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女中千人脱裤,抗议校禁短裤

性别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家庭、学校,和社会里扮演重要且密不可分的角色,台湾也逐渐从过去追求两性平等,慢慢转变到致力于多元性别发展的社会,尤其家庭和学校教育更是孩子发展性别意识上的关键。

近一年,台湾教育史上发生了两件前所未有和性别相关的事件,一个是集体行为,另一个是个体独立的创新,两者的共同点是都在挑战传统的父权 (Patriarchy)思想为主的校园和社会。

2010 年3月,台南女中学生为了抗议学校教官以学校荣誉为由,禁止学生除了在体育课外不得在校园内穿着短裤,透过手机和网路的串联,近两千名女学生在学校朝会上集体脱掉长裤,露出小短裤,向学校表达强烈不满,而南女校长当时在朝会上也立刻说;“我爱南女,也爱南女小裤裤”,并立即招开校务会议,废除禁止穿短裤的校规,造成当时教育界不小的轰动。

台南女中在此行动后,由学校班联会主导了一连串的会议,从班会、学生议会到校务会议,透过公民会议和辩论,学生的团结和主动激荡出了许多新的东西和自主性别意识,可说是台湾性别教育史上最好的公民教育范例。

台湾社会或校园中,也常常见到这种对女生的“短裤”紧箍咒。校园或社会对女学生有许多在服装、仪容和行为上的规定,以冀符合社会所期待对“女生”、“端庄”、“纯洁”的形象,孩子在这些被动规范的空间,对性别及性的意识也无形中被约束、限制或单纯化

今年年初无独有偶,马偕医院日前被控恶意资遣“跨性别”员工,院方一再否认与性别歧视有关,凸显跨性别者在社会上面临的困境。反观复兴高中,却特别准许跨性别学生穿女装上课,营造多元性别的友善校园,创下高中首例。


厕所是个以男女生理差异做为区分的场所,对跨性别学生其实是种伤害,在性别空间设计上应该更友善

台北市复兴高中的“小儒”,从小就喜欢女生打扮,也常在放学后穿女生衣服,甚至曾经穿女生制服上课,也排斥和一般男同学一起在男厕使用小便池,这为他带来很多异样的眼光和不理解,被同学排挤,或是不知所以然的遭到谩骂具有性别歧视的字眼。

“小儒”为了符合家庭期待和学校的规范,长期在校园内因为自己独特的性倾向受到许多困扰,直至前阵子终于有勇气和学校提出自己在性别意识上的问题,而令人欣慰的是,学校在经过多次的讨论后也决定尊重学生的性别选择权,让“跨性别”的“小儒”穿女制服上课。

这两件具指标性的性别相关事件不同之处在于集体和个人行为,然而相同之处是两者都是在被限制,被规范,和被动的校园环境和教育空间下,创造出新的、积极的、主动的性别意识和价值。

校园一直都是孩子及青少年产生性别意识和性别差异的主要场合。性别意识应该从小就让孩子熟悉,越小的时候接触越自然,越快融入孩子的心理和生活,形成健康的价值观,同时帮助孩子整理情欲及性别经验。培力 (empower) 孩子的性别意识,并尊重不同的性别意识,更进一步能健康地拥有性别选择、性自主和身体自主的权利。

注解:培力 (empowerment),又称赋权、赋能。乃是个人、组织,由下而上,藉由学习、参与、合作等过程来获得掌况自己本身相关事务的能力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在赋权的过程中专业者应学习赋权对象的文化、世界观、及其生命过程,并与其一起努力而非只是鼓吹赋权对像去做。

 

自己的形象自己决定
〉〉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男人?女人?谁来搞定家务事?
〉〉柴契尔夫人的荣枯一生〈铁娘子 Iron Lady〉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