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离职的念头是否也曾盘旋在你脑海挥之不去?听听几位离职者的说法,或许更有助于你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下一步。

“真的不想上班啊。”也不知是因为冬天来了,还是年关将至,最近频繁的听到朋友对工作的抱怨。但大部分人也就只是抱怨一下,最终会因为“其实不管在哪上班都差不多”而接受现实般地继续工作下去。

但有一个朋友却让我吃了一惊。有段时间没见面,上周末见到她,我才发现,她居然还没有恢复工作。七个月前她因病辞职,当时状态很差,一脸黑眼圈,这次见面却看到她满脸都是元气。

她跟我说,她是在不工作之后才发现,原来生活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于是产生了好奇,找来几个不工作的年轻人,想深入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这就带来了我们今天的故事:

01.“休假比工作需要更多的纪律”

橙花,女,28 岁 

那时候我失恋了,整个人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失恋绝对是一种重大意义的创伤。后来回过头看,是因为失恋,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工作状态。曾经我以为自己是可以做到不受影响的。

我是做互联网产品的,经常要熬到 12 点以后项目上线,本身压力就大,再加上我难以集中注意力,身心的折磨让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很多朋友都劝我停下来,但一开始我真的不愿意放弃这份还不错的工作,而且自我批评很多,总觉得是自己心里承受能力太弱,怎么能因为一个男人就变得这么没用呢?谁没有分过手呢,怎么就我无法继续工作?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大半个月,依旧不见好转,之前带的一个项目上线前又出了大篓子,思虑再三,我决定停下来一段时间,等状态调整好以后再重新上班。

于是我给老板提出了停薪留职 3 个月,这个时间,是根据我目前财务状况粗略估算出的,不工作也能维持基本生活。然后我为这三个月制作了一个任务清单,帮助自己走出失恋阴影。

在上班的时候,我们总会把假期想像得很美好,但我有过经历所以知道,到假期真正来临的时候,反而可能更有一种生活全面崩溃的感觉,抑郁的情绪反而变得更严重。

所以在提出请假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我知道我要拿出像对待工作一样的计画和自律,来对待这个难得的假期。

计画重点在两个方面,一是运动,我选择游泳和跑步,可以独立完成,强制性转移注意力,当你疲劳不堪的时候也就没有力气再去多想。二是强迫自己多做社交,与老朋友聚会,也多认识新朋友。

刚开始我会很抵抗和人接触,只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每次都强迫自己去和别人交谈。当新的生活展开后,对过去的某个人的执念就会越来越淡。没想到我还收获了意外的惊喜,从一些深层的交谈中获得了能量感——那是一种久违的满足和喜悦。


图片|来源

人真的是健忘的动物,很快,那个撕心裂肺的我就好像是上辈子的记忆了。

我现在已经重新回公司上班,有重获新生的感觉。人有时候也像一台机器,需要停下来修整,才能更好地重新运作下去。只是停下来的时候,必须认真去维修,而不是仅仅是停下来,否则等到的可能就只会是腐烂。

02.“我是一个无法上班的人,自由职业不是我的工作,而是我的身份”

Jason,男,35 岁

从我毕业开始工作起,我就一直都纠结要不要辞职,甚至,用我朋友的话说,辞职二字简直是我的口头禅。而且我还不光挂在嘴上说说,真的换了大概七八份工作。这折腾的从业经历给我的最大收获就是:让我认识到了我是一个无法上班的人。

我不喜欢打卡。我不喜欢白天上班晚上休息,晚上工作效率更高,白天睡觉养精蓄锐不是更好。我不喜欢有时候明明没事还得坐在公司,浪费生命,一年就那么几天假期,凑来凑去⋯⋯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心里都这样想,但只是习惯性生活,不敢打破规则,而我从小就是一个难以遵守规则的人。

认清这一点以后,就觉得不再是工作本身的问题,而是我自己和常规的工作难以匹配,无法妥协,所以我不再频繁地尝试新工作,而是开始做自由职业。听起来很酷,但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穷到揭不开锅。

我现在靠摄影和文字两件事为主要收入来源,前期主要以文字为主(因为我本身是文哲专业,所以写东西对我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大部分的公众号平台都有征稿信息,如果有爆款文章就会奖励更多报酬,而当你真正开始做这件事后,就会认识越来越多同样从事自由职业的朋友,而他们其实能帮助我拓宽自由职业的渠道。

我慢慢的不再局限于写字,去年开始,我去朋友的工作室里开始学摄影,和他们一起做旅拍的活,有空的时候帮朋友打理一下咖啡店,都是一些零碎的收入,但我却真正感觉到了舒适。

减少开支是一定的。我经常审视自己花的钱是不是必须的。我几乎完全改变了消费习惯,几乎不买品牌商品,也很少去餐厅吃饭。我觉得很轻松,不受物质限制,压力也就小了——其实活下来也要不了多少钱。

很多朋友都会向我打听如何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怎么操作,而是认清自己是否合适。

如果你坚定自己就是放荡不羁爱自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承受不确定带来的不安和贫穷(对,穷是常态),你还需要一技之长足以谋生,毕竟,生存还是第一位。

真的有很多人都曾经做过自由职业的梦,但又因为害怕不确定、适应不了不稳定(工作时有时无,有时忙到炸裂、有时闲到蛋疼),重新回到了职场。真的能一直做自由职业的人,都像我一样:

自由职业不是“what we do”,而是“who we are”。因为我是这样一个无法适应循规蹈矩的人,我才会呈现出这样的工作状态。这没有好坏,甚至无法自己选择。我只是接受了自己最真实的样子。(推荐你看:如何认识自己?画出自我认知的四个象限

03. 我提前完成了自己的“遗愿清单”

ycc,女,29 岁。

医生说我体内的细胞有可能病变的时候,我先是惊了一下,接下来,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

起初只是因为肚子疼去医院看看,没想到却被给了一记重击。接下来需要先用药观察,重新检查,做活检手术,再针对具体情况做治疗,简单来说就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可能随时会死,也可能虚惊一场。

觉得如释重负是因为,那一刻开始我决定“骗”自己:我马上就要死了,我真的可以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去度过。


图片|来源

第一个决定就是辞职,尽管公司很多人都劝我,可以先请假检查,确认了再做打算,但其实辞职这件事在我心里已经挣扎了很久,我不愿这辈子都做着这份体面又清闲的工作,却又一直舍不得别人眼里这羡慕的安稳,而这次生病正是一个让我下定决心的契机。

如果生命即将终结,我不要就此度过。辞职后一边做检查,一边开始制作自己的“遗愿清单”,不断加进去新的,完成的了就划掉,当我每划掉一个任务的时候,又多了一层完满。有的关乎家人,有的关乎朋友,比如给父母买一个他们最想要的礼物,重新回大学校园的图书馆逛逛等。

到确诊大概有四个月的时间,而这四个月却让我觉得充实得像过了四年。好消息是,最后拿到报告的时候,病情是药物就可以控制的,但我还是打算再过一段日子,把“遗愿清单”上一些短期内可以实现的事情都去完成,之后再重新调整心情开始上班。

假借生病之名去做平时顾虑不敢做的事,说明我也许本就是懦弱又胆小的人。但这段时间却成为了我一生中宝贵而难忘的一段时间。原来提前把这些“不做一定会遗憾”的事做了,感觉是这么的好。我觉得我和身边家人朋友的爱都加深了。不工作的这 8 个月,很值得。

04.“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拥有的足够多了”

大叔蔡蔡,男,32 岁。

我是在周一晨会上,接到妈妈的电话,告知我爷爷查出肺癌的事情,已经晚期了。妈妈让我有时间抽空回去看看爷爷,也算送老人最后一程。我想起以前奶奶离世,我只见到了奶奶最后一面,那时候她已经连话都说不出了,匆匆一面却总有很多压在心底的遗憾。

所以这次我决定请一段时间长假,彻底放下工作,回去帮父母分担一些,也多陪陪爷爷。

我家在西北,而我自读书开始就离家很远,一直在江浙一带,刚到家的时候,吹着干凛的风竟然有一些陌生的感觉,但这种陌生感很快在熟悉的妈妈做的饭菜中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久违的安心。

每天中午给爷爷送饭,他已经没法自己进食了,我要一口一口喂完。吃完后医生开始换药,然后我陪他聊聊天打发时间。

在家里的感觉是没有什么可比拟的舒适。在这里,我不用担心交不起房租,不用担心冰箱里没有饭菜,不用担心病了没人照顾,也不用担心没办法陪着父母一天天老去。

回家后泡壶茶和爸爸闲聊,帮妈妈做点家务,或者就什么也不干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发呆。爸妈会问一些工作的情况,以前总觉得他们听不懂也懒得说,这下有时间了反而多了许多耐心,给他们解释自己在做的具体是什么,工作中的烦恼,在上海的那些他们不认识的朋友,我旅行过的城市,都一一讲给他们听。

回家前我本以为这会是一段很难熬的时期,担心不在上海项目出问题,有数不清的焦虑和烦恼,没想到直到回到家我才真正感到心安。父母没有那么脆弱,世界更不会因为少了谁停止转动。

我在这段日子里重新感受到血脉相连的亲密和温暖。工作的世界是残酷的,没有人会为你停下来,你只能不断跟着人奔跑。但亲人的世界却是充满温情的,他们永远在等待着你。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时放下工作,真的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留一些给亲人呢?(延伸阅读:与家人一起旅行才发现,原来我不需要是完美小孩

你会发现,你需要的,其实你早就已经都拥有了。

05.“说实话,我后悔了”

匿名

做谘询真的压力很大,频繁的出差,昼夜颠倒也是常态,我自己本来身体就不太好,所以老公一直都很反对我上班。为这事我们争吵过很多次,直到有次我直接晕在了地铁上,老公让我回家不许上班了。

这在所有人眼里似乎是一件还不错的事情。的确,刚开始觉得特别爽,睡到自然醒,是一种久违的轻松。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空虚带来的焦虑淹没了。

最害怕早上醒来的时候,家里空荡荡,觉得日子过的没有意义。我也试着给自己安排一些事情,比如旅游,看书,上舞蹈班,这些事情稍微缓和了我没事做的烦恼,但却没办法解决我和丈夫关系上的断层。

不工作时,我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等老公下班回家,想和他说话,让他陪我出门,可这的确不切实际,他忙了一天需要休息,而我却是休息了一天正想折腾,一来二往矛盾和争吵就多了,我忍不住抱怨,觉得他不爱我了。

刚开始他还会稍微哄哄我,后来习以为常也就任由我在一边抱怨,而当一个人的发泄根本被无视的时候,那种情绪只会越演越烈。其实很多时候,情理上我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却难以克制,而这就导致我们的婚姻,因争吵带来的裂痕越来越多。甚至很多时候我都不敢跟他吵,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竟然感到有些卑微。


图片|来源

我现在在家快两年半的时间,这种焦虑的失望感比工作更让我感到压抑,无处诉说。所以最近我还是在打算重新工作了。说实话,不工作这个决定,我很后悔。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发现“不工作”对每个人来说的意义还是不同的。真正彻底地开始休息以后,生活会因为性格,抗压能力,现实环境等许多因素变得各不相同。

对我自己来说,我觉得工作和其他许多事一样,给个体提供了一种社会性的框架。人们总以为自己逃避框架的约束,但事实情况是人只有在框架中才能更好地享受自由。

我特别认同前面一位受访者说的,自由职业不是一种工种,而是一种身份。只有少数拥有这种身份的人,能够以这种方式生活下来。这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个体差异而已。

马克思的异化理论认为,我们之所以不喜欢工作,是因为在工作中,我们的人性被抹去了,我们被异化成了机器上的零件。这给人造成极大的不适。而我们想提倡的,则是始终怀着人性去工作:你选择它成为你生活的一个部分。(看看更多:学过藏人生活:心若自由,人到哪里,都是自由的

到最后,我们都需要找到一种让工作融合于生活的方式。不存在什么工作生活之争,我需要把我整体的生活变成我能够过下去的样子。与其不断为工作勉强自己,然后积累到某一天爆发,不如调节自己的节奏,及时休息,哪怕每次休息不多的时间,却能让你始终元气满满地面对每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