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民对长期以来的男尊女卑、司法上性别偏颇的不满情绪已经累积到了极限。2018 年可谓是韩国性别运动最为骚动的一年,从 #MeToo 运动、素颜革命、27 万人连署声援具荷拉,人们不再沉默,也不再独自奋战,她们站出来游行抗议,要求社会大众重视女性的权益。

过去给人“男尊女卑”印象的南韩,在 2018 年开始有了新的变化!5 月在首尔惠化地铁站,发生一场大规模游行,抗议“弘大偷拍事件”;在 6 月时,南韩女性开始素颜革命;在 9 月,南韩女权运动达上颠峰,有 27 万名网友声援具荷拉,要求政府严惩“色情报复”。我们开始听见长期受到父权压抑的声音,人们不再沉默,也不再独自奋战了。

2018 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针对教育、健康、经济与政治上,进行差距与排名,在 149 个国家中,南韩排名第 115 名,而过去被评为“全球对女性最危险的国家”的印度则排在 108 名。

今年南韩的性别运动风起云涌,也反映了对国内状况的不再容忍,从 #MeToo 再到反对复仇式色情,今年可被视为韩国性别运动的发展元年。

#MeToo 运动,点燃韩国女性心中怒火

5 月 19 日这一天,爆发了一场南韩 #MeToo 运动以来,最大型的抗议活动。在首尔惠化地铁站,游行者皆身穿一袭红,大红色犹如她们心中的愤怒,她们感受到司法上的性别偏颇,希望政府能重视女性的声音与权利。


图片|来源

本来预计仅有 2000 人的游行,当天人数居然突破至 1.2 万人,而为何会有这场游行活动呢?引爆点是“弘大偷拍事件”[注 1],弘大偷拍事件的受害者为男性,警方在 12 天时间内便完成破案,而对比之下,在侦破色情网站“SoraNet”上,女性被偷拍的影片,则花了 17 年才关闭网站,调查速度上有明显差异,令女性不满,认为政府在性别暴力的案件侦办上,有明显的性别偏好。

南韩导演张恒准在 6 月 3 日受邀来台演讲,谈论到 #MeToo 对韩国演艺圈的影响,表示:“韩国社会某方面受到男性霸权的影响,这是给韩国社会的一个教训!”并说 #MeToo 运动让南韩开始有所反思与检讨。

事实上,在 2018 年之初,在韩国就陆续有 #MeToo 当事人现身说法——像是总统候选人安熙正的前秘书,在 3 月时,于节目公开指控,遭到安熙正性侵 4 次。演艺圈也有多名艺人遭到指控,像是《与神同行》的吴达庶、《举重妖精》的曹在显等,韩国 #MeToo 运动一路延烧至演艺、政治、艺文、宗教界。

“挣脱束衣”素颜革命运动,打破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南韩女性在过去总被要求穿着“束衣”──出门要化妆、留一头长发,而在今年,她们选择脱去这身束衣,勇敢地做自己,并打破社会对于“美丽”的标准与限制,呐喊出她们心中的美丽宣言:素颜是我的自由,我不必讨好任何人!

知名美妆 Youtuber 朴丽娜(Lina Bae),在今年 6 月 4 日时,决定摆脱韩国给女性所穿上的“束衣”──化妆才有礼貌,上传了一只素颜影片,鼓励大家不要被社会的刻板印象所捆绑。

影片一开头她带着素颜,穿插了韩国对于女性素颜的批评,像是“素颜恐怖攻击”、“化妆是一种礼貌”等,那若是带上妆了之后呢?开始出现了“男人不喜欢大浓妆”、“妆太浓了!”等言论,最后她选择将脸上的妆卸除干净,并告诉大众:“你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不一定要漂亮,更不要因为别人的眼光而忘了自己。

这只素颜影片发布后,至今有 6 百万人次观看,除了收到许多人身攻击的恶意言论,朴丽娜还收到了死亡威胁:“某些人会说,‘妳(的身材)根本塞不进束衣!’甚至有人威胁我,要找到我并把我杀了。”

“挣脱束衣”(escape the corset)运动,不仅有朴丽娜站出来,南韩女性也开始在社群媒体上,贴出销毁化妆品、用化妆品写下抗议标语,或剪去长发的照片,来响应此运动,挑战南韩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与限制。

社会运动“不便的勇气”,27 万网友连署声援具荷拉

9 月,来到韩国女权运动的高峰,有 27 万名网友站出来连署声援具荷拉,因为这不仅仅只是个案,而是女性都可能遭遇过的常态──“复仇式色情”。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复仇式色情

Revenge porn

根据维基百科,是指一种未经过他人同意,任意散布含有他人色情内容之照片或影片等影像的报复手段。这些色情影像通常来自于与行为人具有亲密关系之伴侣,可能是在伴侣知道并同意的状况下取得,也可能是在伴侣不知道的情况下拍摄而得。拥有这些影音档案的行为者可能以复仇式色情意图作为一种勒索手段,强播其伴侣持续他们的亲密关系,或是持续发生性行为。或是为了惩罚伴侣结束两人的关系,而散布这些色情影像。

9 月 13 日时,韩国女星具荷拉,遭到前男友指控施暴,她三度提出法外和解,但都谈和失败。但,她为何会一直求和解呢?


图片|来源

10 月 4 日,我们看见了真相,媒体公布一段电梯监视录影器的画面,揭露背后原因,前男友以曝光“性爱影片”作为要胁,也威胁要提供影片给媒体,让具荷拉的演艺之路就此毁坏,她随后坦承了此事的发生。首尔江南警察局便以伤害、威胁嫌疑,向法院申请拘留令,但法院认为没有相关证据,可以证明有泄漏影片的事实,因此驳回拘留令。(延伸阅读:性别快讯|具荷拉男友威胁公布性爱影片,27 万网友声援错的不是她

这让南韩女性忿忿难平,从“弘大偷拍事件”到具荷拉事件,司法判决上,反映了性别不平等的问题。网路上便发起了声援具荷拉的连署行动,有 27 万名网友连署,希望能够严惩“色情报复”的犯罪者。根据韩国法律,超过 20 万人署名的请愿会被受理。

10 月 6 日,韩国女性更发起“不便的勇气”(又译:不舒服的勇气)运动,上万名的民众再次聚集于首尔市惠化站,主张司法应严惩偷拍女性、以性爱影片威胁女性的犯罪者,并要求加重刑期。此运动发生后,南韩政府也在行为上做出改变,研拟将刑期由 3 年改为 5 年。

南韩女权运动的风起云涌,女性的意识觉醒

透过 #MeToo 及南韩女权运动的影响,我们看见了女性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人愿意站出来,挑战父权社会,这群人站出来,不只是为了自己发声,而是为了所有女性争取一个更好的明天。当有越来越多声音出现,多元的、各异的、真实的,就能建立一个发声网络,提供当事人安心说出口的环境。


图片|来源

当韩国女权运动发声之际,也出现了反面声浪,认为女权运动过于激进、矫枉过正,甚至产生了“彭斯效应”[注 2],男性开始害怕与女性接触,甚至有了“厌女”情况发生,有专家认为可能会造成性别对立;更有女性认为“自己人限制自己人”,好像不跟随女权运动的主张,“我就不是女权主义者。”(延伸阅读:性别快讯|钮承泽性侵之后:有罪推定、咎责被害者,#MeToo 运动的挑战

而这些正反意见的碰撞,其实正好开启了性别的对话。过去被认为是不可公开谈论的议题,如今可以公开谈论,并讨论解方;女性从过往只能噤声的位置,到能真实发声并且串联经验,今年看见的,是改变持续发生,而未来,我们期待看见更多的改变,在更多国度落地生根。

回顾 2018 年世界各地的性别事件,请见 Gender Impact Award 全球性别影响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