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段關係中,你總是放大檢視自己、責怪自己?這是來自你的「反芻思考」。要跳脫反芻的漩渦,你需要給自己一些時間,好好擁抱自己!

曾經認識了一個男生,他對我很好,在難過的時候陪著我安慰我,在我開心的時候一起歡笑,也一起出去玩好幾次過,我曾經不信任絕大多數人,卻因為他開始體會到,不是所有人都會傷害自己而逐漸敞開心房,久了自己才發現自己喜歡他,也丟球很多次卻沒被對方發現自己的心意,一直到告白以後,卻因為我自己本身有憂鬱症需要有人照顧,但是就算在一起,因為會是遠距離戀愛,所以被拒絕,然而在被拒絕沒多久以後,得知他交了女朋友,我跟他的關係也從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變成就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距離感覺越來越遠卻無法回去。

那位自己喜歡的男生,明明對自己也有好感卻不敢嘗試,又從來都不說出來坦白,一直到有其他女生丟球砸到他的臉,交往以後才跟自己說,因為自己精神病的問題,需要有人照顧,然後自己照顧不到,才打消交往的念頭。

「How I miss you every single day

我是如此地對你朝思暮想

When I see you on those streets

當我見你穿梭於那些街道之中的時候」[1]

可是因為習慣了他的陪伴,自己沒有辦法放下他,就算只是經過有共同回憶的地方也會忍不住哭泣,想過要用正面想法來讓自己振作起來、把他覺得的問題改掉,卻又害怕寂寞而沒有辦法脫離負面想法,尋求幫助也只是被敷衍了事,自己真的很喜歡他,也真的沒辦法不去在意他,知道不能追,卻又因為自己愛著他的心情不斷的讓自己感到痛苦,還多次傷害自己的身體希望能減輕心理的痛苦⋯⋯。


圖片|來源

「Your shadow's still close, and I'm still in love

你的陰影仍然環環包覆著我,我仍然在情網之中」

痛苦到也在考慮自殺,覺得已經失去了一切在乎的事情:

  • 家人對我感覺只是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 朋友也讓我心寒

  • 甚至自己愛的人也有其他人的陪伴根本不需要自己

自己感覺只是多餘出來的人,害怕繼續活下去,卻對死亡毫無畏懼了,覺得只有死掉了,才能讓自己心理的痛苦消失,就算賠上自己的命也無所謂。

by 墨櫻(2018/11/24 上午 12:08:00)

親愛的墨櫻: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令我想起小王子的這個段落:

「我的生活很單調。我獵取雞,獵人獵取我。所有的雞都是一樣的,所有的人也是一樣。於是我感到有些不耐煩。

但是,假如你馴養我,我的生活將如充滿了陽光般。我將認識一種腳步聲,它將與其他所有的腳步聲不同。

其他的腳步聲使我更深地躲進洞裡,你的腳步聲像音樂一樣把我從洞裡叫出來。

再說,看吧,你看見那邊的麥田嗎?我並不吃麵包,麥子對我一樣也沒有用處。那些麥田並不會使我想起什麼。這倒有點傷心。

但是你有金色的頭髮。於是當你馴養了我,這將是很好的一件事!

那些金色的黃小麥,將使我想起你。而我將喜歡聽吹過麥田的風聲⋯⋯」狐狸說 [2]。

你受過太多傷了,所以對於失望你是很清楚的。但在傷痕累累的自己當中,竟然有人可以讓你願意探出頭來,只是他最後仍然傷害了你。 (延伸閱讀:瑞秋麥亞當斯與《小王子》:你馴服了我,我們就彼此需要

「Tell me there's a river I can swim that will bring you back to me

告訴我這世上有條能夠令我徜徉其中,並帶你回到我身旁的河流

'Cause I don't know how to love someone else

因為我不知該如何去愛除了你之外的人

I don't know how to forget your face

我無法淡忘你的臉龐」


圖片|來源

他曾經是你的河流,流過你內心深處某一塊最柔軟的地方,曾經你以為再也沒有人能夠經過了,沒想到他卻像小王子一樣走進了你所躲藏的山洞。曾經你以為此後你就不會再孤獨了,沒想到和他表明心意之後不久,你才發現世界上最痛苦的並不是孤獨,而是失去了一切的在乎。

心理學 OK 繃

我在閱讀的時候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整篇點播 641 個字(不含歌詞),裡面你就用了 9 個「我」和 21 個「自己」, 幾乎每 20 個字就一個「我」或「自己」[3],可見得在這段關係裡面,你常常反省擔心自己的很多事情,就像是拿著放大鏡或攝影機不斷的檢視自己一樣:你怕會造成對方的麻煩、你怕被拒絕,你怕自己太靠近他,終究有一天他會不喜歡,你怕被辜負或者是被拋棄,你怕把一個「原先很懂你的人」,愛成一個「與你無話的人」。所以你在表白心意之前,有好多好多的猶豫和擔心,但弔詭的是,之前你所擔心的事,就像自我驗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4] 一般,一一應驗。

以前我讀過一個研究,自殺的詩人在其作品中使用較多的「我」與死亡相關的字詞,可能跟自我聚焦的思考有關。例如,憂鬱症患者常有的一個現象是「反芻思考」(rumination)[5]。

「會啟動反芻思考的事件,大多都是我們無法改變,或需要花一段時間才能改變的,到最後⋯⋯還是把自己罵一頓比較快。」心理師李介文說。

所以你在點播裡提到,你會責罵自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甚至認為別人都不關心你,世界上沒有在乎你的人了,這些都是常會有的感覺。你說,你再也不相信人了,畢竟連你最在乎的人都有人關心了、連曾經走心的他都變成普通朋友了,那麼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可以相信?

其實你心裡很清楚,表面上你是不相信任何人,實際上,你是不相信自己。

或者更精確的說,你不相信有人還會愛這樣的自己。(延伸閱讀:自殺式的愛情:我不值得別人對我好

不過,反芻思考並不是憂鬱症患者的特權,當「一般人」面臨生命的一些陷落(例如失戀),也很可能掉進反芻的漩渦。所以,或許可以說,是這段感情的失落促發或加重了你的反芻思考。

面對這些種種的無力,真的只能給時間一點時間。老生常談的就診、吃藥、找人陪伴、心理治療都是可行的方式,但我想提供幾個「現在你比較可以操作」的方法,供你參考,做不到也不用勉強自己,畢竟人生已經很難了:


圖片|來源

  • 偶爾寫點日記,記錄今天發生的事 [6]。如果可能的話,想一個感恩的人或事。想不到的話,早晨的陽光也可以感恩。

  • 去曬曬太陽,既然沒有能讓你感到安慰的人,不如找一個讓你安心的地方窩著。在那裡,就算不戴面具也沒關係(推薦 1914 華山的草皮)。

  • 如果想死的念頭真的揮之不去,又怕造成別人麻煩,打生命線、張老師,甚至隨便找一個「有接電話的朋友」都可以,或是就走出家門(如果走得動),在早餐店、下午茶店裡用鋼筆寫點東西。這種時候,盡量避免獨處(但建議挑有人、卻不吵雜的地方)。

  • 逃避並不可恥,想累了,休息一下想點別的事也可以。

如果有些人的臉龐注定這輩子都無法淡忘,那麼不如放過自己,不需要強迫自己一定要忘記,也不需要強迫自己重新相信愛情。因為他曾經在你的心中佔有重量,在這青黃不接的時刻,允許自己就像是那條河,帶你回到你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