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好不好嘛~?”撒娇也是一种情绪勒索?两个人在一起,但我们也都是独立个体,学会互相尊重与包容,是亲密关系的重要课题。

“拜托~好不好嘛~?”


图片|来源

从小到大,我总不知不觉地在文学作品、偶像剧、日常生活中见到女性“撒娇”,好像只要对男性声音娇软一些、态度软一些,很多事情就能顺利地发生。于是,后来在亲密关系中,我便常常无意识地向男友嘟嘴撒娇,当有些时刻想让男友顺着自己一些时,便会口气一改,用嗲嗲的声音拜托男友做些什么事,而大多时候,这都是有用的。(推荐阅读:恐吓、冷处理、我需要你爱我!亲密关系里的情绪勒索

直到我与在澳洲长大的 K 交往以后,我才终于意识到──撒娇也很可能是一种情绪勒索。为什么会发现呢?那与一张黑胶唱片有关系。

我与 K 是远距离恋爱,因此交往过程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在视讯通话中渡过的。有一天晚上,台北晚上九点,雪梨已经晚上十一点。我们俩人也聊得差不多,我突然发现他家中有一台黑胶唱片机,好奇心十足却又从未听过黑胶的我,立刻很想知道黑胶到底与一般唱片有什么不一样,他说不清楚,我便撒娇拜托他去放一下黑胶唱片给我听看看。

“拜托你~我好想听看看~”我双手合十,撒娇地拜托他。

“不要。”他很冷静地拒绝了我。

“拜托你嘛~我没有听过~拜托拜托”不放弃的我,想说再试试看。

“你的撒娇没有用,我不想放。”他依然故我地拒绝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听啊~好不好嘛~”一试再试,换到的却是他的沉默以对。


图片|来源

再试了几分钟以后,K 从头到尾没有改变过态度──不想放就是不想放,不管我怎么撒娇都没有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什么时候会演完我的“撒娇剧本”。当天的我,最后是又尴尬又委屈地挂掉了电话。

隔天我一个人闷着想了很久,一开始觉得自己好生委屈,为什么只是向男朋友撒娇,想要建立两人多一点的互动,自己也不是要求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撒娇怎么会是情绪勒索呢?

然而,我后来与好朋友 S 聊起了这段争吵(也称不上吵架⋯⋯比较是我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S 问我,“你男朋友当时为什么不想去放唱片?”

“我猜大概是太冷了,所以不想起身吧。”我猜测。

“你又为什么想让他放黑胶唱片呢?”S 继续追问。

“我只是希望能够更了解他的生活、他的喜好,也希望可以跟他有更多回忆与互动。”

我说完以后,自己便也发现了自己的盲点。

我当时的撒娇,是希望他能放弃他的需求配合我的需求,我在撒娇的当下并没有意识到他不想起身的原因。我过去的习惯让我以为撒娇是一种对男性来说是一种示好,男性可以因为实现女性撒娇的愿望而得到成就感,并且进而拉近与女性的关系。但对于在澳洲长大的 K 来说,交往的双方都是独立的个体,两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与喜好,想要什么、喜欢什么,交往的一方可以直接告诉对方,但是对方若不愿意,对方也完全有拒绝的权利。

因此拉回到我们的故事,当我期待他在很冷的冬天爬出被窝去播放黑胶唱片,我其实忽略了他真的已经快要就寝不愿意起身的意愿,而只是一味地透过我的撒娇口吻希望他改变他的意志。

当意识到这样的状态以后,我才发现为什么他会描述我的撒娇是一种情绪勒索。因为当我的撒娇不成,我确实在心理产生了一种──“你不为了我去做那些小事,你是不是因为不够爱我才不愿意行动”的想法,而这样的想法,他必然也能感受到──我正在用我的情绪,强制地要求他产生某种我期待的行为。

虽然在台湾长大的我,真心不习惯在恋爱关系中没有“撒娇”的存在。但因为 K 的出现,我开始慢慢练习把撒娇改成告诉对方我的需求,然后学会尊重对方的意愿。

那该怎么办呢?我可以练习的是直接告诉对方我的需求,但是也尊重对方会有任何跟我想像不一样的答案与决定。举例来说,我后来就告诉 K:“其实我想要的不是你播放黑胶唱片,我只是希望生活在两个国家的我们要能够一起做些什么,我们才不会生活越离越远⋯⋯”

后来,在我与他视讯对话的很多日子里,背景音乐都变成了黑胶唱片的音乐,我确实还是没辨别出来黑胶与一般唱片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却能感受得到──我们的关系里多了更多尊重与包容了。


图片|来源

尽管两人交往,两人却也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喜好。为什么情绪勒索对于情感关系来说很可怕?因为我们喜欢的是对方本来的样子,而不是对方随着我们的意志而改变的样子。当对方真的总为我们的撒娇而转变,我们才会开始漫漫看不清对方的真实模样,而对方可能也会因此而痛苦。(推荐阅读:陈雪专栏|每段恋爱其实都是远距离,我们学着靠近彼此

我还记得,我曾经问过 K,“既然你觉得撒娇是一种情绪勒索,那你会不会希望我以后都不要对你撒娇?”

“不会啊,你想要撒娇还是可以撒娇,只是我不想理你的时候,也还是不会理你而已。”他酷酷地看着我说,我瞬间觉得──嗯,有个独立又尊重人的男友真是一场很棒的修炼啊(笑)。