媒体同业问我:“做过八大行业的田野调查后,对于这样的说法,如果要你回一篇文,你会怎么写?”

好困难的问题,一行文“你自己去做做看,看赚不赚得到?!”根本是屁孩吵架啊。

小记者生涯给了我宝贵的训练,遇到自己不理解的事物时,先着眼于金钱与权力的流动。

根据田野调查的纪录,在台北市的护肤按摩店,台籍女性一次半套──小姐没穿衣服或是上空,除了阴道性交以外,替客人打手枪以及其他服务,要价 2200 到 2600 元左右,外县市按摩店的外籍小姐,相同的服务收 1600 到 1800 元──不要意外,性产业的国籍歧视就是如此直接。(推荐阅读:高潮与宠爱劳动!从男男按摩文化看性工作与身体伦理


图片|来源

其实全职的按摩店小姐的工时,和上班族差不多,一周上班四到五天,值班八小时到十二小时,公司规定小姐每个工作日至少要有一笔业绩,客人付的钱当然不是小姐们通通放口袋,需要与整个产业链分成。

常见的分成是枪手 1000 元,按摩店也就是性工作者俗称的公司,会拿走 1000 元,小姐直属的经纪人分配 200 到 400 元,如果这位经纪人隶属于所谓“大经纪人”旗下,拿走的 400 中要上缴 200 元,负责 call 客的行政拿 200 元。

检视八大行业收益分配的结构,其实很类似连锁店,最辛苦、风险也最高的第一线性工作者,拿到部分实在不多,吃到最大块肉的,是提供连锁技术的公司方面,管理阶层也能喝到肉汤。

这让我想到一句台湾俗谚,“第一卖冰、第二做医生、第三开杂某间(开妓院)”,老一辈谈到赚大钱的职业,卖冰是低成本高获利,做医生是拥有难以取代的专业,开妓院是做老板让打工仔替自己赚钱,拥有“企业思维”并“制定规则”的人,可谓是赢者全拿。

话题回到第一线性工作者,依照业绩低标推估,扣除小费,小姐一个月实拿 20000 元,还不到法定基本工资!

虽然说姿色与技能有一定程度的小姐,一个工作天平均会有二到三台,受欢迎又拼命的小姐甚至会满台──若用一天做二到三台估算,在按摩店工作,月入 40000 到 60000 元是可行的,但更困难的是,把钱算清楚并把钱留住。(推荐阅读:现代性奴隶缩影:欧洲的性贩运与性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