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傷痛經驗,讓你更貼近負傷的人們;你的脆弱與黑暗,就是一股力量,也是最好的治療者。

近年來的韓國女性書寫很精彩,從《82 年生的金智英》細述女性至小到大的不平等處境,再到《媳婦的辭職信》描寫女人的自覺與突破,讓同樣受父權、儒學宰制的台灣讀者,也能從異國的文字中照見自我,看見相同的壓抑與失衡。(同場加映:《82 年生的金智英》:韓國去年最暢銷的架空小說,也是我們的真實世界讀《媳婦的辭職信》:拿回選擇權,承擔責任才能找回力量

帶著一雙澄澈雪亮的眼睛,新出版的《漢摩拉比小姐》再度帶著讀者進入司法體系,揭露性別權力議題,《漢摩拉比小姐》的有趣之處,在於作者本身就是韓國的現役法官文裕皙,他在二十多年的審判生涯中,見過各式各樣的社會面貌,以及無數的人們,他把這些案例改編成小說,串接成一個個主角法官們面臨的審判,從女性的差別對待、父母對子女的過度期待、僵化的集團主義文化等社會議題,到人性的黑暗與脆弱刻劃等,也於今年被改編成同名電視劇,在韓國引起熱烈討論。


圖片|來源

作者文裕皙本身是位男性,卻選擇以女法官朴滿滿(劇中名朴伍琳)為主角,藉由她與其他兩位法官林正直(劇中名林巴楞)和韓世尚的互動、辯論,帶出各種人權、正義、制度、人性的思辨。

性騷擾無關性慾,而是權力不對等的暴力

故事從新人法官朴滿滿上任的第一天開始說起,活力滿滿的她就像《動物方程市》裡的兔子警官朱哈蒂,對於世界她有好大的夢,對於正義有絕對的相信。

那一天她在電車上,看見偷摸少女屁股的中年男子,她立刻錄影存證,並抓住想逃跑的嫌犯,以一記胯下膝擊帥氣制伏對方。她回頭告訴被侵犯的少女:「同學,妳能自己指出性騷擾的人,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絕對不要成為在權利上睡著的人民!」

她的無畏和無懼,迅速讓她得到「漢摩拉比小姐」的封號,人們無不讚嘆她的勇敢和正義,但其實從前的她完全不是這樣。

學生時期的她,和大多女孩一樣小家碧玉、害羞客氣,不敢有自己的意見,只遵從父母的安排走,可是高三那一年,她的鋼琴老師對她性騷擾,她告訴父親卻反遭來一頓辱罵:「一定是妳自己不檢點,才會遇到這種事!」讓她開始感受到身為女性的困難與弱勢,轉而明白自己的權益不是理所當然,必須站出來捍衛才行。


圖片|來源

當上法官的她遇見許多性別權力議題,有傳胸毛照騷擾實習生的主管,辯稱那是一種幽默與開放;也有與酒醉女學生發生性關係後,認為那是兩廂情願不是性侵的教授,每個案例都充滿了既視感。面對在權力結構中掌權的加害者,她一針見血指出:「這些人從來沒有把女性當作與自己是對等的存在去尊重,去嘗試與女性建立對等的關係。」(同場加映:專訪現代婦女基金會:性別暴力,是歧視與權力交織的產物

另一位法官林正直也精闢回應:「與其說是性慾,歸根究底還是權力。這些人不都是對自己能發揮影響力的弱者做些荒謬事嗎?把手伸向哪怕只是比自己低一階的存在,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權力,彰顯自己還有作威作福的力量。」直接戳中性暴力是慾望天性的謊言,讓人直視罪惡的核心關鍵。

負傷的治療者,同理其實比客觀更有力量

法官的任務是給予案件客觀公正的審判,但同樣身為人類,卻必須先承認我們都並不完美,才能更踏實地去靠近每一個理想的價值。

正如主角朴滿滿,因為曾經是性騷擾的受害者,因此被激發想要擔任法官的決心:「我只是為了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只是為了活下去,只是為了不讓任何人侵犯我,才選擇參加司法考試。我需要力量,所以我認為只要自己能考上,就能擁有力量。」其實她也只是一個曾受過傷的受害者,想要自己不再被欺負。

她卻在真實的司法環境中受挫,身為女性在司法體系裡本就是少數,每每她提出不同於他人的女性觀點時,就會被貼上「仇視男性」的標籤,曾經受害的經歷,也讓她開始失去信心:「我曾經想替自己遭遇的事,對世界進行報復。這樣的我,怎麼可以當法官⋯⋯」


圖片|來源

這一種深刻又細膩的煎熬折磨,是每一位女性都有的共同經歷。當我們試著為自己爭取更多權益,卻常常又被社會貼上「仇男」、「製造分裂」的標籤,使得我們開始自我懷疑,無法再堅定地向前。

可是小說卻給了我們一個溫柔的安撫,書中同為女性的部長吳法官聽見朴滿滿的告解後,緊緊握住她的手說:「正因朴法官是個傷痕累累的人,所以才能成為比任何人都出色的好法官,因為妳比任何人都能細膩感同身受別人的傷痛。只是,偶爾讓自己的心休息一下,允許自己的傷口有時間長出強壯的新肉。」

是呀,沒有任何人是客觀完美的,我們太容易被那些標籤嚇跑,急著撇清自己不是那樣的人,不過卻沒發現正是那些受傷的經驗,讓我們更靠近傷痛、心碎的人們,當我們為弱勢發聲,其實不必心虛,更要讓世界聽見另一種被忽視的聲音。我們雖然不客觀,但是那難得的同理卻更有力量,每一個曾受過傷的人,就是最好的治療者。(同場加映:搞懂 13 張情緒假面:陰影是你的困境,也是你的力量


圖片|來源

《漢摩拉比小姐》不像一般犯罪、推理小說,有著對邪惡大加撻罰的絕對爽快,卻有更多無法輕易判定對錯的掙扎與抉擇,正如作者在序言中說:「世界頑固,而人們自顧自地愚昧;善惡不鮮明,而利害關係卻無比鮮明;沒有輕而易舉的正確答案,卻多的是錯覺自己就是正確答案的人們。」

期待讀者們在這本小說中,遇見真實的人性,思考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