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我成长的路上,你感到焦虑或害怕吗?减缓焦虑的唯一法则,就是“行动”!一步一脚印的迎接挑战,着手安排每个计画,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一起成长。

某日我受到劳工局的邀请,到台北华山演讲,跟职场新人谈谈初出社会该如何运用手边的资源,让自己系统化、有效率地在工作上进阶。我在演讲中采用分组问答,观众无不努力听讲、奋力抢答,最后重点复习时,几乎全场都能倒背如流我的演讲重点,效果出奇地好。

欢乐热闹的演讲过后,我步出华山的仓库展区,几位热情的观众跟在身后,有的找我拍合照,有的感谢致意。在人群散去后,几步远的地方还站着一位怯生生的年轻女孩。她胆怯的缓步走向我,我向她点头微笑,但她却迟迟不敢开口。

我温声问候:“怎么了啊?有什么问题吗?”手才搭到她肩上,她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愣了一下:“没事没事,别哭别哭。”不安慰还没事,我一开口安慰,女孩转为嚎啕大哭,我赶紧拉她到旁边的阶梯上坐下。


图片|来源

安静的陪她哭了几分钟,女孩终于停止哭泣,开口就问:“Eva,我想跟妳一样厉害,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做?”

她的表情透露着着急、害怕、茫然。我忍不住笑了,我想,我懂她的焦虑。

我在女孩这个年纪时,也是个非常容易焦虑的人。老爱把目标订得非常高,又老是害怕自己办不到,因为未知的未来而无助,每天都在焦虑中慌张的跌跌撞撞往前走。(你会喜欢:专访徐誉庭:我也有焦虑啊,我就抄心经、喝威士忌、画表格

女孩慌张地说:“对不起,妳一定觉得我很奇怪,我这样哭好丢脸喔!”

我对女孩微笑:“不会啊~你知道吗?以前的我平均每 2、3 个月会情绪溃堤一次,大概都是 MC 来之前,心情会特别不好。如果那时候我刚好遇到什么事情做不好而感觉焦虑,我就会缩在家里的角落,抱着自己大哭,哭喊着:‘我好弱,我什么都不行,我根本一事无成!’”

女孩瞪大了眼睛,大概觉得我在哄骗她。

我没在唬烂,这状况在之前真的很常发生,池先生都见怪不怪了。一开始还会耐心哄骗:“妳一事无成,那别人怎么办?”到最后只会说:“啊,又来了。”

女孩感觉被同理,缓缓地跟我说她的近况。她有个优秀的哥哥是医生,还有个厉害的妹妹是律师,她已经 28 岁了,在工作上还没什么出色的成就,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在这个职位上继续努力,还是该换个方向找寻新发展。她不知道的事情很多,她只知道她距离理想中的自己,还好远好远。

女孩:“我一直都有在 follow 妳的粉丝页,我觉得妳好厉害,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也想跟妳一样。Eva 妳有没有缺属下,我去帮妳工作好不好?我想在妳身边学习,我想跟你一样!”

看来,她正处于极度焦虑,对自己未来相当没把握的状况。谁年轻的时候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不安呢?


图片|来源

“我懂妳的焦虑,我身边也有好多好强大好厉害的人,我常常觉得跟他们比起来,我就像是屑屑一样,我也想要跟他们一样厉害。”我笑着分享起我身边满满都是神人的心路历程。“但妳知道吗?我如果越焦虑,我就只是在浪费我的能量,而且只会越恐惧,越限制自己的成长。这样的我,只会离这些厉害的人越来越远而已。”

千万别成为思想上的巨人,行动的侏儒

我喜欢在下班后自我进修,上了不少高规格的课程,学简报、学说话、学拍摄影片、学授课技巧。身旁的同学几乎都是热爱学习的强者,许多医生、总监、网红、TED 讲者,各个聪明又谦虚,工作上的成就相当亮眼之外,最令我佩服的是,他们在高工时高压力的工作下,竟然还能挤出进修时间,增加自己斜杠的能力。

但如果我就只是这样望着他们的成就,看着他们不停火速进步,除了佩服什么都不做,我要不就是开始嫉妒他们,要不就是厌恶自己,陷入一点用都没有的焦虑。对吧?(你会喜欢:佛洛伊德谈焦虑:焦虑使我们刺痛,也让我们行动

仔细分析一下就会知道,如果我把“跟他们一样厉害”设定成我的目标,这个目标本身,不会带来任何焦虑。

焦虑,来自于观察到目标与现况的落差后,自己用想像力造出来的恐惧。

因为妳对如何达到目标一无所知,这种“未知”产生了一连串的“可怕想像”,造成了“担心”,担心自己做不到,造成了“恐惧”,恐惧自己失败后的后果,甚至产生“逃避心态”,觉得不正面迎战就不会有输的可能。

结果,目标在那里,你什么都没做,自己就被自己的想像吓死了。

焦虑,是一种庸人自扰,是一种能量的消耗,相当没有必要。

减缓焦虑的唯一法则:行动

“妳说妳想成为我,我很荣幸。”我诚恳的对女孩说:“妳现在哭得这么难过,是因为妳不知道怎么从现在的妳,成为你想像中的我,对吗?”

女孩想了几秒,擤了下鼻涕,缓缓的点点头。

想像总是美好的,如果她知道我这一路走来跌了多少次狗吃屎,还会想成为我吗?我忍不住要微笑。

我继续开导她:“我以前也会设定我崇拜的人当作我的目标,当她离我越远,我越不知道该怎么成为她,我就会越焦虑。但其实,我应该把时间花在搜集资讯,研究这个目标,仔细观察她都做了些什么,或是她在我这个年纪做了什么准备。”

“但这方法现在不见得管用了,因为世界变动太大,就像是我现在去做贾伯斯 35 岁在做的事情,我不一定能成为贾伯斯。”我诚实的补充。“或许真正该分析的是他当初做这些事的原因,该学习的是他成功的态度与方法,然后试着转换成自己的方法来实践。”

如果焦虑的来源是“未知”,那么就想办法让自己“知道”。去试图了解、去尝试行动,就算尝试后发现这个方法没有用,那也是累积一种“知”,至少知道此路不通。越是不行动,越是害怕、不敢跨出去。

这些年来我慢慢学会,尽量不带焦虑的面对挑战。做好所有能做的功课、询问、计画,然后一步一脚印的在每个时间点,跟挑战正面交战。承接所有产生的后果,针对当下的变化,着手安排下个计画。


图片|来源

把焦虑抽离之后,就不会被情绪蒙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清楚所有可能性。

如果看清楚了“我就是做不来”,那就接受它吧。在该求助的时候求助,在该放手的时候放手,一切都清清楚楚,没有害怕与焦虑。有趣的是,这样的情绪抽离,坦然面对,往往大幅提升了我的战斗力。(你会喜欢:成为自己的这条路上:勇敢行动,是消除恐惧的唯一路途

行动,虽是消除焦虑、提升自己能力的唯一解药。但除了“做什么”,“不做什么”也相同的重要。

不要盲目追随着别人眼中的强者,不要老是一头热的跟风去听演讲、买课程,做了一堆不适合自己的事情,却没有系统化的吸收与进步,只会让你的焦虑益发张狂。

“消除焦虑要靠行动,而行动之前还得想通透。”我轻轻地拍了拍女孩的头。

“莫急莫慌莫害怕。”这么老的连戏剧台词,年轻的女孩应该没听过吧?我又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