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店是大家儿时最喜欢的地方,但是在黑面蔡妈妈心里却是一个痛。过了 30 年后,她选择写下文章正视伤口,你不是一个人,将来也不会是!希望更多人能重视性别教育。


图片|作者提供

文|黑面蔡妈妈

那一年我只有五岁,一个说什么都很难被相信的年纪,但直到现在我仍清楚记得那种全身发毛、恶心的感觉。如果你有孩子,请不要让他离开视线乱跑,因为心有歹念的人,绝对不会因为他只是个孩子就放他走,只会因为小孩无力反抗而更想下手。

这天我不知道那里来的想法,居然和爸爸一起去他熟识的赌场陪他打牌,看了一整晚,其实我也觉得累了、饿了又无趣,但偏偏爸爸正输钱不想离开,赌场的隔壁是一间杂货店,里面卖很多小孩喜欢的糖果饼干,还有抽糖果玩具的小游戏。

实在是因为肚子饿,我跟爸爸要了钱去隔壁的杂货店买东西吃,进到店里一位灰白头发上了年纪的阿伯很热情的招待我,牵着我在他店里逛,也一直拿糖果饼干给我吃,想想当年五岁的我很大意,天下除了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点心和晚餐的。

就当我选好想买的东西,要付钱离开的时候,阿伯说:“妹妹妳要回去了吗?这么快就要回去啊!阿伯房间有玩具要不要去看?”天真的我说,“不要,我要回去找爸爸,他在等我。”但一个孩子要怎么松开大人的手?很难,但我死命的往店门口走,这位阿伯一手把我抓住,狂舔我的耳朵,另一只手在我全身游走,什么地方都摸透,连更私密的地方也被侵犯,太过惊吓的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他把那恶心的舌头塞进我嘴巴,我觉得我真的不能再待下去,就非常用力咬他舌头,他才突然吓到把我放开,我对着他大叫,“不要碰我,我爸爸在找我,我要回去!”还好杂货店大门是开着的,外头的人也不少,好像我大叫的时候,正好有客人要进到杂货店,这阿伯才悻悻然的把我放开,还笑着对我说,“妹妹没事,妳被什么吓到了吗?是蟑螂吗?不要怕,阿伯会保护妳。”刚进门的客人看了我一眼,阿伯就跑去招呼他,没人抓着我,我不趁机跑吗?只是在我离开的时候,居然听见这恶心的人说:“妹妹妳等一下肚子还饿的话,可以来找阿伯,阿伯会准备饼干给妳吃喔!”

脱离狼爪,我坐回爸爸旁边的椅子,继续等他,一整晚我都在想要怎么告诉他,但是说了会不会被骂?会不会被打?会不会被相信?我想,爸爸不会相信我,最后我一个字都不敢说,直到今天。(延伸阅读:【性别观察】Linkin Park 主唱自杀:儿时被性侵的阴影,跟着我长大


图片|来源

我的人生走过这趟路,让我亲自体会两性平权教育有多重要!女性或幼儿在某些情况下是多么的弱势。今日虽已是 21 世纪,但这世界上仍有成千上万的人认为女性就是弱者,地位较低,所以利用职位高低、身型强弱、威胁利诱,在各种面向攻击女性,甚至逞一时兽欲伤害女性;甚至有更多人认为无力还手的幼儿更好下手,小孩更可能因为被大人威胁,更不敢说出口自己的遭遇,而伤口就这样跟着孩子长大。

所以无论学校教不教,身为父母都该教导孩子尊重并保护自己的身体,同时也要尊重他人身体,并尊重他人有说不的权利;要教育孩子即便是认识的亲友,都不该随意触碰自己和隐私部位,更何况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连手都不能乱碰,好吗?多和孩子聊天,观察孩子的举动,一有不对劲才能立即发现,终止伤害持续发生。(延伸阅读:专访姚尚德:我们都不是唯一一个性侵幸存者

我常在想,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无力反击呢?!是上天给我的试炼吗?!也因为发生这些事,让我对人无法百分之百信任,时间久了养成悲观个性,不喜欢分享内心的真正想法,还患上忧郁症进行过长时间的药物治疗。

性侵害对受害者而言,是一种彻底的撕裂与摧毁,要多久才能抚平,我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在今天之前的每一天我都在疗伤。和先生长谈后,他告诉我发生这些事背后也许有它的意义,它想告诉我什么,我该去正视它而不是逃避。这篇文章等我了 30 多年,原本我无法下笔我也不敢写,因为自己挖掘伤口是非常痛苦的,况且我连自己都很难好好面对,如今我知道唯有面对这道伤口,才能真正放过自己,宽恕自己,才能释怀过去,才能将经历过冰点的人生翻转过来,让我成为更有温度的人。

随着女儿成长,我发现这世界仍对女性、对幼儿十分不友善,甚至于两性之间仍是不对等的关系,我能教女儿保护自己,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多做些什么,希望透过我自己一点点的文字力量,能让更多人觉醒,让更多人更重视两性平权,为你我的子女建立一个更有希望的未来。(延伸阅读:如果学校、家里都避谈性别教育,孩子该从哪里学?


图片|来源

感谢正在阅读本文的你,因为多一个人了解两性平权的意义,你我下一代的幸福才会更有机会萌芽。当然我也感谢上天还是眷顾我,让我能有先生和两个女儿作伴,我现在和未来都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