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岁嫁给丈夫,如今她常常在想,如果当年火车要开之前,她没有和丈夫说“好”,今天的自己,是不是还在万华当一个服装小姐,就和那些百货公司里的小姐一样?

蔡淑芳在十九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张万成。

在嫁人之前,刚上台北工作的第二年,蔡淑芳在万华大理街上卖衣服,每天都要站上十几个小时,有时甚至要到半夜。因为一些大老板会带“小姐”来这里逛逛,小姐们一次总会买上好几千元,老板娘为了多赚一点,只好叫蔡淑芳多辛苦一点。

其实,蔡淑芳不介意忙到夜半。来到这里之前,她是在成衣厂车衣服的,她没有学过裁缝,因为念初中时老师没有教。而家里没钱让她念高中,于是蔡淑芳便一个人从台东来台北找工作,因为阿爸说,他养不起五个小孩,三个弟弟还能留在家里帮忙种田,至于她和姐姐呢?女孩子总要嫁人的,赶紧出去工作养弟弟才实在。

那时候,蔡淑芳的姐姐已经在台北工作了,每个月都会寄好几百元回家,阿爸没说什么,只说台北就是不一样,“钱财淹脚目”。后来,阿爸要初中毕业的蔡淑芳也上台北工作,一起改善家里的经济。所以,车衣服是她来到台北后才学会的,学校没教、家里没教的事,也都是她自己学来的。

后来,有个服饰店老板娘来批货,刚好和老板聊到店里欠一个妹妹,蔡淑芳听到后,就赶紧跟老板娘说她可以、她可以。老板娘看她年纪小,说卖衣服很辛苦喔,每天都要站着,很少能坐着,吃饭也不固定,收店时间还要看客人脸色,问她是不是真的想做。蔡淑芳说她可以、她可以,因为站得再久,都不比用裁缝机时车到手指疼痛。

她可以、她可以。(推荐阅读:学以致用不再重要?放弃学历背景,她找到自己真正热爱什么

后来,老板娘就和成衣厂老板说,不然就让蔡淑芳去她店里工作好了,老板也没多说什么,只说蔡淑芳命很好、有贵人运,就让蔡淑芳跟着老板娘走了。

刚来到万华的蔡淑芳,觉得这里和地名很搭,繁华得很,从火车站出来,一直走到大理街,整个地方都很热闹,吃的、喝的什么都有,老的、少的人也有。和台东完全不一样,当然和成衣厂也不一样。

蔡淑芳很感谢老板娘,所以就算辛苦,她还是做得很开心。有时,和隔壁店家同年纪的女生出去,男生们都叫他们“服装小姐”,她很喜欢这个称谓,因为小姐前面多了“服装”两个字,就好像自己和那些百货公司里的小姐一样,却又不同于晚上来的那些“小姐”。蔡淑芳喜欢大家叫她“服装小姐”,这让她有成就感。


图片|来源

张万成就是那时候出去玩时认识的。

张万成也是从台东上来发展,大蔡淑芳几岁,却是全家最小的弟弟,上面有四个姐姐和两个哥哥。他的姐姐们同样年纪很轻就出外赚钱了,只剩下他和哥哥留在家里帮忙种田。但张万成从小就喜欢念书,不论什么书他都看,哥哥们看到张万成喜欢念书,就和阿爸说:“让他去读书吧,哥哥姐姐们都在工作了,家里能有一个读书人也好,这样才能改善家里。”

阿爸听了,就让张万成去花莲念工专、学电子,但其实张万成想读的是高中,未来还想上台大。然而,他不好意思要哥哥、姐姐更辛苦,就答应了这样的安排。直到毕业后,他就来台北当工程师,算一算,也待了好几个冬天。

蔡淑芳觉得自己和张万成很有话聊,可能都是台东人的关系吧。张万成下班时,有时候会去龙山寺旁边的“龙都冰果室”,只为了外带一碗冰给蔡淑芳吃。蔡淑芳喜欢吃冰,她喜欢一碗冰里头有许多不同的配料,那是小时候吃不到的滋味。

张万成才听她这么说过一次,便放在心上,他和其他来找蔡淑芳的男人都不一样。其他那些男人,有些是开宾士的,有些是做生意的,还有一些是老板,是刚好带“小姐”来时看到蔡淑芳,后来跑来认识她的。这些人都很有钱,但蔡淑芳不喜欢,他们的身上有着很重的菸味、酒味和香水味,这让蔡淑芳很不踏实。她还是喜欢稳重一点的男生,像张万成那样的,每次来都穿衬衫,身上会有一点汗味,还会记得带冰来给她吃。其他人只会问要不要送她回家、顺便吃宵夜,只有张万成会陪她在店门口吃冰,然后再陪她去坐火车回家,或是骑机车载她。(推荐阅读:你是想谈一场恋爱,还是找到一个愿意懂你的人?

她不介意坐张万成那辆伟士牌,因为比起宾士,她更喜欢在机车后座吹风。

后来,张万成收到兵单,说要去当兵,因为二哥退伍了,轮到他去当兵。这几年在台北发展,还没去当兵就是因为家里的大哥和二哥只大他一、两岁。大哥先退伍后,轮到二哥,而二哥当完了才轮到他。

张万成那时抽到陆军,不知道会分到哪里当两年的兵,叫蔡淑芳不必等他。但蔡淑芳觉得张万成很好,叫他下单位后一定要和她说,她要去㦟亲。要张万成不要烦恼,她不会傻傻等他,她会想办法跟他在一起。

后来,张万成去了台中,在成功岭上当军人,蔡淑芳就一个人从万华坐火车到台中,然后看张万成一天,再坐夜班车回来万华。

张万成和她说,等他退伍,他们就结婚。张万成没有准备钻戒,也没有什么排场,只是在陪蔡淑芳等火车时这么对她说,但蔡淑芳觉得莫名地踏实,她没有说话,不过是点点头罢了。

在回万华的火车上,蔡淑芳多希望火车就这么一直开到两年后的时光。

蔡淑芳在十九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张万成,他们一起在永和租了一间公寓,张万成在退伍后到一间专门做铁路监视系统的公司,常常要到各地出差,蔡淑芳则独自留在台北做服装小姐,唯一会和他联系的机会,就是晚上十点的电话。

其实,蔡淑芳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张万成外出回来时,都会带不一样的东西给她,有时刚好回台东,就带一些花莲薯或是释迦回来给她。蔡淑芳很习惯张万成不在家,毕竟,当兵两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图片|来源

她知道张万成很好,如果不是因为家境,他应该现在还是个大学生,也可能不会和她结婚。她总是听不懂张万成和朋友的对话,那些关于哲学的、思想的事,蔡淑芳比较清楚怎么车衣服,怎么改衣服,怎么帮客人挑适合的衣服,其他的,她好像都不太清楚,也不太能跟张万成聊上几句。

所以,张万成在外地时,蔡淑芳都会跟他说:“家里没事,很好。”张万成带朋友回家时,她也会跟朋友说:“家里有张万成,很好。”

对她来说,能嫁给张万成,一切都好。

直到有一年,阿母生病,阿爸打电话叫蔡淑芳回家看阿母,蔡淑芳那时候大肚子,刚满四个月,在下月台时不小心踩空,孩子就不见了。蔡淑芳很自责,但张万成始终没说什么,只说没关系,孩子再生就有,人平安就好,但张万成却在她康复后的几个月,和她说想去大陆发展,那时两岸刚开放,张万成的朋友都去那边当老板,他也想跟着去试试看。

只有那一次,蔡淑芳觉得不好。大陆太远了,比台中远、比台东远,比台湾的每个地方都远。蔡淑芳和他说不要,孩子才刚流掉,张万成又成天不在家,现在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蔡淑芳觉得心里不踏实,不像以前刚认识时那么踏实,所以蔡淑芳说了不要。

后来,张万成没去大陆,但不在家的时间却更长了。时常回到台北时就往外头跑、找朋友喝酒聊天,非得喝得醉醺醺才肯回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蔡淑芳开始发现张万成的味道,就和以前那些老板或开宾士的人味道一样,菸味很重、酒味很重,而香水味也很重。蔡淑芳不知道该怎么和张万成说不要,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才刚五个月,她不知道这时候和张万成讲有没有用。

或许七个月后,张万成就会变回原本的张万成了。那时候,蔡淑芳是这么想的。

后来,张万成没有变回原本的张万成。妹妹上小学时,是蔡淑芳一个人带她去上课的。

蔡淑芳总是想着,是不是自己只会车衣服、只会改衣服,只会帮客人挑衣服,所以张万成才不待在家里。张万成很喜欢买书,但买的全都是蔡淑芳看不懂的书。蔡淑芳讨厌自己只有初中毕业,学校只教会她看字,却没有教她知识,蔡淑芳讨厌自己没有知识,讨厌一个人在家,也讨厌这样的日子。

她有时也想着,如果那天火车要开之前,她没有和张万成说“好”,那今天她会变成什么模样,是不是还在万华当一个服装小姐,就和那些百货公司里的小姐一样,和那些晚上遇到的小姐又不一样。

百货公司里的小姐看起来都很有水准、很有气质,很适合张万成这样的人。然而,他不该配上像她这样一个初中毕业的人。

蔡淑芳讨厌自己没有学问,她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有出息,所以妹妹第一次段考没考好时,她狠狠地打了妹妹一顿,说她这样以后会没出息,会变成一个废物,会变成一个任人摆布的女人。(推荐阅读:蜜雪儿欧巴马:没有一个男孩够可爱到值得妳为他放下书

会变成跟蔡淑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