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伤痛经验,让你更贴近负伤的人们;你的脆弱与黑暗,就是一股力量,也是最好的治疗者。

近年来的韩国女性书写很精彩,从《82 年生的金智英》细述女性至小到大的不平等处境,再到《媳妇的辞职信》描写女人的自觉与突破,让同样受父权、儒学宰制的台湾读者,也能从异国的文字中照见自我,看见相同的压抑与失衡。(同场加映:《82 年生的金智英》:韩国去年最畅销的架空小说,也是我们的真实世界读《媳妇的辞职信》:拿回选择权,承担责任才能找回力量

带着一双澄澈雪亮的眼睛,新出版的《汉摩拉比小姐》再度带着读者进入司法体系,揭露性别权力议题,《汉摩拉比小姐》的有趣之处,在于作者本身就是韩国的现役法官文裕皙,他在二十多年的审判生涯中,见过各式各样的社会面貌,以及无数的人们,他把这些案例改编成小说,串接成一个个主角法官们面临的审判,从女性的差别对待、父母对子女的过度期待、僵化的集团主义文化等社会议题,到人性的黑暗与脆弱刻划等,也于今年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在韩国引起热烈讨论。


图片|来源

作者文裕皙本身是位男性,却选择以女法官朴满满(剧中名朴伍琳)为主角,藉由她与其他两位法官林正直(剧中名林巴楞)和韩世尚的互动、辩论,带出各种人权、正义、制度、人性的思辨。

性骚扰无关性欲,而是权力不对等的暴力

故事从新人法官朴满满上任的第一天开始说起,活力满满的她就像《动物方程市》里的兔子警官朱哈蒂,对于世界她有好大的梦,对于正义有绝对的相信。

那一天她在电车上,看见偷摸少女屁股的中年男子,她立刻录影存证,并抓住想逃跑的嫌犯,以一记胯下膝击帅气制伏对方。她回头告诉被侵犯的少女:“同学,妳能自己指出性骚扰的人,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绝对不要成为在权利上睡着的人民!”

她的无畏和无惧,迅速让她得到“汉摩拉比小姐”的封号,人们无不赞叹她的勇敢和正义,但其实从前的她完全不是这样。

学生时期的她,和大多女孩一样小家碧玉、害羞客气,不敢有自己的意见,只遵从父母的安排走,可是高三那一年,她的钢琴老师对她性骚扰,她告诉父亲却反遭来一顿辱骂:“一定是妳自己不检点,才会遇到这种事!”让她开始感受到身为女性的困难与弱势,转而明白自己的权益不是理所当然,必须站出来捍卫才行。


图片|来源

当上法官的她遇见许多性别权力议题,有传胸毛照骚扰实习生的主管,辩称那是一种幽默与开放;也有与酒醉女学生发生性关系后,认为那是两厢情愿不是性侵的教授,每个案例都充满了既视感。面对在权力结构中掌权的加害者,她一针见血指出:“这些人从来没有把女性当作与自己是对等的存在去尊重,去尝试与女性建立对等的关系。”(同场加映:专访现代妇女基金会:性别暴力,是歧视与权力交织的产物

另一位法官林正直也精辟回应:“与其说是性欲,归根究底还是权力。这些人不都是对自己能发挥影响力的弱者做些荒谬事吗?把手伸向哪怕只是比自己低一阶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权力,彰显自己还有作威作福的力量。”直接戳中性暴力是欲望天性的谎言,让人直视罪恶的核心关键。

负伤的治疗者,同理其实比客观更有力量

法官的任务是给予案件客观公正的审判,但同样身为人类,却必须先承认我们都并不完美,才能更踏实地去靠近每一个理想的价值。

正如主角朴满满,因为曾经是性骚扰的受害者,因此被激发想要担任法官的决心:“我只是为了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只是为了活下去,只是为了不让任何人侵犯我,才选择参加司法考试。我需要力量,所以我认为只要自己能考上,就能拥有力量。”其实她也只是一个曾受过伤的受害者,想要自己不再被欺负。

她却在真实的司法环境中受挫,身为女性在司法体系里本就是少数,每每她提出不同于他人的女性观点时,就会被贴上“仇视男性”的标签,曾经受害的经历,也让她开始失去信心:“我曾经想替自己遭遇的事,对世界进行报复。这样的我,怎么可以当法官⋯⋯”


图片|来源

这一种深刻又细腻的煎熬折磨,是每一位女性都有的共同经历。当我们试着为自己争取更多权益,却常常又被社会贴上“仇男”、“制造分裂”的标签,使得我们开始自我怀疑,无法再坚定地向前。

可是小说却给了我们一个温柔的安抚,书中同为女性的部长吴法官听见朴满满的告解后,紧紧握住她的手说:“正因朴法官是个伤痕累累的人,所以才能成为比任何人都出色的好法官,因为妳比任何人都能细腻感同身受别人的伤痛。只是,偶尔让自己的心休息一下,允许自己的伤口有时间长出强壮的新肉。”

是呀,没有任何人是客观完美的,我们太容易被那些标签吓跑,急着撇清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却没发现正是那些受伤的经验,让我们更靠近伤痛、心碎的人们,当我们为弱势发声,其实不必心虚,更要让世界听见另一种被忽视的声音。我们虽然不客观,但是那难得的同理却更有力量,每一个曾受过伤的人,就是最好的治疗者。(同场加映:搞懂 13 张情绪假面:阴影是你的困境,也是你的力量


图片|来源

《汉摩拉比小姐》不像一般犯罪、推理小说,有着对邪恶大加挞罚的绝对爽快,却有更多无法轻易判定对错的挣扎与抉择,正如作者在序言中说:“世界顽固,而人们自顾自地愚昧;善恶不鲜明,而利害关系却无比鲜明;没有轻而易举的正确答案,却多的是错觉自己就是正确答案的人们。”

期待读者们在这本小说中,遇见真实的人性,思考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