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千那,為理想離開家鄉,沒有人比千那更了解女孩們的心酸,像落不了根的蒲公英,倦了想棲,卻無法生根,只得讓自己越飛越高。到台北追夢的日子,曾有三年都沒有收入,「但是你會為了夢想笑著。」千那認真地看著我,語氣肯定,也像是對自己肯定。

查某囡仔 [註 1],一生能有多少個第一次?

第一次穿畢業袍,捧著鮮花笑喊終於畢業了;第一次離開家鄉,心裡又慌又有期待地到外地找工作;第一次接到錄取通知,興奮得睡不著覺;第一次找到那個願意在下雨的日子裡,為你撐起一把傘,陪你踱步回家的人。

2018 年 12 月,李千那發行全新台語專輯《查某囡仔》,這張全台語專輯是她出道 11 年的盼望,從〈查某囡仔〉開始,一首又一首的台語歌曲,述說每個女人的生命故事。女人的故事,好重要好重要,李千那成為一片海,成為女人的那片海,飽納所有惆悵與喜樂,所有柔軟與堅韌。

她對女人們伸出手:來,你說,我聽。

查某囡仔,用笑容撐起每個挫敗

李千那骨子裡有股執拗,認定是所思所想,就要做到。2007 年,她從南投獨自來到台北,夢想就是唱歌,說到了,就要做到。李千那在台北經歷過三年沒有收入的日子,但再怎麼苦,都沒有想過要放棄唱歌。(推薦閱讀:傷痛讓她更成長!李千那:「就算會受傷,也要勇敢去愛」

單槍匹馬闖進叢林,台北的繁華璀璨令人目眩神迷,卻也刺眼,讓寂寞感無限放大。現實問題不得不被一一照亮,房租、薪水、三餐⋯⋯李千那一個人,咬著牙也要面對所有現實,因為相信在這一方地上,會有人願意給她舞台,讓她放聲歌唱。

24 歲那年,李千那站上星光大道,一襲純白長衣,用從小最熟稔的台語唱江蕙《無言花》,有口氣、有韻味,16 分,恭喜過關。自此,千那踏上演藝之路,路上從未駐足、也從未回頭:「我從我踏入演藝圈第一天開始,就沒有想過要放棄。」好多挫折,不忍說,更不忍放棄,「但是你會為了夢想笑著。」千那認真地看著我,語氣肯定,也像是對自己肯定。

「我對台北女孩子的印象就是,都要笑笑的、很甜美,用最美麗的笑容去迎合所有事情,」李千那歪頭想了一下,「可是通常這樣的女生背後,你去想,真的很心酸,她是為了什麼堅持著那個笑容。」

置台北歸落冬,阮也變大人。過三十的我,咁會有人毋甘 [註 2]

為理想北上打拼,沒有人比千那更理解女孩們的心酸,置身異鄉的寂寞,像落不了根的蒲公英,倦了想棲,卻無法生根,只得讓自己越飛越高。深夜時分,總是質問自己,為何而來?為何堅持?搖搖頭,還是不想放棄,所以用笑撐起自己。

查某人的心,傷痕袂堪哋控 [註 3]

偶爾,偶爾,現實生活在我們身上劃下深淺不一的傷痕,可能是戀愛、是工作、是家庭、是友情。這些傷痕最終化成疤,即便一碰就疼,卻也代表你已經走過來了。千那一邊比劃,說自己肚子上,也有內出血開刀的一道疤:「可是那就是我,可能是我經歷過些什麼,別人沒有經歷過的,是成長、是磨練,是珍貴的。」(推薦閱讀:心理學反思幸福:擁抱必然的傷痕,找到生命的意義

查某囡仔啊,有好多種解讀,她好脆弱,偶爾會控制不了眼淚,也好堅強,擦完眼淚還是笑著繼續。查某囡仔啊,她是每一個妳。

心境不變,換名字也無法讓命運改變

今年 11 月 22 日,李千那在生日當天宣布改名,娜字拿掉了女,象徵解放束縛。在她的身體裡,陽剛與陰柔相互交織,工作時,一股腦地向前衝,毫無畏懼,「就像我今天就對經紀人說:『塞滿我的行程吧!』我是工作狂,工作越多我越開心。」千那爽朗的笑聲瞬間充溢整個專訪現場。

去掉女字不是否定,因為李千那從不掩飾自己嬌柔的一面,她坦白,自己也有脆弱、需要保護的時候。沒有性別氣質二元綑綁,人可以活得多元,在工作、生活間讓性格自由流動,李千那活得好亮眼動人。

但是她話鋒一轉,「有人問我拿掉女字旁有沒有差,我覺得心境還是比較重要。」千那對自己點點頭,「我一直都相信會有好事發生,因為你每天都愁眉苦臉,很負面地去面對事情,不論改不改名字、多有錢,你都不會快樂。」

我一直都相信會有好事發生。

李千那

專輯《查某囡仔》裡有一首歌叫〈嘟嘟好〉,是她自己作詞,千那式的人生哲學,機會來了就衝,但日子過得嘟嘟好就好,你不用給我全部,也不用給我最好,因為媽媽從小告訴她:「人生平凡就是福」。回憶起媽媽說的這句話,千那語氣很篤定,每字每字頓得很用力,在她成為歌手的路上,甚至到現在,拿過金鐘金馬,也不忘這七字。

34 歲的李千那,一路謙卑前進,當歌手就紮紮實實地唱,全台語的專輯就字字磨發音;當演員就穩紮穩打地練,去揣摩女人的各形各色,有強悍如《種菜女神》裡的丘一心,有為愛奮不顧身如《茱麗葉》的茱莉。查某囡仔這麼多可能與可塑性,不要被環境、年齡限制住。真要說在什麼年齡應該做什麼事,她想,應該只要做自己就好。

她說自己是個感受強烈的人,人生還沒活過一遭,就透過演員身份體會一遍。每個女性角色各有各的難,比起善惡定論,她更喜歡去推衍每個角色背後的人生脈絡,為什麼自私?為什麼無助?為什麼樂觀?其來有自。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李千那能唱出每個年齡層女人的心聲,二十歲的徬徨、三十歲的衝勁、四十歲的穩定、五十歲的心靜,層層推進,穿透人心。

人有好多層,她想要小心剝開,喜中有悲,細細理會。現在的千那,很想演一部喜劇,就像周星馳的喜劇。她說你看,周星馳的喜劇背後有故事,有悲傷,有經歷,悲傷到了極致就成喜劇。《賭神》她看了上百次,每次看,就讀懂更多人的情緒。深入人的情緒中,你才知道沒有絕對的喜悲。(推薦閱讀:【世界冒險週記】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

正能量是天性,也是能練習的

無論是在電影《茱麗葉》裡飾演愛得轟轟烈烈的茱莉,還是電視劇《通靈少女》裡呈現細膩同志情感的 Alice,李千那在各個角色情感中穿梭自如。以演員與歌手身份滲透人心,千那自帶一股正能量,不論是在社群的一字一句,還是專訪進行到現在的一言一語,我都深深感受得到,不禁問這是為什麼?

是天性吧,卻也是能練習的。在台北沒有收入的那三年,她常常在牆面上寫正能量字句,譬如「相信」、「有好事發生」,千那邊講邊笑,「你如果都不相信自己做得到,這件事情就離你越遙遠。」只要你相信,就會有好事發生,她對這點深信不疑。

你如果都不相信自己做得到,這件事情就離你越遙遠。

李千那

保持正能量,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影響力,每篇貼文,每個和粉絲都交流點,千那都希望能傳達正面思考,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行為舉止和話語,會如何幫助其他人轉念。包括在這張《查某囡仔》專輯裡體會過現實殘酷,仍相信愛、相信希望的女人們。負面情緒偶爾有之,千那還是希望能成為一位傾聽者,為每個人注入正能量。

人生中有太多太多的困難,千那總能張開雙手,說不要緊的,你說,我聽。

編輯後記

我們在聊正能量的時候,千那說正向思考某方面也與寬容相似。她突然問:「你有看過延禧攻略嗎?」我點頭,當然,廢寢忘食地追呢。

「那你覺得皇后怎麼可以這麼寬容?」

的確,要做到像富察皇后那樣好的脾氣,需要修煉,更需要時間。千那認為「寬容」是做人的必要:寬容能無私奉獻心中的愛、不計前嫌的原諒他人,在工作溝通上,也能抱著解決事情的心態而非被情緒操縱,讓事情更順利。

要做到像富察皇后一樣寬容不簡單,但在正能量上,我們可以和千那一起練習,正面看待每個困難與挫折。

或許,我們能先從寫牆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